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悬疑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712.红叶谷主
    来自于各地、各界的明镜们相继汇聚到长沙城内。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笔神阁 bishenge.这已经不是首届明镜台会议,他们中间不少人也就显得轻车熟路。

    祥兴十三年十月赵洞庭设立明镜台,至今,明镜台会已经举办过两届。这回是第三届。

    各地的明镜们除去那些因为各种缘故而不能够在继续担任明镜的,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虽从各地到长沙来不轻松,但没谁会故意不来参加这样的大会。明镜,虽然算不上是正统的官职,但在现今的大宋觉得是个极具殊荣的身份。

    不是谁想当明镜都可以当的。首先,需得能够代表大宋的子民们才行。

    而要做到这点,便非得是各界的佼佼者,亦或是德高望重、资历极高者不可。

    且拿教员来说,能被推举成为明镜的教员们必然是在各地颇有名望的夫子。再有江湖高手,亦是如此。

    刚刚组建时的明镜台还相当的简陋,但这三年来在温庆书的管理下,明镜台已经成为颇具规模、体系的团体。

    原本被遗漏的各行各业如今都有代表被推举出来,除非那些下九流的行当。而那些颇具影响力的行当,明镜们也是越来越多。

    江湖势力也算在其中。

    大宋的国级明镜中,不乏各地名门大派的掌舵人之流。而且其中有些宗门还是武鼎宗门。

    这些人当然都是大人物。但是他们的到来,却并没有在长沙城内造成多大的轰动。

    当然这并非是百姓们不够关注这件头等大事,而是如今朝廷对明镜台大会的准备越来越完善。

    各地代表们进京不仅都有武鼎堂安排的供奉护送,相当神秘不说,且会直接被送到明镜台的客栈里面。

    也既是说,寻常百姓们想要见到这些明镜们都不容易,就更别说和他们交流。这有效的避免明镜台大会之前发生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

    虽然直到这个时候都仍然有些明镜没有赶到长沙,但在长沙皇宫外围的几个明镜台客栈里都已经是热闹非凡。

    相聚在这里的明镜们有很多本来就是熟识,那些出自于相同地方的更是如此。在明镜台大会正式开始前,他们当然要热络交流。各行各业的明镜们几乎都有自己的小圈子。郎中、教书先生、商人、工人、江湖人、农民……

    皇宫西门外,四海客栈。

    其实四海客栈都不能说是客栈了,因为它大得出乎人的想象。说是园林都毫不为过。

    这座客栈是皇宫专用的接待之处,据说是皇上亲自设计。其中的奇思妙想让宫中最有经验的建筑大师都为之震惊不已。

    谁都不知道皇上为何似乎样样懂且样样精通,但也没谁太去关注这个。总之皇上即便万能,也绝对只是好事。

    此时,近夜。

    四海客栈共有大小楼阁三百余座,每座皆有其名。剑流阁。

    剑流阁高六层,形如浮屠塔。共有客房七十六间。底下两层乃是聚餐、聚会之处。

    今年,来自于各地江湖门派的明镜们便就都被安排在剑流阁内居住。这自是为方便他们同行之间进行交流。

    虽然说这些江湖高手之间也有恩怨,甚至是有需得分出生死才能解开的大仇,但以大宋现今法律之严,他们在城外都不敢轻易决斗,想来也没谁敢在皇宫中出手。

    “来!喝!”

    “哈哈!”

    “爽快!”

    “这四海客栈用来招待俺们的美酒就是好喝啊!到底是皇宫的东西!”

    “可不是,在我们那里,可是呷不到个样滴好酒咧!”

    剑流阁一楼,气氛中只有热闹。各种方言或是带着浓浓乡音的官话此起彼伏。

    有不少汉子喝到兴起,勾肩搭背。当然,也有不少老持承重的,也还有些女子。

    他们的成分就是更是驳杂,和尚、道上、尼姑、镖师、拳师、剑客、刀客……

    但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虽然在场人中不乏江湖名宿,甚至是泰山北斗级别人物,但仍然是以其中一人为中心。

    他穿着青衣,头发随意盘在脑后。面带着微笑,和旁人攀谈显得很是客气,并无多少锋芒,但自有其气度。

    光看模样,只是五十岁许模样。至于具体多少年纪,很难说。

    红叶谷谷主徐鹤。

    他前两年闭关寻求突破,拒绝成为明镜,是今年才成为明镜的。

    在在座的人中,他可以说是“新人”。但突破到伪极境的他仍是当仁不让的成为在座最受瞩目的人。

    这和他是否和善无关。对于江湖人而言,实力便象征着地位。

    便是那些同为武鼎宗门门主、以前修为和徐鹤不相上下的江湖前辈,这会儿也很是自然。不觉得对徐鹤这般客气有什么不妥。

    真武后期和伪极境之间乃是鸿沟,跨过去和没跨过去的区别是很大的。

    有人笑着说“我们大宋四位极境高手,齐庄主、剑仙还有洪老前辈,如今徐谷主也来到这里,可谓是齐聚了。”

    这人也是某宗门的长老,在江湖地位很高。说这话时,眼中不乏艳羡之色。

    徐鹤客套地摆摆手,“武长老说笑了,徐某只是侥幸突破伪极而已,距离极境可还差得远啊……”

    “啊……”

    说完竟是轻轻叹息,“这辈子也不知道是否有希望能破入到极境……”

    他这话,让得他身周的热闹气氛猛地凝固些许。

    是啊……

    江湖辈有豪杰出,年年都有不知多少少年天才横空出世。但最终能够成为名宿者,微乎其微。

    成为名宿已经是幸运的事情,能够破入极境者……当真是用凤毛麟角都难以衡量其罕见了。

    在座的连徐鹤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破入极境,其他人就更不用说。这是悲哀。

    随着大宋安定下来,他们的身份越来越纯粹,那便是追求武道巅峰的修武之人。在座的,谁不想攀上那武道的绝颠?

    好半晌,才有人说“徐谷主既然到此,何不去武鼎堂拜会齐庄主、剑仙以及洪老前辈?虽老夫并未入伪极,但也有幸得知伪极境到极境之间缺的并非是内气、也并非是意境,而是某种感悟。若徐谷主……”

    “谁!”

    而就在这人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徐鹤猛地动容。他抬头看向屋外,身形如电向着外面掠去。

    。

同大神小说:回到宋朝当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