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其他小说 > 静默霜胜雪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运筹帷幄斗盛氏(二)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运筹帷幄斗盛氏(二)

    “喂喂喂,你俩干嘛呢?!”席双赶紧上前把扭打在一起像麻花一般的冷默和龙宣敬分开来,俩人你抓着我,我抓着你,好一个藕断丝连。笔言阁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怎么?内斗?”席双调侃地看着他们,脸上笑意荡漾。冷默和龙宣敬瞪了对方一眼,别过了头,谁都不看对方。

    “你们倒是挺默契的。”席双双臂抱在前胸,看好戏一般,还给自己倒了杯水坐下慢慢观赏。

    被当做马戏班子里的猴看的冷默和龙宣敬白了对方一眼,都凑到了席双边上。

    “怎么?不打了?”

    “切,谁想跟他打啊?!”龙宣敬一脸不屑,而冷默也是冷冰冰地白了他一眼。

    “好了,说正事儿。”席双顿时严肃正经了起来,“你俩中毒的消息今晚已经传出去了,所以明天早朝,你们俩都不能明面上直接出现。”

    “我们已经把盛党的基础挖的差不多空了,只剩下一些依附盛黎的高官,明天一举拿下就好。”龙宣敬指着名单上的几个名字,做了抹脖子的动作。

    “只怕那盛黎要篡位了。”冷默淡淡地开口说道。

    原本盛黎其实是打算先让龙宣敬继位的,而继位之后,他再加大九泉散的用量,不出两年,龙宣敬也会命丧黄泉,到时,他便可以凭借朝臣的支持,顺理成章地坐上那万人之上的位置了。然而,冷默抓住了他的贪念,利用圣上的病大做文章,用利用自己和龙宣敬的中毒来推波助澜,让盛黎提前篡位。一旦贪念上头,想着提前篡位,盛黎难免就不能考虑周全。

    “明日圣上得亲自上朝了,我有预感,明天应该会上演一出大戏。”席双抵着下巴说道。

    “戏是肯定有的,只是我担心,盛黎到时候会来个玉石俱焚。”冷默眉头微蹙,疯狗难免乱咬人,怕就怕他会伤了圣上,虽然他和他的相处不过半年,但圣上毕竟是他的生父,他难免也是担心的。

    “放心,你们只管去安排部署,明日早朝,我陪着圣上。”席双一拍胸脯,笑了起来。龙宣敬和冷默在她的笑容的感染下,眉头都舒展了开。

    “好了,早点儿睡吧!我去把戏演完。不过,你俩要小心,我觉得盛黎那狡诈奸险的样子,估计盛贵妃来过之后,他可能半夜还会偷偷潜入东宫查探一二。”席双压着声音说道。

    “放心,你也要小心。”冷默笑了笑,揉了揉席双的脑袋,一脸宠溺。

    而看见冷默揉了席双的脑袋的龙宣敬更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撞开了冷默,也伸手揉了揉席双的脑袋,一脸宠溺地笑了笑,“记得保护好自己。”

    席双点了点头,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见鬼了似的了龙宣敬和冷默一眼,心中装着疑惑走了出去。

    “你干嘛抢我的台词啊!”龙宣敬又撞了一下冷默,径直朝床走去。

    “怪我咯?”冷默还是淡淡的,冷冷的样子,让龙宣敬一阵窝火,直接把被子一把扯了过来,盖到了头顶。

    “大哥,麻烦你装病装得像一点好不好?”冷默直接把龙宣敬身上的被子掀了起来,躺了下去,将被子盖到胸膛。

    “等等。”龙宣敬和冷默同时说道,俩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嗯,很病态。”

    话音刚落,二人双双闭上了眼睛,旁人看来确实是很像昏迷中。

    话说他俩人的戏差不多杀青了,但席双的戏还没完呢!

    “就是你下的毒?!”被乔威抓住的那名宫女跪在席双面前,瑟瑟发抖,她没想到,司药大人生气起来,竟也是这般冰冷得可怕。

    “说吧,谁指使的?”席双蹲下,用食指挑起了宫女的下巴,俯视着她,这让宫女一个激灵。

    “司药大人饶命啊!”宫女伏地磕头,差点儿把头磕破了,席双站了起来,别过脸不去看宫女的惨状,“你可知因为你,太子殿下和冷大人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谋害太子,其罪当诛!”席双一挥袖,撂下了话,就让乔威拖着她去慎刑司了,只是听说在路上,那个宫女就咬舌自尽了。

    席双看到了墙头一抹几乎和夜色重叠的黑影,一闪而过,她回到了房间,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翌日,席双早早就起来煎好了药,嘱咐小羽好生照顾太子殿下和冷大人,而她自己则按计划中的那样,跟着龙帝上朝了。

    因为龙帝的病情已经人尽皆知了,这些日子来都是太子监国,龙帝基本不会上朝,只是太子中毒昏迷了的事儿他们也是略有耳闻的,龙帝撑着病体来上朝,带个医官也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所以没有人特别在意。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龙帝看了看下面的人,基本都是盛党之人了,他拖着嗓音说着,还不时咳嗽了几声。

    盛黎和心腹交换了眼神之后,其中一个心腹便一马当先,执象笏出列,“启禀圣上,昨夜听闻太子殿下中毒昏迷,臣等很是忧心,不知太子殿下如何了?”

    龙帝皱起了眉头,一般这种事情为了防止民心惶惶,都是会一压再压的,只是他们突然问自己,估计也是想确认一下吧!龙帝故意看向身边的大太监,他惶恐地压着声音说道,“是奴才办事不利。”看着他一脸“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一定好好监督”的样子,龙帝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太子无事,众卿放心。”

    盛党人交换了眼神,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据线人消息,龙宣敬和冷默都还没醒,而龙帝又这么着急地否定此事,那就更加能够说明了龙宣敬依然昏迷。要知道,这次盛黎可是花了大价钱下的九泉散是之前之和的两倍,龙宣敬和冷默虽然没有一命呜呼,但也是命不久矣了。

    盛党本想等着龙宣敬继位让他做个傀儡皇帝,最后送他下黄泉的时候也正好把自己推上龙椅,只是没想到,这龙宣敬是越大越不听话了,依附盛黎的盐铁业大官僚都被龙宣敬弄下马了好几个,他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了,要不然,下一次龙宣敬就该伸手到自己身上了。

    一不做二不休,盛黎等这一天很久了。

    龙帝要死不死的,皇族特有的法力也已经没了,听盛贵妃说,这龙帝也没有几天了,若不是一直让他保持平和心情,没有受到什么刺激,他早就驾鹤归西了。而现在龙宣敬和冷默这两个威胁也已经除去了,这不就是他盛黎动手的好时机了吗?

    “圣上,臣有事启奏。”盛黎执象笏出列,还没等龙帝反应,直接就把象笏往地上砸去,顿时碎成了一地琉璃,而几乎就在同一瞬间,身着铁甲,手持刀剑,手握长弓的士兵便围住了整个金龙殿。

    “保护圣上!”身边的侍卫赶紧挡在了龙帝的面前,把龙帝往后面护去。

    “圣上,臣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讨一封禅位诏书。”盛黎说着往龙帝那边逼去,龙帝只得一退再退。

    “你做梦!”龙帝语气强硬,并没有一丝要妥协退让的意思。

    席双一阵头大,他们不是说好了,先顺着盛黎争取时间的嘛?难道龙宣敬没说动他父皇?

    “盛黎,你狼子野心,怎么如此荒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官员指着盛黎的鼻子骂道,当年是他把盛黎引荐给皇上的,没想到,他竟是乱臣贼子。

    “呵,狼子野心有如何?”盛黎不屑地笑了笑,一个手势,一支箭直穿老官员的胸膛,当场就咽了气,其他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圣上,你都已经这般田地了,这金龙殿现在都是我的人,而你的好儿子也已经倒在床上命不久矣了,你还是别这般执迷不悟了。”盛黎猖狂地笑了起来,“圣上,你还是乖乖地禅位吧!我保证会让你的余生体面富贵的。”

    “你!”龙帝手指颤抖地指着盛黎,胡子都是一抖一抖的。

    “圣上小心龙体。”席双按了按龙帝的手,示意他不要太激动。

    “阿敬的毒你有没有解药?”识时务者为俊杰,龙帝还是决定退一步。

    “自然是有的,只要圣上肯禅位于我。”盛黎信口胡诌的本领席双也是佩服的,她还真不信,盛黎有九泉散的解药,她翻遍了医书都没有找到,脑海里也搜索不到九泉散解药的信息。

    “好,我这就写禅位诏书。”龙帝咬了咬牙,恨不得手撕了盛黎,但还是耐住了性子。

    “诏书倒是不必,圣上只要当着下面这些人的面宣布就可以了。”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盛黎居然不要诏书,只要一道口谕,本来还想着写诏书还是要花费些时间的,这样一来,一句话能说多久啊!席双现在只希望龙宣敬和冷默能赶紧的。

    “可是没有诏书,盛大人怎么跟天下人交代呢?”席双毫不胆怯地说道。

    “有这些朝臣为我作证,没有诏书又如何?”盛黎饶有意味地打量着席双,奸笑。

    “还请圣上快点儿,不然我怕这刀剑无眼呐!要是弓箭手一个拿不稳......”盛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龙帝无可奈何,要知道,这殿上除了盛党还有忠于他们之人,他不想让国之栋梁都像老户部尚书一样,一箭穿心。

    “好!即日起,朕禅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