笔神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十一卷 本命戎祀,至极至圣 第七节 荒涌中冒出一把剑,真是好贱啊!
    薛二河将自己畏缩在会议厅角落,但天花板垂落的灯光却是让会议厅没有阴暗之处,薛二河仍然暴露在争吵人群的视野内,只不过没有人会关注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书神屋 m.shushenwu.com虽然此堡名为“薛堡”,但真正姓薛的只有“薛二河”,薛二河也是薛氏部落仅存的原住民。

    薛二河能在数年前大屠杀中活下来不是因为入侵者的仁慈,而是因为他在冰天雪地的尸体堆中活了下来,屠刀已经入鞘的入侵者并不认识这个小孩,而大量奴隶中也有小孩,薛二河也就被以为是某个奴隶家庭的孩子。

    薛二河很机灵,他将仇恨隐藏着很好,并通过自己对薛堡的熟悉而得到入侵者的赏识,最终不需要外出劳作,成为薛堡的仆童。

    递茶送热水等服侍着入侵者们,等到夜深人静,薛二河就会戴上能够屏蔽感知的“装备”,前往无人知道的薛堡密室,但他没有修炼,一旦修炼必会被发现,薛二河只进行“祈问”祭祀。

    “祈问”祭祀到此时已经持续了六年,薛二河也不知道自己所举行的“祈问”有何作用,他会记着这个“祈问”祭祀,是因为他当族长的爷爷曾经告诉过他,当部族面临生死危机时,可进行这个“祈问”祭祀。

    薛堡越来越冷,雪兽袭击越来越频繁,大量奴隶死在雪兽的野外袭击,入侵者们也越来越烦躁,因为他们需要离开温暖的薛堡前往野外剿杀那些雪兽。但雪兽杀不尽,薛堡人力有限,慢慢的,入侵者们也不再外出了,而是收拢奴隶们,不去更远的资源点劳作。

    但在一个月前,就连薛堡附近的资源田都被雪兽侵占,奴隶们全都逃进薛堡,薛堡人满为患,入侵者们在会议室内日夜争吵却没有统一的规划。随着雪兽将薛堡围了个水泄不通,入侵者们也越来暴躁,薛二河经常莫名其妙被踢一脚或被扇一巴掌。

    薛二河痛在身,心中却是快乐的,他知道爷爷所说的“祈问”起到了效果,入侵者们很快就会死在薛堡,那么,体内七团奇怪的光芒就是“诉问”祭祀所得的馈赠,或者说是“代价”?

    胡山雕站在薛堡东面的雪峰上,眉头紧锁,麻蛋,区域天地的七命数居然汇聚到一个活人身上,位面之子就这么诞生了?试想一下,如果区域本命八数都融入一个人身上,此人就代表这片区域天地的化身,那他在这片区域行走,再凶残的雪兽看到他都要送钱送粮送子女的。

    而等他在这片区域完成崛起后,就可以与另外区域天地形成呼应,他也就成功扩张为两个区域天地的“化身”,走到哪里都是逢凶化吉,随便进一个山洞躲躲雨就能获得大机遇,位面之子,恐怖如斯啊!

    胡山雕也因此确定,他不是来拯救的而是来破坏,如果不是恰巧区域天地的“命元”没有被破坏,那胡山雕的“元辰诀”也无法获得到相关信息。而若是他加强区域天地的“命元”,“位面之子”就是残缺的,但他仍然极其强大,只不过一旦跟“命元”有关的话,他也就得不到什么机遇。

    “换而言之,我控制了位面之子的命元,一旦位面之子对我有威胁,我就能利用这一点反制位面之子,而命元就是寿命,相当于我可以控制位面之子的寿命”。

    找到薛堡区域天地的“命元”对胡山雕而言没有难度,加固的话就只能用“枯木逢春”,一次枯木逢春就是100万元力值的消耗。胡山雕储备多,但一边消耗也是一边感叹,“本命极道”修炼真是太贵了,杨丐,向宗武等人就算知道真正的“极道”,显然也是修炼不起的。

    宇宙万物皆有本命,这不是什么高深的“玄学”,当然,要想获得这些信息也是需要很高的极网权限。胡山雕不认为“位面之子”是被人为创造出来的,薛堡区域天地的七命数遭到毁坏,是一位或多位强者在进行“历炼棋局”,目前进度而言,已经到了“胜负”时刻。

    而薛堡中那位尚未成形的位面之子属于各种机缘巧合,事实上,位面之子就是这样机缘巧合才能诞生的,胡山雕对玄宗九帝及繁星九主的“位面之子”道路,也就不是很看好。

    至于为什么“历炼棋局”要毁坏区域本命八数,胡山雕也运算不出来,但这也不重要,反正他守着“薛堡区域天地”的命元就可以。

    枯森逢春不断加固着眼前这片“不冻湖”,冰雪一旦触碰湖水就自动融化,使得湖周围没有形成奇特的冰川雪壁。

    荒涌波纹出现时,胡山雕就躲进银雾之上,约六秒后,一柄漆黑的阔剑蕴藏着“金戎”劈向“不冻湖”。湖水瞬间之间掀起浪潮,澎湃的元力汇聚成“枯木逢春”四个字,四字轰然而散,湖浪重重坠落,除了巨响却无水花溅起。

    待一切风平浪静,胡山雕心痛的望着“不冻湖”,枯木逢春的元术却是不停歇的将整个湖笼罩着,释放着。那一刀的威力直接砍掉胡山雕加固的33层枯木逢春,得亏他底蕴充沛,换个储备没有那么丰厚的人,这一刀就足以前功尽弃。

    兽吼声此起彼落,禽类雪兽之前一直没有出现,但在“金戎”劈中“不冻湖”时,薛堡境内的飞禽雪兽全员出动,悍不畏死的俯冲而下。飞禽雪兽攻击目标并不一定就是人类,建筑也在它们的攻击范围,这种自/杀式的攻击,使得普通材料建筑的薛堡顿时摇摇欲坠。

    堡门的轰然倒塌加剧了薛堡的毁灭,源源不断的雪兽互相踩踏着冲进缺口,冲撞着堡内建筑,嘶咬着人类。极修们的攻击对雪兽造成大量的伤害,但极修们却需要后勤的补充才能形成持续性的战斗,而雪兽却不惧伤亡,前赴后继的冲撞,嘶咬,不断有极修发出惨叫被雪兽淹没。

    胡山雕的“枯木逢春”等级突破到1 级,这使得他对“不冻湖”的加固更快,不冻湖也更坚固,而之前攻击的“金戎”强者显然知道没有毁掉不冻湖。约在十分钟后,攻击再次降临,然而,这次攻击的威力与前一次并无差别,也就更不可能毁掉不冻湖,伤害却依然是有的。

    胡山雕一边暗骂那“金戎”强者,一边继续加固,而照这种拼耗,他加固的速度是超过“金戎”强者的。跨大陆的攻击消耗是加大数倍的,金戎强者在第三次攻击没有毁掉不冻湖后,显然知道出现了变数,也就没有再发起第四次攻击。

    但“金戎”强者每一次对不冻湖发起攻击时,围攻薛堡的雪兽就越发的疯狂,胡山雕的“望闻问切”一直锁定那个“位面之子”。位面之子不愧是位面之子,他周围的人都被雪兽所淹没,唯独他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居然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躲到薛堡地底某处。

    “啵”,荒涌波纹散开时发出轻响,随后略显失真的声音从中传出,“不知是哪位同道在此?”

    胡山雕倒是有心跟这位谈一谈,但他本命被锁了六数,根本没办法进行这样的操作啊!而若是借助“极柱”的话,对方就有很高几率找到他的,如此,胡山雕也只能耸耸肩表示,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适合。

    夜幕降临,惨叫与兽吼也渐渐消失,漫漫雪花依然飘飘扬扬,躲到远处的杨丐与向宗武重新回到胡山雕身边,并左右托着胡山雕朝大面积塌方的薛堡飞去。躲在薛堡地底的位面之子却是一动不动,杨丐感知后却是说地底没有活人的气息,看来“位面之子”也是另有手段的。

    位面之子需要各种机缘巧合,也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一旦时机错过也就没有机会了,就算胡山雕加固的不冻湖最后还是被毁坏,但位面之子却是错过了。胡山雕也就很好奇,缺少“命元之数”的位面之子,今后的道路该如何走?

    小畜大陆隐藏着很多秘密,这一点,胡山雕是很清楚的,他继承了三清魂月,也自然清楚大畜跟小畜两个大陆的重要性。以这两个大陆为棋局的话,成功将会收获极多,而能以小畜大陆为棋局的,必然是九宗时代的星君,也应该早早就是极宗门徒,搞不好就是推动玄宙进化为极宙的那批极宙之子。

    那位“金戎”大佬之所以没有现身“不冻湖”,则是“棋局”规则所限,但等棋局结束,这位大佬必然会造访小畜大陆的。因此,如今连冷热都怕的胡山雕也不敢再耽搁,望了一眼仍然一动不动藏在堡底的位面之子后,让杨丐跟向宗武带他回“田氏部落”。

    在田氏极柱一番操作后,胡山雕也就不担心有什么痕迹会被捕捉,随后借助极柱带着杨、向二人进入荒涌,传送回到“北槛大陆”。而阻止小畜大陆位面之子的完整性,让胡山雕的实力有所增涨,枯木逢春等级突破到2,元力值从1100万增涨到1300万。

    胡山雕离开32个小时左右,一道身影从荒涌波纹中浮现,感知铺天兽地蛮横而扫,大量雪兽呜咽俯身在地,田氏部落那些岁数高的老人直接被感知冲撞成脑死亡。此人无视自己造成的破坏,落到田氏极柱边,伸手欲碰触田氏极柱,却又迅速缩回手,极网的意志阻止了他的破坏。

    但此人却清楚,所谓极网意志实则就是极柱拥有者的权限星级,他拥有95星权限却依然遭到排斥,意味着此根极柱的主人星权比他高很多。扫了一眼四周颤抖俯地的人群,此人眼光闪烁后,扔出一颗须尔珠,“我叫子尸”。

    胡山雕通过田氏极柱知道经过,而“子尸”却也是知晓一二的,“王子断异,夜尸登北,名:子尸”。其本体是洪荒时期的虎群之王,虎躯被敌人斩断时得到“半母玄光”的玄通灌输,从而进化为“尸”,由于当时正是夜晚,子尸在白天正常,夜晚则为“尸”。

    子尸在九宗时代是“神宗门徒”,能被三清记录的都是九宗时代的强力存在,但“子尸”失踪的很早,三清也不知道这位究竟为什么会“销声匿迹”。九宗时代也是完整的宇宙,就算失踪,理论上也是应当在当时的“玄易六十四陆”,九宗首座都对“玄易六十四陆”了如指掌的。

    在这种情况下,子尸却没有被神宗找到,子尸失踪的地点就值得探究,三清也是受“子尸”失踪一事而有了很多想法。

    “若是特意则解释不通,子尸应该是无意间进入隐藏于玄卦六十四陆的虚卦六十四陆某处,一直到虚暗时代降临才得以脱困,随后就是各种经历后接触到‘玄宙核心’,又进一步谋划出‘极宙’进化”。

    虽然有所猜测,胡山雕却并没有再深入,他尽量避免卷入事件当中,因为很多事件看起来是自然形成的,然而,背后都是套路,也就是“棋局”。胡山雕认为,极宙的形成就是“历炼棋局”,甚至“三清地球”的进化,都有很大可能是被摆入“棋局”而形成的。

    三清若是追求个人实力的极致,就不该去进行“内宇”转“外宇”,也就是个人宇宙转为全方位宇宙。三清最终由内转外,必然是受到了什么影响,而“历炼棋局”就是最能够影响他人的。

    抛掉子尸,位面之子等等思路,胡山雕阅读了自己这段时间的记录,收获有,付出也有,单以“价值”而论,胡山雕觉得“血亏”。

    天狩部落联盟在极历15年发展迅速而稳定,天狩极柱也在短短两三年内从一星升到了20星,解锁了很多功能。天狩城日益繁荣,胡山雕的收益也就不断增涨,他的收益其实就是“税收”,天狩部落联盟的税率并不高,但所有税收都属于胡山雕一个人,那这量就很大了。

    原始与现代的融合风格颇有些奇特,大街上随处可看到西装皮鞋领带的人,跟兽皮草鞋的人打招呼,也可看到纹身赤膊的少年跟校服整齐的少年勾肩搭背。汽车与战马并列而行,骑士俯身跟司机借火点烟,司机还顺手捋了一把战马,双方都很乐呵。

    虽然繁荣但天狩部落联盟仍然属于“自给自足”的范围,唯有“天狩城”才有各种工厂存在,只是这些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仍然是内销。天狩城如今对外界产品的需求已经很低,主要是专业人才已经成长起来,不管是制造命晶设备,武器,还是耕种,挖矿等等,人才储备也是很丰富的。

    胡山雕收到的税款很杂乱,即有灵性值稻米,也有药材,炼铁材料等等,天狩城的管理者们很贴心的为大佬分门别类,胡山雕施展“望闻问切”后就全部储入“九州星卦台”。

    极宙时代的“星主”被削弱了很多,目前而言,除了能储物,躲藏外,最大的作用就是当成进入极网的“跳板”。换个意思说,如今的“极网”也只有“星主”才能随意进入,非“星主”是无法进入的,至于传送,走的则是“荒涌”,而不是在极网内移动。

    为避免被人秒杀,胡山雕在极网也是一番搜索后,找了几件“宇级”具装,如今的“宇级”跟玄宙时代的“宇级”差距甚大,但扛住宇级以下的攻击还是够的,胡山雕也只需要争取到躲进银雾之上的一秒时间即可。

    当然,具装也是能抗寒解热的,这一点对胡山雕也很重要,以前不觉得冷热,如今要四处奔波,玄虚才晓得之后去的地方是什么环境,所以,先把自己抵抗环境的装备穿戴齐整。

    保命工作完成后,胡山雕就再次运转“元辰诀”,来自整个极陆的信息就汇聚而来,这些信息并非从极网中汲取的,而是来自于“信息源”。

    极网自然就是极宙魂月。

    星陆是极宙魄骸。

    主星是极宙灵性炽阳。

    天空极宙元力海。

    虚空是极宙命宿。

    星空是极宙命邸。

    荒涌是极宙命脉。

    戎祀台是极宙命极。

    那就有一个问题,太阳跟月亮为什么不属于极宙本命?

    玄虚一百二十八卦就是极宙一百二十八主星,里面并没有太阳跟月亮,胡山雕也因此推测,太阳与月亮属于“玄虚空间”,也就是“问玄虚”时所获得的信息,就是来自“太阳与月亮”。

    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太阳与月亮也是玄宙形成时创造出来的,那它们就该属于玄宙本命才是,所以,深入一想,太阳、月亮,宇宙,很有可能是三方并立的。

    抛弃这个复杂的问题,胡山雕低下仰望太阳的头,并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因为此时所在的“豫陆”居然是不夜大陆。整个大陆被阳光常年笼罩,但万物并没有被晒死,因为阳光并不强烈,也因此“豫陆”万物已经进化出相应的能力。

同大神小说:红包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