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科幻小说 > 我成了一颗太阳 > 第二百三十五章:入
    

    东华刚刚不是没有杀了那女子的心,只不过乎的想起了师尊的话。一笔阁 www.yibige.com

    

    这女子身份成迷,带着她在身边,定然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自己跑过来。

    

    而他现在就需要麻烦。

    

    ……

    

    夜晚。

    

    某处山头的大树下。

    

    东华与那死缠烂打也要跟着他的女子一起在那颗树下歇息。

    

    并且燃起了一个火堆。

    

    火焰熊熊燃烧着,也燃起了女子内心的求知欲。

    

    “前辈,我还没跟你说我的名字吧,我叫秦九儿,你叫我小九就可以了,前辈你叫什么?”

    

    “东华。”

    

    东华言简意赅,极为冷漠的回应着。

    

    “东华,这姓氏可少见,前辈你不是北诏国人吧?”

    

    “嗯。”

    

    ……

    

    小九微鼓着脸,看起来很是挫败,不管她说什么,东华都是一个字或者两个字的回答,简直是个无情的聊天终结者。

    

    稍稍整理整理自己的情绪,小九觉得自己还是直接切入主题的好。

    

    “那前辈你年岁几何,可……可以有有心上人?”面色微红的说道。

    

    东华眉头微皱的转过头,“不要在问多余的问题,我也不会再回答你。

    

    将你送离北诏国后,你我就再无瓜葛,如果你再多话,我现在就将你丢在这里,自己离开。”

    

    “哦。”小九讪讪一笑,十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而东华也转了回去,静静地闭着眼睛打坐。

    

    小九坐在东华一侧,有些无奈的拖着下巴看着他的侧脸,微鼓着脸,暗自生着闷气。

    

    【冷冰冰的,像个木头一样,一点都不解风情,我秦九儿可是北诏国第一角绝色,竟然一点都不心动。

    

    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一辈子都找不到女人,哼!】

    

    但看着看着,小九的眼神就越发的迷离。

    

    【可是……可是他真的好帅啊。】

    

    在小九犯花痴的时候,东华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看着天空高挂的圆月。

    

    一把古朴的古筝就出现在了东华的面前。

    

    这凭空变出的物品让小九一脸的惊奇,“前辈,这是什么?”

    

    随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慌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对不起……好了我不说话了。”

    

    不过令小九意外的是,东华却并没有生气,而是极为平静的回答道。

    

    “这是琴,是一种乐器。”

    

    这是东华在入夜之后第一次对她说的超过了两个字的话,小九的内心极为欣喜,之前的郁闷直接一扫而空。

    

    她觉得自己抓住了要点,继续乘胜追击道。

    

    “前辈您竟然还会乐器吗?”

    

    东华轻抚上古琴,“师尊说过,剑意乃是心之刃,而音道最能修心,且也能借此感应天地至理。”

    

    没等小九继续说话,东华就波动起了手中的古琴。

    

    那是她从未听过的乐器之音,声音深沉,余音悠远,东华的琴技又是高绝。

    

    小九眼神逐渐的迷离,越发的沉醉其中,莫名的,她进入到了一个古怪的幻象中。

    

    洞房花烛,她一身绝美的嫁衣,头上罩着红盖头,一位帅气的男子温柔的将她的红盖头给掀开。

    

    而那人的脸,逐渐的与东华的脸重合了起来。

    

    不过还未进行下一步,她就从那美梦中走了出来。

    

    看着东华认真抚琴的模样,小九眼神越发迷离,随后起身,站在东华面前的空地上。

    

    静谧的月光倾泻而下,伴随着朦胧的光影,小九慢慢开始跟随着这音律舞动了起来。

    

    伴随着女子的动作,夜风拂过脸颊,些许萤火虫不知从何处飞了出来,带着一朵朵光明,它们环绕在小九得身边,翻飞盘旋。

    

    漫天的光影之下,女子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如同湖水般的裙裾翩翩起舞。

    

    垂落的发丝清扬,如夜空般的水眸中倒影着似水柔情,犹如一朵雾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

    

    又如涓涓细流,沁人心肺,悄然间抚平内心的伤痕。

    

    即使是冷漠如东华,也不由得被这绝美的一幕所吸引,眼瞳中倒影着女子的身影。

    

    ……

    

    有幸也看到这一幕的林白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令他露出笑意的。

    

    是东华那看似冷漠,但却不经意间已然怦然心动的眼神。

    

    两个都是贪图美色的人,倒是意外的相配。

    

    所以果然见色起义是人类本质么。

    

    虽然林白有些猜测,但在看见东华逐渐的沉入起其中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感慨的。

    

    情之一字最难懂,情伤也最难愈。

    

    轻叹了口气,林白转过了头,缓缓消失在了原地。

    

    烛龙已经离开,他现在被林白赋予了一个任务。

    

    以东华的实力在人间几乎是横扫,没有对手,以绝对实力碾压一切又如何能起到练心的效果?

    

    所以林白打算给他增加一点难度,烛龙虽然干过蠢事,但林白相信他会有分寸。

    

    ……

    

    烛龙选择来找林白来解决自己闯下的祸,当初几个知晓这个事情的人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天庭。

    

    那位圣人之徒此刻已经来到了天族的天庭。

    

    站在南天门下,老者略微有些感慨的看着这宏伟的大门。

    

    这天族不愧为世间最为眷顾一族,这鬼斧神工般的天之庭院竟然让他们所得。

    

    不过这三十三天实际上圣人也有一天,不过圣人平常时候一直都在昆仑山上修行。

    

    其实圣人对于外物并不怎么在意,他会接下这其中一天也是为了庇佑这天眷一族,结个善果。

    

    未等他进入,就见几个身穿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从不远处走来。

    

    “苍何仙友,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要不是南天门的守卫来禀报我还真不知晓。”

    

    站在中间那一位的中年男子面带笑容的对着老者拱了拱手道。

    

    看起来老者便叫苍何。

    

    苍何的脸上也带着一抹笑意,不过随后面色又逐渐的转变为了严肃。

    

    “我此行是到带来了圣人手谕。”

    

    见苍何这表情,几个个中年男子的脸色也逐渐的凝重了起来。

    

    “不知圣人有何吩咐?”

    

    “撑天的不周山塌了,九万年后域外天魔将会从天洞中进来,到那时,必将生灵涂炭。

    

    远强于魔族之劫,将会是危急到四海八荒的大劫!

    

    圣人命尔等早做准备。”

    

    几个中年男子的面色是变了又变,魔族之劫就已然让他们一族元气大伤,此次又来一劫。

    

    而且还如此严重,令人心生不安。

    

    “苍何仙友要入我凌霄宝殿坐一坐吗?”

    

    “不了,我还要通知其余万族,圣人说,此次必然得联合四海八荒万族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