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胜阁 > 其他小说 > 炼灵符!诛妖邪!团宠小奶包带飞全京城 > 第185章 放过她就是对自己残忍

第185章 放过她就是对自己残忍

    测试广告1        很快,禁卫军粗暴地把周子豪、周子鸣抓出来。读爸爸 m.dubaba.cc

    周子豪和周子鸣衣袍不整,气愤地叫嚷着,向思天磊他们求救。

    思天磊和思墨北哪敢吱声?

    搞不好,整个思家就会以同谋论处,给思天柔陪葬。

    不过,她为什么行刺陛下?脑袋被狗啃了吗?

    转瞬之间,高总管率领禁卫军呼啦啦地来,呼啦啦地去。

    比龙旋风还要可怕。

    思天磊和思墨北担心雪儿的安危,前往摄政王府问问。

    刚到摄政王府,他们看见高总管在府门前吩咐几个禁卫军。

    他们没敢靠近,依稀听见“务必把人送回北疆”之类的话。

    父子俩狐疑地对视一眼。

    把周子豪和周子鸣送回北疆吗?

    那思天柔呢?

    他们看见高总管要进去了,疾步追过去,叫住他。

    “怎么又是你们?”

    高总管不耐烦地挑起拂尘。

    拂尘的末梢从思天磊的面上甩过。

    他本能地避开,闭了下眼睛,赔笑道:“高总管,小女雪儿跟舍妹一起出府的,本侯想打听一下,小女是否在王府里。”

    就算被一介阉人打了,他不敢怒也不敢言呀。

    思墨北悄悄地把两锭银子塞在高总管的手里,“高总管,劳烦您通融一下。”

    高总管生气地把银子推回去,“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是要害死咱家吗?”

    某些人的银子,收不得!

    “高总管见谅,是我们格局小了。”思天磊急得快哭了,“小女失踪,本侯实在担心呐。高总管手眼通天,恳请您帮忙打听一二。”

    “咱家要向陛下复命,你们赶紧走。”

    高总管又是一挑拂尘,张扬地转身进府。

    这次,拂尘正中思天磊的脸庞。

    实至名归的打脸!

    思天磊惊怒交加,把高总管的祖宗十八代骂遍了还不解气。

    思墨北惊喜道:“高总管进王府向陛下复命,说明陛下在王府。换言之,姑姑和雪儿都来了王府。”

    思天磊点点头,“还是你的头脑转得快。天柔被抓,那雪儿也凶多吉少啊,怎么办?”

    想到雪儿年幼又娇弱,被关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如何承受得住?

    “父亲,陛下本就不待见我们,加上姑姑犯了死罪,我们不方便求见陛下。”思墨北斟酌道,“如不把老二、老三叫回来,我们一起商量对策。”

    “好好好,就这么办。”

    父子俩急匆匆地离去。

    ……

    苍凌舟和萧景珩得知丫丫遇刺,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从头发丝到脚指头,再三再四地检查小奶包。

    好像她受到一点点伤,他们就要扛着大刀把那个胆大包天的刺客千刀万剐。

    萧晏抬手晃了晃,“丫丫没受伤,受伤的是朕。”

    他们视而不见,只顾着关心丫丫。

    萧晏无语地走过去,分别踹他们一脚。

    在他们眼里,丫丫比他重要!

    有一点点失落。

    不过,在他眼里,他们一点都不重要,丫丫是最最最重要的。

    “小哥哥,真的要杀姑姑吗?”丫丫惆怅地问。

    “明日午时斩首示众。”苍凌舟的桃花眸迫出一丝寒光。

    “思家人个个心肠恶毒,放过她就是对自己残忍!”

    萧景珩永远记得宁远侯一家子的丑陋、狠毒嘴脸,若找到机会,定要把他们虐得体无完肤!

    丫丫心里清楚,姑姑罪不容赦。

    可是,姑姑和思家人稍微有点不同,或许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目,又或许是被人挑唆才一时糊涂。

    丫丫没有多想,就让爹爹处置叭。

    晚饭前,芳林悄悄地跟她说,思天柔想见她最后一面。

    丫丫想了想,最终没有去见姑姑。

    见了又能如何?

    徒增烦恼罢了。

    思洛雪被关在暗房里,拍门拍得手流血,叫得嗓子冒烟了,也没人开门。

    她终于知道,他们不可能放了她。

    一定是死丫头跟陛下说,不许放她出去。

    之前陛下还想认她为义女,可见陛下有一点点喜欢她呢。

    待她在陛下面前得脸了,一定把死丫头虐得跪地痛哭、怀疑人生!

    忽然,思洛雪听见耗子吱吱吱的声音。

    一只耗子在墙角窜来窜去!

    她吓得失声尖叫,把脸埋起来,蜷缩成一团。

    “不要过来……不要!”

    “呜呜~爹爹,大哥哥,救我……呜呜……”

    此时的思家。

    思慎行和思明皓陆续回来。

    思墨北亲自给他们倒茶,颇为热情。

    “知道回来了吗?”思天磊冷哼一声,没拿正眼瞧他们。

    “二哥,松风医馆那条街新开了一家酒楼,味道不错,咱们去尝尝。”思明皓忽然提议。

    “好。”思慎行起身就要走。

    “老二,老三。”思墨北连忙拉住他们,低声劝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父亲的脾气,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是刀子嘴钢铁心。”思明皓冷笑。

    “商行还有很多事,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思慎行懒得看父亲那张臭脸。

    “真有事。”思墨北简单地说了事情,“雪儿生死未卜,但应该被关押在摄政王府。我们必须想办法把雪儿救出来。”

    思慎行和思明皓震惊地对视一眼。

    姑姑为什么刺杀陛下和小公主?

    总觉得这件事太过古怪。

    思天磊发号施令,“你们必须把雪儿救出来!”

    思慎行冷嗤一笑,“雪儿跟着姑姑去摄政王府干什么?咎由自取。”

随机推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