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玄幻小说 > 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庆典
    “总管大人,你怎么拿着烛台发愣呢?”瓷舞问道。

    闻言,元影连忙答道:“额……我是在想这烛台摆哪里好点。”

    她不会说自己又在想其他的事。

    “这是妖帝最喜欢的烛台,名曰:凤凰台,乃是妖帝挚友唐玉大人送的。”瓷舞说着烛台的来历,弯弯的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她又道:“总管大人你看这烛台,你觉得应该放哪里最好呢?我进宫时听说总管大人是妖帝从人间请来的贵客,妖帝回蛇界时你就做了这帝宫内的总管。想来总管大人挺受妖帝青睐的,现在奴婢想看看总管大人会如何安排这些东西。”

    话落,她弯弯的眼睛里满是得意的笑意。

    听完瓷舞的话,元影心里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她叹气不为别的,就为自己根本不了解离殇。

    所有妖都知道她是新任妖帝的贵客,自然经常和妖帝有接触,那么就该了解到离殇喜欢不喜欢的东西。

    然而她和离殇呆在一起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她却一点都不了解。前面被离殇从河里救起来后,她跟我离殇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吃食什么的都是按着她喜欢的来的。

    是他一直将就着她、纵容着她,导致她现在对他是什么都不了解,不过现在她可以去了解他了!

    想着她便环顾了一圈宫殿后毅然决然的把烛台放在了离床榻不远的镜桌前,对于古代房间的装饰她是一窍不通的,在现代有电灯那些东西什么摆都方便,不像现在摆个烛台还得小心周围会不会有易燃物品。

    元影摆完后回头对瓷舞问道:“呵呵……姐姐你看,我摆着还行吧?”

    “大总管摆的自然是不错。”瓷舞低头笑道,只是那眼里满满的都是嘲讽。

    愚蠢的人类!

    元影看不到瓷舞的表情也不知道瓷舞在想些什么,以为瓷舞是在夸她,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

    元影正欲拿下一件物品进行摆放的时候,一个妖奴前来叫住了她。

    刚布置了裳萤宫的一角,时间刚好就到了晚宴开席的时候,作为帝宫大总管元影自然是要去观看晚宴的,以好出了错马上向妖帝请罪,好个自己留个全尸。

    “总管大人你快去吧,这剩下的就我来布置吧。”瓷舞道。

    闻言元影点点头,道:“好,那我就先过去了。”

    元影到晚宴会场的时候,离殇和一群妖怪都已经在把酒言欢了,台上也都有舞姬们在翩翩起舞。

    她只需要在妖帝旁边守候着,好随叫随到,没想到他却因此和唐玉站在了一起。

    刚好,她要问问他当初为什么给她施妖法。

    想着她便向唐玉走近了一些,她们站着的位置是离殇的斜后方,而且这里也只站着她们两个,说起话来也是方便。

    “你当初为什么给我施妖法让我全身止不住的发痒?我记得我们只不过见过几面而已,有仇吗?”元影小声的问道。

    站在一旁的唐玉正笔直着身躯看着前面的舞蹈,元影的问话他是听进了耳朵里的,可他不想解释。

    于是他就站在那里冷着脸看着舞姬们跳舞,毫无情绪波动。

    被晾在一旁的元影怎么会就这么放弃这个问题,于是她又说道:“你施妖法让我全身发痒不止,可是却有一黄衣女子替我解了。”

    话落,她便紧盯着唐玉的神色。当初茧舒说因为唐玉她不方便出面去请萱葶,从那开始她就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平淡的感觉。

    原本冷着脸看舞蹈的唐玉瞬间就皱起了眉头,不过只是那么一瞬间,他一会儿就舒展开了眉头并继续冷着脸看着前面的舞蹈。

    见唐玉有一瞬间皱起过眉头,元影便知道她猜对了一些事,转而又道:“那个女子叫萱葶……”

    果不其然的这次唐玉有所动容,他直接转过身满脸冰霜的死盯着元影。

    他曾以为她身上的法术会是离殇给她解的,但是他却没想到是那个她解掉的。

    “你想知道什么?”唐玉冷着脸问。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向我施妖法?”

    为什么?因为离殇因她试炼失败、断手被契约反噬,他只是想杀了她而已!

    不过最后他只是淡淡的来了一句:“失误。”

    “失误?”她怎么那么不信呢?

    “你向我施妖法的那天我在和人吵起来了,并且打了架,你说的失误该不会是你当时想要帮我杀了那个和我吵架的人?”元影挑眉问道。

    “不是。”他冷冰冰的回道,话落他又转身盯着前面的舞蹈看了。

    寒御是离殇的最亲的手下,而这唐玉和离殇的关系并不一般……他们……

    想着想着,元影脑子里就冒出来了好多基情满满的画面。

    “咳……”忍不住笑意的她捂嘴咳了声,便也抬眸看着前面的舞蹈。

    既然唐玉也都说了是误会而且这事也都过去了,她也没怎么样反而还因此跑出了那个祉侯手下的掌控,那现在也就没什么继续好说的了。

    妖界的舞蹈奔放前卫,煞是好看,元影不由得看入迷了,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一妖奴正缓缓靠近她——

    “啊!”

    元影惊慌的尖叫声响起,随之她的身体就向前扑去,一旁端着菜品的妖奴被她扑过来的身躯给吓到了,直接愣在了原地。

    于是……元影的身躯刚好就扑倒了妖奴手上的菜品,顿时身上就多了许多菜汁啊菜叶之类的,就连那盛菜的盘子直接砸她手指尖去了。

    比起倒在身上油腻的菜汁,被沉重的磁盘砸中的指间疼得她手不停的抖了起来。

    看到被元影扑倒了菜品,刚才端着菜的妖奴猛地一下瘫坐到了地上,并失声大叫道:

    “啊!郡主最喜欢的鱼被打倒了!”

    于是乎这后面一下就混乱了,元影因为手指的疼痛蜷缩在地上,妖奴因为端给郡主的菜被毁了而心急如焚的大吼大叫着。

    还好前面伴舞的乐声十分巨大,盖过了这里混乱的尖叫声。

    唐玉就站在元影的身边,刚才的一切他全都看到了。元影尖叫声响起的时候他便回头看去,只见元影扑倒了一个妖奴端着的菜品,还有一个站在元影身后扬起笑意的妖奴,那妖奴正是郡主的贴身妖奴。

    “这是怎么回事?”!副总管跑了过来问道,并弯腰想要把跪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元影扶起来,而然他却是轻轻的把手搭在了元影两边的手臂上,一分力气也没使,他根本就不想扶她起来。

    假意扶着元影的同时,副总管的眼睛却看向了郡主的妖奴。只见那妖奴对他勾唇一笑,随后他笑了……

    “回副总管的话,是你们总管大人突然摔跤把郡主最喜欢的上品鱼给毁了,又被盘子砸到了手正哭着呢。”郡主的妖奴说道。

    副总管闻言低低一笑,低头看着元影的脸上多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啊,总管大人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他问道。

    “不……不是这样的,刚才有人推了我一下,我就才会突然把郡主的菜给毁掉,我不是故意的。”

    元影痛苦又难受的解释道,十指连心的痛让她说话都有些颤音。

    “是吗总管大人?现在只有奴婢我站在你的身后,你该不会想说是奴婢推的您吧?”郡主的妖奴挑眉问道。

    元影摇了摇头,刚才她被人突然猛地一推直接摔倒在地,根本没来得及回头看是谁推的她。

    看到元影摇头,妖奴得意一笑,问道:“奴婢乃是郡主的贴身妖奴,刚过来准备接过郡主最爱吃的上品鱼,哪知道一过来就看到总管大人您把鱼给毁掉了。总管大人您说,现在该怎么办呀?我家郡主可还等着这菜呢。”

    这妖奴问到了点上,元影并不知道妖奴口中的郡主是何方神圣,她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离殇的庆典出现什么不愉快的场景。

    现在如果不快点给那郡主一个交代,她和这端菜小妖的命怕是都没了。

    她连忙向一旁的副总管吩咐道:“你快去让膳房的人再做一份上品鱼给郡主,这边我来想办法。”

    这边副总管是在帝宫内当差了数百年的妖奴,想来做事也稳妥,现在她只能靠他了。

    听到元影吩咐后的副总管勾唇轻笑,佯装急切的开口道:“这上品鱼是郡主带来的,且只有这么一条,膳房里的鱼也都用完了并且都已经上了桌了,膳房没办法在做一条鱼出来了。”

    “什么……”

    听到副总管的话,元影犹如遭受晴天霹雳般,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见状,副总管对那郡主的妖奴挑了挑眉毛,随即那妖奴便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呀?我家郡主可还等着吃鱼了,要知道如今的妖帝可是我家郡主父亲的徒弟,你今日如此不小心看来你是必须以死谢罪了。”

    听到“死”元影慌了,这时手指上的疼痛渐渐消散了,她站起来和那妖奴对看着,无助的摇头道:“不我不能死,是有人故意推我才导致毁了这菜的,我不是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