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其他小说 > 位面监察史 > 第二百六十章 龙族
    安世和肖很早就到了陈塘关并且还亲眼目睹了哪吒闹海的这一幕。乐笔趣 www.lebiqu.com

    肖不清楚个中缘由也懒得多管闲事就没有主动出手干预,在他想来安世要找的人应该是敖丙,既然没让自己出手那就说明安世有十足的把握敖丙有惊无险,没成想不足片刻这条真龙就被抽筋剥皮扔在了沙滩上。

    “我说都死成这样了,还有救?”

    肖能感觉到眼前这龙已经神魂俱灭救无可救,但想到监察使的种种神奇他又不敢肯定了。

    听到肖这么问安世反倒是满脸疑惑。

    “救?为什么要救,我只不过是好奇所以来看看这龙的身体构造,以前没见过图个新鲜。”

    “哈?你不会告诉我我们要找的人是那个恶徒顽童吧?!小小年纪心性就如此残忍跟你明显不是一路人,你能看上他?”

    “你看这就是成为棋子的悲哀之处了,不但身不由己还要背上骂名,到头来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自怨自艾却不知自己的一生都在被处处算计。”

    安世望着海面上逐渐远去的哪吒的身影有感而发,接着掀开敖丙的尸体将其中的龙珠取了出来继续说:

    “就比如你看到的这场战斗,表面上哪吒杀死了敖丙,阐教打击了龙族实际上阐教却是在帮龙族分得那一丝气运,是友是敌谁又说得清呢。”

    肖闻言也是感慨连连。

    “这么说来这孩子也是个瓜分气运的工具,我道是这成仙求的是逍遥自在,只观如今之事这仙当的可是毫无乐趣,阴谋算计好是累人往往仙人还乐此不疲,这求仙问道究竟求得是什么仙成的又是什么道啊?”

    这话倒是让安世对其刮目相看了。

    “想不到你还是个哲学大师,仙只是强大点的人罢了,求长生逍遥是凡人的向往,但一旦实现就又会滋生新的欲望,就如同这三教之局无非也是借天地大劫更进一步妄想摆脱天地桎梏罢了。”

    “明明循着天道之理却又要逆天而行这位面的人可真矛盾,下一步怎么办?”

    “下一步,回去吃饭咯,明天才是正戏。”

    两人就这么回到了陈塘关闲逛随便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直到第二天龙族围城二人才才漫步到了城楼上。

    他们自然看到了龟丞相,也看到了李靖,看到了他来时的忐忑也看到了他离开时的绝望。

    两人甚至一同进到了宫殿之中就坐在李靖身旁,但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这个叫李靖的人还算不错。”

    肖来到这个位面第二次欣赏一个人,第一是杨戬第二就是李靖。

    “你猜他会不会把哪吒带来?”

    安世饶有兴致的问道。

    “当然不会,他表现得很明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死志,一看就是回去交代后事。”

    “那你觉得这几位龙王看出来了吗?”

    “这都写在脸上了谁看不出来,左右不过是都为人父而已,没这档子事儿两人说不定能成为至交好友,现在嘛...无非多了几个伤心人。”

    果不其然下一刻南海龙王敖钦就坦言道:

    “大哥此举又是何必呢,你明知他不会交出真凶,就受他这一死算了。”

    敖广坐会龙椅上捋了捋龙须说:

    “就当是让他回去告个别吧。”

    “那要是他一去不回呢,咱们还真淹了这陈塘关?”

    西海龙王敖润问道。

    “你这就小瞧了李靖,也小瞧了老夫更是小瞧了玉帝,别说他不会跑就算是跑了,咱上一秒淹了陈塘关下一秒就得人头落地。”

    “龙王倒是看的透彻,不过这李靖可死不得。”

    安世和肖的身形浮现吓得四海龙王耸然一惊,周边的龙族禁卫立刻上前将他二人围在其中。

    “老龙王,你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哼,客人可不会不请自来,都下去吧,能摸进这儿的就没有动手的必要了。”

    敖广挥退了禁卫只留了其它龙王在内而后目光上下打量一下二人再次开口:

    “二位面生得很,不知是哪位门下的高徒,来此所谓何意啊?”

    “我等是女娲娘娘门下闲云逸鹤,当不起高徒二字,此次前来当然是阻止你们杀李靖。”

    安世头都没抬一下丝毫不把眼前的几位龙王放在眼中。

    “你!”

    敖钦怒目圆瞪眼看就要暴起发难却被敖广拦了下来。

    “既是女娲娘娘门下我们还算是一脉,为何要帮一个外人,难道是与那李靖有旧?”

    敖广并不怀疑他们的身份,这世上还没人敢冒充女娲的弟子。

    “非也,龙王是身在局中不自知啊,你可知从你踏入陈塘关到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龙族的生死存亡,我不是来救那李靖而是来救你龙族。”

    “哦?何出此言。”

    敖广起身来到了安世身侧,他这几天天人交感总有种心慌甚至到了难以自处的地步,本以为是应了儿子的死现在想来还牵连着大事。

    “天地大劫将至,三教布局应劫,很遗憾龙族再次成为了一颗棋子。”

    这话一出其他三海龙王也坐不住了,上次大劫龙族可是死的死伤的伤损失惨重地位一落千丈,这次再被当枪使那可就万劫不复了啊。

    “还请上仙给条明路啊,想来女娲娘娘必不忍心看我龙族覆灭。”

    安世这时才堪堪抬起头看了眼敖广说:

    “上次阐教把你们坑的惨,天尊他老人家本就心有愧疚再加上女娲娘娘相助,此次大劫会让你们多分一杯羹的。”

    “这如何分得,我水族儿郎可不愿再去送死了。”

    “嘿,哪吒就是应劫之人更是阐教至宝灵珠子转世杀死你儿敖丙便是担下这因果,龙族气数已与其相连,剩下的还需要我再多说吗?”

    “原来是这样...”

    敖广心情顿时万分复杂,自己惨死的孩儿一下就变成为了龙族牺牲了,转变之快饶是敖广这样历经风雨之人也是五味陈杂,不知该说什么好。

    “造化弄人啊,没想到我龙族大运到头来压在一个孩子身上,上仙我等该如何做啊?”

    “很简单,因果交缠变果为因,杀了他!”

    “上仙确定?”

    “冥冥中自有天数,放心做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