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军事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五七二章 改性子
    江西战事已平,沈溪终于放下心中大石。茶壶小说网 m.chahu123.com

    当晚他没有回府邸,而是去了马怜的住所,如同一个不用早朝的皇帝,沈溪在马怜这里可以放下所有包袱。

    饮酒作乐到深夜,沈溪醉眼朦胧中回到卧房,马怜随侍在旁,悉心服侍洗漱。

    &子有心事?”

    马怜神色拘谨地说了一句。

    因为之前的酒席上,欣赏歌舞表演时,沈溪一直表现出心不在焉的状态,让马怜准确察觉到沈溪心中所想。

    沈溪坐在床沿边上,没有回答马怜的问题。

    马怜将盛着洗脚水的铜盆拿起来,到门口转交给丫鬟,然后回来继续帮沈溪宽衣。

    沈溪突然一把抓着她的手,让马怜非常不适应。

    &跟我有几年了,我心中想什么,你能看得出来吗?”沈溪问道。

    马怜螓首微颔,稍微思索后道:“主子想什么,奴不清楚,但有心事奴还是能瞧得出来的……若是主子觉得奴可以帮您开解,尽管可以说跟奴听听。”

    沈溪摇头:“很多事,你不懂。”

    马怜却显得很倔强,抬头看着沈溪:“主子不说,又怎知奴不懂呢?”

    沈溪放开手,示意马怜坐在自己旁边,问道:“你知道朝堂上多少人跟我作对吗?”

    当沈溪话问出口后,马怜哑口无言,不过她随即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朝中到底有谁跟沈溪作对,怕是连沈溪自己都不清楚。

    &多。”马怜道。

    沈溪笑了笑:“说得对,很多人跟我作对,甚至我带兵出征,为国为民,都有人在背后搞风搞雨,想让我战死疆场,哪怕因此损失大明的利益,但只要我回不来,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马怜很生气,咬牙切齿道:“这些人可真该死。”

    沈溪却很平和:“站在我的立场,他们的确该死,但这是官场,他们当我是政敌,巴望着我死其实没什么不对,只是有时候他们做事的方式太过阴险毒辣了些,就像现在,这新城内便有人想我死,幸好我发现得早。”

    &么人?”

    马怜好奇地问道,“有人要刺杀主子吗?”

    沈溪道:“一些人潜进新城来,囤积火药,伺机搞破坏,还不知从何处搞来火铳,准备找机会刺杀我,但被我的人发现,经过一番搏杀,好不容易清除隐患,可惜没拿到口供。其实不用审,我就知道是什么人想让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