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玄幻小说 > 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 第八十八章 粉系萝莉
    居然作死的去问这些令自己难受的!

    忽的转念一想,她现在正值爱意浓浓时,如果内心难过点、难受点,或许以后离开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的不舍吧。

    离殇疑惑着看了看元影,不知她为何突然冒出这些话来。打量了半响,想到了唐玉曾说过的。

    他笑了笑说:“孩子还没生,女人呢,倒是有一个。”他故意慢着调子说着,抬眸瞧了眼元影那个黑脸。

    果不其然的,她吃醋了。

    离殇本来就畅快的心情更是又好了好几倍,“那个女人是我心中的唯一的挚爱。”

    元影的脸又黑了黑,并抬眸白了他一眼,心中冷笑,唯一的挚爱,她呢?口口声声说爱她,她在他心里又算是个什么?

    “我和她相识在一个月以前,那时月黑风高的,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巷子里,我见她独自一人,便主动上去问好。”

    “后来啊,我和她定下了一个契约,再后来,我就真心喜欢上了那个女人,而她现在就在我面前。”

    离殇说完后,笑着盯着元影震惊的脸庞,唐玉果真说对了,讨女人开心就得甜言蜜语,更得想着办法拐弯抹角的夸她。

    不得不说离殇做的不错,元影先是一个白眼,后是低头浅浅笑了。

    “给。”说着她把手中的杯子递了过去,“我刚才尝了口,温度适中。”

    离殇接过杯子,高兴叹道:“还是娘子好啊。”

    离殇伤了灵识,喝了水后拉着元影的手便睡了。

    元影坐在一旁柔和的盯着离殇脸颊,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能得到个如此俊美的男子的垂青。

    更没想到,她终究还是来了。如果今天那道门没有开、如果他不在这个房间内躺着,她们又会怎么样呢?

    元影不想去想这些如果,因为现实中她们已经再次遇见了。这便是缘啊,她想躲亦是想要的一份缘。此刻,她的心很乱,她又想到了以后。

    时光如梭,她来这里快两个月了,本来打算快快找到辰代玉环和等待容钰的到来,反而他们都没来,她的桃花却来了,终究也只是个有缘无分的桃花,为何不放手?

    元影不知,许是舍不得吧。可是她要回去的,她不可能待在这个世界的,就算和这个世界有牵扯不清的瓜葛,她还是要回去的。

    和离殇……最终的结局还是分离。

    烦躁又郁闷的元影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离殇那修长的手,忽的顿住。

    如果她可以自由的来回穿梭于时空呢?

    她想到了,容钰是时空守护者,他能够自由的在现代和这里来回穿梭。容钰曾说过,让她代理一下时空守护者的职位,如果她做得出色的话,会不会就真能成个真正的时空守护者?

    这样父母和离殇这边都能够照顾到,她是被容钰送来的,也就是时空守护者可以带人一同跨越时空。如果她成了时空守护者,那么她就可以和离殇一起去现代玩玩啊。

    顿时,元影充满了希望光明,心里更是无比的激动,恨不得立刻把容钰揪出来问问他时空守护者的事。

    找回记忆才是开启这后续事的重要开头,她决定先自己一个人去找找看,晚点再回来陪陪离殇。

    元影一打开门,就见一全身粉色系衣裙的超级可爱的小萝莉站在门口,那双又大又亮眼睛似乎……在蹬她?

    元影一惊,只觉得后背发凉,忙问道:“小妹妹,你谁啊?”

    小萝莉看着元影讽刺的笑了笑,挑眉道:“哼,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小萝莉那一口纯正汉子音惊到了元影,这场景似乎发生过,但是她却想不起来,难不成是在梦里梦到过这事?现在有了点读心术,这后面怕不是又要出一个预言梦?

    对于小萝莉的问话,元影心下疑惑还是温和的笑道:“我好像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妹妹。”而且全身粉色系,头上系发的丝带都是粉色的,脖子上还有条粉色的珍珠项链,身上的衣裙活脱脱就是一个古代版的公主裙啊。

    那小萝莉脸上还有两坨红红的彩霞,左边一个浅浅的小酒窝,这么萌的小萝莉,她可不记得见过。

    “元影,你在给我开玩笑呢?一个月不见,你就把收留你在这的主人给忘了?”

    “主人?”元影杵着下巴思考了片刻,“你是说这的主人?这国师府的主人可是……”

    靠,她怎么忘了木宇是个女装大佬啊,而且还是个喜欢萝莉扮相的!初见就是小萝莉模样。

    思及此,元影低头看着小萝莉,细细打量起来。此刻眼前的小萝莉看上去是那么的清纯唯美楚楚动人,再一想一个月以前她见的那咄咄逼人的小萝莉,啧啧,女大十八变。

    那纯正的男音,她居然没听出来这萝莉就是木宇,悲哀啊,认不出这小萝莉好歹还有化妆一说,但是想不起来,这可就得另当别论了。

    元影瞧木宇那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连忙讪笑道:“嘿嘿,木宇你……喜欢粉色?”

    这时想起了木宇,她也想起了当初木宇给的金子,还有要求她做的事。最终她事没做完,还揣着那锭大金子跑了!但愿这木宇是来看离殇的,千万、千万别提金子的事,她现在可没时间打工还钱。

    往往人越是不想发生什么,但是往往下一秒就会发生那不想发生的事。

    果不其然的,木宇开口就问她:“金子呢?”

    元影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装懵道:“啊?什么金子啊?”就当她也突然把那事忘了。

    她下意识的就在心里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天灵灵地灵灵,菩萨保佑她快快逃走!

    元影打算带偏这个话题,刚要开口时,她的眼前多了一个散发着金光的物体,金灿灿的,像及了那金元宝。

    不对!那就是金元宝!

    元影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那金元宝忽的一下就到了木宇的手里,同时她身后也响起了道声音。

    “木宇,你当初给她的钱,我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元影咻地应声回头看去,是离殇。他在她的身后站着,前一秒还躺在床上的人后一秒就已经穿上了红色的袍子站在她身后了。

    不过,那金元宝,似乎比前面木宇给她的还要大?而且还一分不少的还给他,她好歹也给纳兰雪瑶当了几天侍女吧?不行,得想个法子扣点回来。

    但是转念一想,要是去扣了,她刚才装不知道的事不就露馅了?等会落得个铁鸡公的名号,那可是相当的不好啊。

    转头回身,元影扬起温和的笑容,但谁知道她心里的暴雨天气?!

    离殇牵着她的手,柔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元影看着离殇,“你那么快就醒啦?我打算先去走走昨天你说的那些路,然后回来陪你,没想到开门就遇到了木宇。”她笑了笑。

    离殇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凤竹,拉起元影的手道:“不管他,我们走。”

    话落,她们二人瞬间消失,只留下了木宇一人在那晦暗不明的笑着,笑得实在是渗人。

    ——

    她们又回到了昨天那泥土小路上,元影蹲下身子捏了朵花来回打量着。

    “你看朵花,能想起?”离殇站在旁边好奇的问道。在寒御的报告里,他说元影就是在这跳下泥土跑到了一旁的苞谷地面躲着,当时陈威和玄凉都没发现她。

    元影笑着回道:“没想起来啊,我就是闻着这味道好闻。”顿了顿,“你说寒御和一直跟着我,那你可知道我在那、什么……茯鹤楼里住了多久?”

    “茯鹤楼?忘了……”

    元影闻言,不免有些汗颜,看着远方的茅屋,转头询问道:“好吧,我什么都没想起来,要不我们继续走走吧?”

    其实她很想直接让离殇叫寒御出来,说说上个月的事不就好了吗?他忘了、她也忘了,现在除了一个一个地方的跑,就是找寒御来问话。

    离殇拉着元影漫步在这小路上,天边的太阳已经全部漏了出来,两旁大树众多,树上的鸟儿和树下的知了一直叫个不停,离殇大手一挥,顿时整个树林都安静了下来。

    元影性子喜静也觉着烦,没想到突然一下所有的叫声都不见了,好奇道:“你把它们杀了还是变哑巴了?”

    “只是让它们睡觉了而已,我很少做杀人放火的事。”离殇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她的手。

    元影看着离殇的侧脸,踌躇了半天,“你……能叫寒御出来吗?”她小声问道。

    “寒御回巫罗兰去了,走之前你的事他都一一告诉了我,大概的我还是记得。你……”

    时光从这一刻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天——

    元影跟在陈威后面一面纠结不已的想着到底该不该走,又一路跟着他们走到了泥土湿软的小路上。昨晚下过大雨,这泥土路就变得泥泞难走,玄凉又再次让她上车,她拒绝后无意间一瞥,就看见了不远处的苞谷地,绿绿匆匆的苞谷杆密密麻麻的在地面,她想,她可以去那里躲过他们。

    元影的确那样做了,趁着马车和陈威的脚步声大,她小心翼翼慢慢地跨过那片粘衣裙的草木,快步的进了苞谷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