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悬疑小说 > 等凤归来 > 第七十二章:同病相怜
    “当初,翎若也是哭着哀求我,让我施法将雀儿引了出来……”苏辞望着方翎若,不知不觉的便开口自言自语道:“那些人,他们从未顾及翎若是有孕在身的女子,一味的欺辱她,责骂她,只因她怀的是我的孩子……翎若曾经对我说,如果这世间,不再有人魔之分便好了……

    为此,我一直努力着,想要得到人间九灵,想要冲破封印,想要一统人间,让这世间不再有人魔之分,我想等翎若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和平的、不再有区别的世界……”

    苏辞说的这些话,不知不觉就戳进了寒烟尘的心里,一点一点的,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么想的,若是这个世界,不再有人魔之分就好了,这样,他和凝夕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而不受任何人的阻碍和异样的目光了……

    “呵……说起来,我与陛下,还真是同病相怜呢……”苏辞说着说着,不禁想到了寒烟尘和他几近一样的遭遇,开口自嘲道,而寒烟尘闻言目光一顿,并未言语,只是缓缓垂下了眼眸,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渐渐启齿道:“若是方翎若死而复生,那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话落,苏辞目光一怔!

    见他忽然失神发愣,寒烟尘以为他并未考虑到这一步,于是也不追问了,他缓缓走到了凝夕的面前,正欲开口让苏辞施法将凝夕封印在冰河里的时候,苏辞却忽然幽幽开口道:“其实我以前是想一统人魔两界,让这世间不再有人魔之分的,这样,我与翎若,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可是后来,我却逐渐迷失了自己,直至雀儿跟我说,他累了,我这才如梦方醒……”

    苏辞说着,语气忽地有些沉重,但他转而又恢复了平静,看着寒烟尘一字一句道:“现在我想,若是陛下真能催动摄魂血阵帮我救活翎若,我定带着她远离一切尘世喧嚣,和雀儿一起,我们一家三口,一辈子生活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了……”

    说罢,他垂眸温柔一笑。笔神阁 www.bishenge。com

    而寒烟尘闻言手中动作一滞,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扭头看向了苏辞,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身影,寒烟尘忽然觉得,他很熟悉,就好像……是第二个自己一样……他的想法,也是他自己的想法,待凝夕重生之后,他也会带她远离尘嚣,寻个世外桃源,和蕴星一起,一家三口,再不分离。

    想到这里……他也不禁垂眸浅浅一笑,“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又或者说,所有的人魔之恋都是一样的,生死相隔,不得善终……

    后来,寒烟尘封闭了整个冰水阁,将方翎若和白凝夕都封印在了里面,寒烟尘心想,这冰水阁冰冷阴森,有个人能够陪着她,倒也不错,而苏辞似乎也是这么想的,而今他已经失去了全部法力,跟普通人无异,所有的事情,自是要仰仗寒烟尘去做。

    知道了催动噬魂血阵的方法之后,寒烟尘这段时间来心中的雾霾终于云开雾散了,既然他已经决定要让凝夕重生,那么,在此之前,他就必须要毁了六山六星,绝不能再让六山六星威胁到凝夕的性命!否则,就算他施法催动了噬魂血阵,这一切,也只是无用功罢了!

    而苏辞见他态度坚决,于是也请求寒烟尘,让自己留在玄幽王城,留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毕竟,他也还是魔界的魔圣尊者,是魔皇的手下,寒烟尘虽然不太喜欢苏辞这个人,毕竟苏辞这个人城府极深,而且心绪阴晴不定,但是——

    眼下他正是用人之际,苏辞再怎么说也是魔界的魔圣尊者,而自己也没有废黜他的尊位,他见多识广,自己经历过的想做的事情,他都曾经历过,有这样一个人在自己身边为自己出谋划策也挺好,这样,他自己一个人也不至于跟无头苍蝇似的,六神无主。

    北蛮载空城的事情自有苏卿和池渊他们去做,寒烟尘对此也是不闻不问,不过,现在他既然已经决定要建造血池,那么首先还是得先找三个合适的地方先建造血池再说,于是他询问了苏辞的意见,苏辞自然是建议他将血池建立在玄幽王城内的黑树林比较方便。

    而寒烟尘也觉得,没有比黑树林更适合的地方了,所以他二话不说便在玄幽王城的黑树林里建造了一个血池,因为血池收集了诸多人血精魂,所以三个血池都必须分开建造,否则血腥之气太重,容易生出变故,寒烟尘想了想,之后又在地宫和后山建立玄幽王宫的地方分别建造了两个血池。

    三万守卫军的精血魂魄,便被他安置在黑树林里的血池之中了,将摄魂棒汲取的三位守卫军放置血池之后,寒烟尘感到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之前他在摄尘殿里用摄魂棒施法的时候,总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束缚和沉重,现在,他倒是如释重负了。

    而苏辞只是浅浅笑道,说摄魂棒虽然可以源源不断的汲取人血和魂魄,可汲取的越多,摄魂棒的力量也就愈加强大,摄魂棒的力量愈加强大,那自然是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才能把握和控制,这也是为什么,寒烟尘会遭到摄魂棒反噬的缘故,毕竟先前苏辞也用摄魂棒收集了那么多人魂精血,要说对摄魂棒没有一点影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寒烟尘闻言也顿时明白了许多。

    如今第一个血池已经建造完成,那么剩下的两个血池,就必须要用更多的鲜血和人魂来填满了,寒烟尘回到了摄尘殿,并未提起填满另外两个血池的事情,而是一心计划着,毁掉六山六星,该从何下手,苏辞见他绝口不提这件事,心里也大概猜到了,他一定是已经有了打算。

    他听说,南空浅已经成为了载空城的城主,并且拥有了载空城令的暗卫军,他们现在已经蓄势待发,准备找机会一举夺回载空城了!

    难道……寒烟尘想在他们攻城的时候,再亲自出马将他们一网打尽?!苏辞心中暗暗猜测,不过这也与他无关了,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全力帮寒烟尘,让他得以成功的施法催动噬魂血阵,如此一来,翎若便可死而复生,重新回到他身边了!

    可寒烟尘对于载空城似乎也不是那么有兴趣,好像无所谓一样,只是他心里暗暗做了打算……

    苏辞回到魔界的事情除了魔界守城的几个魔尊知道以外,其他人对此一概不知,池渊和允年不知从何处听来了这个消息,告诉了苏卿,苏卿不解,当即便回了魔界,想看看苏辞到底想干什么,可他没想到的是,苏辞留在玄幽王城里,却是寒烟尘点头应允的。

    “陛下,为何?”苏卿问寒烟尘。

    “我自有他用,你不必过问。”寒烟尘只简短回应道,苏卿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了,若是苏辞真心忠于陛下,他可以不去计较,可苏辞三番五次弄这种把戏,假意投诚而后背叛,也不知道他这一次说了什么,又让陛下相信了他,但无论如何,他都要小心,绝不能让苏辞再一次背叛陛下!

    苏卿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要替寒烟尘把关,之后他又跟寒烟尘禀报了载空城及麒麟门的情况,苏卿说,他们似乎找了帮手。

    “帮手?”寒烟尘眉头微蹙。

    “是,具体是什么人,属下还没有打探到,只是魔影们打听到,那帮手似乎是个女子,有人曾亲耳听见,那女子和南空浅说话,只是,魔影们都只闻其声,而不见人影。”

    说罢,寒烟尘想了想,脑海里顿时就浮现了一个人影,他浅浅笑了笑,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苏卿见势以为他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他,而寒烟尘看了他一眼,也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苏卿,“只怕是清海里的那位水神,被他们请出来了,想必,他们是想借用她的力量,来破解我所布下的紫光结界吧!”

    “是那个上古神祗,水神!?”苏卿一惊!

    “说来也是可笑!偌大的麒麟门,居然没有人能布下我的紫光结界,看来,我果然很强大啊,强大到,连他们都拿我无可奈何……小小的结界,居然还惊动了远在清海的水神……”寒烟尘垂眸浅语,嘴角挂着的淡淡笑意,不知是嘲讽,还是凄凉,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浮现了当初凝夕所言的‘牵挂’,所以现在……他是天下无敌了吗?

    ……

    南楚境地。

    这一天,柔风日暖,扬州城城主许匜正坐在大厅喝茶,前院便有人来禀,说汉阳城吕家吕二公子求见,许匜心里一惊,吕二公子!那不是汉阳城吕家的吕飞烨吗?!之前汉阳城大乱,这个吕飞烨弄丢了汉阳城令之后又无辜失踪,至今杳无音讯,可现在,他怎么忽然之间就出现在南楚,而且,还来了扬州城,还说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