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其他小说 > 贞观女相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军刺之威
    第二百七十五章军刺之威

    程知节感叹之余,还不忘耍动几下军刺,只觉银光闪闪,散着寒意,而从他手上传出的力量,尽皆通过这军刺传出,如臂使指。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感受着三棱军刺,程知节不禁生出一种天下英雄谁敌手的豪情。

    意气风发,程知节不再控制,大笑起来,而后手指尉迟恭,一脸轻蔑,一脸挑衅,得意道:“老鬼,咱们比比!”

    众人尽是无语,皆是莫名其妙状,面面相觑,也无人得知程知节的豪情是从何处来的。

    谁人不知于大唐诸将之中,武艺最强当属秦叔宝,其次便是尉迟恭,程知节虽算勇猛,然而其武艺连前十都进不去,和尉迟恭单挑,那不是找揍吗?

    尉迟恭呲牙笑起:“你这蠢猪还没被爷爷揍怕?战便是了!”

    二人皆是唐太宗麾下的好战之人,早年间就经常对垒,无论马战步战,二人战绩皆很稳定,程知节从未赢过一次。

    尉迟恭命人去将他的钢鞭取来,径直走于空地。

    许是因军刺在手的缘故,程知节的信心暴涨,战意十足。

    “这混世魔王要来真的了!”唐太宗对程知节了解的很,干脆叫人搬来一方板凳,坐下观看。

    尉迟恭已然握鞭于手。

    程知节自信道:“老鬼,尽管来吧!”

    程知节目不转睛,可见其已做好准备。

    尉迟恭知晓程知节几斤几两,也不需做什么准备。

    程知节多年来早知尉迟恭能耐,故而出手不留余地,将三棱军刺高举过头,于日光照耀下,寒光乍起,极具气势。

    尉迟恭本还未有重视,可见程知节借助三棱军刺,气势大涨,如同长枪一般向他刺来,面上神情也逐渐凝重。

    李勣、秦叔宝见程知节的气势,也大为惊讶。

    房遗玉看着程知节,也颇为意外,没想到这老不羞,还有几分本事,至少在气势上没输尉迟恭,只是不知是否只有三板斧。

    程知节简单一式直捣黄龙,三棱军刺便如一抹电光,于空中划过一道耀眼光彩,长驱直入,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尉迟恭直刺而去。

    尉迟恭显是被程知节那气势压制,竟破天荒的没敢与之对撞,闪身撤去。

    程知节见状,气势更是暴涨,连攻数下,招招尽显霸气,刚猛且刁钻,纵然尉迟恭武艺强他,如今失了先机,也只得连番招架,气的尉迟恭叫骂不停。

    当地一声,尉迟恭的钢鞭竟然挑不开程知节的军刺,骇然之下,忙收鞭自卫,无尽鞭影抽去,当程知节强攻近前,噼啪叮当声响,连绵不绝。

    尉迟恭被打的是苦不堪言,程知节每招看似信手抽打,其实破坏力惊人的很,令尉迟恭为之心惊。

    每次钢鞭与军刺相接,他的钢鞭都会被其荡开,若非这根钢鞭千锤百炼,换做普通钢鞭怕是早被程知节打成好几段了,没想到程知节仅凭兵器,便能占他上风。

    “好你个程老魔,竟能将尉迟逼到这等境地,厉害,厉害啊!”唐太宗击节大笑,看的是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房遗玉双眼也是一眨不眨,暗自分析这双方战况,心道:“虽说程家老货,占据上风,可若论武艺,若论综合实力,终是差了尉迟将军不少。”

    正如房遗玉所想一般,程知节的攻势虽未衰减,仍如暴龙一般,强悍出击,军刺也仍旧刚劲,气势还如先前一般强大,然而在一系列的强攻猛打之后,尉迟恭已然逐渐扳回攻势,开始变的有守有攻,若非不是他对程知节手中那强横的三棱军刺心存忌惮,早就放手教训程知节了。

    程知节察出对方变化,索性大喝一声,破釜沉舟,与之决战。

    尉迟恭没想到程知节会突然发狂,心叫糟糕之际,眼前已是杀气腾腾,三棱军刺已如黑云压城,乘势攻来。

    未有花哨的招式,只是简单快捷的劈砍,挑刺,于眨眼的工夫,程知节已向尉迟恭连轰数下,招招唯快罢了,并无旁的,如无数白光闪电似的,狂劈而至。

    于刺耳的呼啸声中,军刺与钢鞭不断碰撞,以尉迟恭之能,也被其杀得毫无还手之力,连番后退。

    此时众人才想起狂叫喝彩。

    房遗玉忽然猜出程知节意图,摇头一笑:“此战程叔父要赢了!”

    唐太宗看不出个所以然,奇道:“何以见得?”

    “武器!”房遗玉与秦叔宝异口同声,随后二人相视一笑。

    唐太宗自登基之前,也是员百战大将,听二人这般提醒,也回过味来,摇头苦笑:“这程老魔还是那般狡诈!”

    程知节手中的三棱军刺,是当下大唐的最强锻造术,经过千锤百炼,反复锻打,再以烈火淬制而成,非寻常兵器能够比之。

    至于尉迟恭手中的武器,则是二十年前便跟他南征北战的钢鞭,那钢鞭虽说胜于寻常兵器许多,可毕竟使用多年,锻造技术比之当下也是不如。

    程知节深知,若是被尉迟恭拖下去,他今日必败无疑,索性赌上一把,准备以全身力量,对尉迟恭的钢鞭发动猛攻,只要在气力用尽前,将钢鞭折断,便算他赢,如若钢鞭不断,输也就输了。

    每当三棱军刺砍中钢鞭之际,钢鞭上都会崩出些许缺口。

    哐——

    两兵交击,千疮百孔的钢鞭于中折断,程知节大笑一声,收起军刺,不再进击。

    尉迟恭握着只剩半截的钢鞭,长叹一声,这钢鞭已跟他二十余载,终是用到头了。

    “好兵器!”尉迟恭赞叹一声,面上却不客气,只赞程知节手中的三棱军刺,表明他只败于程知节手中的武器,并不服气,然而事实却也如此。

    程知节却是一脸得意,他脸皮厚可不在意别的,正如打了大胜仗一般,昂首阔步,回至唐太宗身侧。

    “房家丫头,不一般,不一般啊!”程知节借助三棱军刺之威,终是战胜了尉迟恭,这是他与尉迟恭相识十余年来,首次获胜,那面上神情,夸张的像是他天下第一,他无人能敌似的,很是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