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魔尊 > 第237章 战场局势,风云莫测
    拜张晓峰这一招所赐,将近九成的人被冲散了!

    陆沉焰拼尽全力救下了上官灵儿,柳曦月不知所踪。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云家四人齐心协力,没被冲走;可怜云瑶没人管,被冲走了。

    “陆沉雪呢?她在哪?”

    上官灵儿揪着陆沉焰的衣领,质问道。

    她刚刚扫视了一圈,居然没有看到陆沉雪!

    “我,我不知道啊。”

    陆沉焰左右看了看,除了那四张丑陋的脸,便是白茫茫一片水!

    “她一定是去追柳曦月了!陆沉焰,你赶紧去找柳曦月!”

    上官灵儿喊道。

    陆沉焰点点头,啪的一掌拍在水面上,溅起一片水花,伴随着水花的飞溅,她整个人从水里飞了起来,哗啦啦,又炸起了一大片水花,最终,她稳稳地站在了水面上。

    她刚转过身要走,被上官灵儿叫住了:“等等!现在去追肯定来不及了!这样,你去找萧婉儿,让她骑着火麒麟去找,而你,则假装还是鬼谷的人,对那些长老和门主们下令,就说谷主叫他们速速回防!”

    “好,我明白了。”

    陆沉焰应道。

    ……

    萧婉儿这边的战场。

    “师傅!”

    萧婉儿心中一惊,猛的俯下身,左手一指苏夜所在的方位,右手一掌拍在火麒麟的头上,语气急促道:“火麒麟,快,带我去师傅那儿。”

    于是,一道火光一闪即逝,转眼之间,火麒麟便载着萧婉儿来到了苏夜的身边。

    “师傅你没事吧?”

    看到苏夜安然无恙,萧婉儿悬着的心放下了,但话已出口,且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

    苏夜站在水面上,眼中依然是张晓峰。

    张晓峰仍未露面,尽管八匹妖马已被烧死,烧焦的躯体已沉入水中,但龙头马车本身却完好无损,仿佛这里不曾有过火,也不曾有过水。

    在张晓峰身后约三丈处,站着六个人,皆神情紧张,仿佛敌方大军已兵临城下。他们面容滑稽,一身狼狈,因为先是被火海的烟熏得肤色发黑,接着,又被一阵一阵的水浪反复拍打,没死没残没晕头转向,全赖一身的宗师修为。

    过了好一会,苏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悠悠然道:“婉儿,你来啦?”

    萧婉儿一听就来气了,什么叫你来啦?说得好像她不该来似的。

    炼狱火海消失了,天知道她有多担心他!

    “嗯。师傅,有用得着徒儿的地方吗?”

    气在心里,说话还得好听一些,萧婉儿轻声问道。

    “哦,若没事,便留在为师身边吧。”

    苏夜淡淡道。

    “师傅好奇怪呀,竟许我留在身边。”

    萧婉儿心中嘀咕一声,微微提剑,然后猛的落剑。这是剑客习惯性的动作,目的是抖落剑上沾着的血,但十方青莲剑乃天下剑谱中排名第二的名剑,杀人从不沾血!

    落剑的同时,萧婉儿胯下火麒麟变作了一颗火焰珠,飞回剑中。

    接着,萧婉儿轻盈地落在水面上,如微风拂过,荡漾起一片涟漪。

    她确实猜不透苏夜的心思,但长久以来的夙愿却在此刻,如愿了。

    终于,可以和师傅并肩作战了!

    终于,两个萧清儿最爱的人,一起面对幕后仇敌了!

    ……

    龙腾一瞬是万里,麒麟一跃过百重山。

    陆沉焰怎追得上?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加上来来回回总计三里多路,陆沉焰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眼下,时间紧迫,救柳曦月一事十万火急,真的等得了这么久吗?

    却说,由于萧婉儿擅自换了一个战场,原先的计划被彻底打乱了!

    八十三位法师死的死,伤的伤,被冲走的被冲走,没剩下几个人了,但十八位长老和十位门主俱在,这股势力如若放任不管,极有可能会盯上上官灵儿,毕竟,上官灵儿距离他们最近。

    所以,那边的战场,陆沉焰还是得去。而且,不能让他们回去找张晓峰,因为萧婉儿也在那里。

    在张晓峰面前,陆沉焰很难装得下去,而一旦被识破,那么,十八位长老和十位门主便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杀柳曦月和上官灵儿!

    如此,苏夜必败!

    “天地冥海,重塑战场。一招扭转乾坤!张晓峰,果然老奸巨猾。”

    陆沉焰心中骇然。

    原萧婉儿所在的战场,一片狼藉。

    这一方水域,零零散散飘着十多具尸体和数十根被斩断了的法杖。流水冲刷掉了一部分鲜血,剩下的新鲜的血液,渐渐的融入了水中,将这一方水域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前方可是我鬼谷派的长老和门主?卿等听令!我以谷主座下真传弟子的身份命令你们,速去铲除叛徒陆沉雪!”

    一句话的时间,陆沉焰从数百米开外,跑到了众人的眼前。

    她步步生莲,踏水而行,身姿轻盈,轻功了得,如此快速奔来,竟没有激起一片水花,只留下了一条笔直的白练,宛如一条鱼在水中游。

    叛徒?陆沉雪?

    众人显然没反应过来。

    陆沉焰一指前方视野尽头的八重大山道:“她躲进了八重大山。本来应该由我来手刃叛徒,但谷主急着召我回去,所以,我便将此重任交托给你们了。”

    说完,陆沉焰转身离去,奔跑的速度比来时更快。

    这一次,激起了不少的水花。

    “我应该没有露馅吧?”

    陆沉焰一边跑,一边心怦怦直跳。她不敢多说一句话,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其实,是她多想了。

    以她陆沉焰的身份和地位,就是对这些人呼来喝去,他们也不敢有半句怨言。更何况,她这两句话说得大气磅礴,滴水不漏,他们岂会不遵?

    ……

    后方的战场,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那一方水域之中,有一片圆形的谷地,方圆三十丈之内,都未曾沾到一滴水。

    白子慕用浩然天下之气劈开了这一方天地,将后方没有葬身于火海之中,侥幸存活下来的四百多人,全部关在了这一方天地之中,不让水流冲走一人。

    “大家别怕她!团结起来,跟她拼了!”

    “冲啊!!!”

    “杀啊!!!”

    “把还能用的弓弩都捡起来!把不能用的弓弩扔掉,捡起地上的弓箭,跟她拼了!”

    “这几辆投石车还能用,快来人啊!快点火!拉开距离!瞄准,发射!”

    “冲啊!!!”

    “杀啊!!!”

    鬼谷中人,不畏生死。

    他们在呐喊,在顽强地拼搏,在守护他们想要守护的东西。他们是一支打不垮的部队,是一支拥有灵魂的部队,是一支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的部队!

    “你们很强。你们虽没有血缘关系,但心系彼此,有着极高的默契与深深的羁绊。你们很像古老的族群,有着属于自己的信仰,所以,打不倒,击不垮。而彼此之间,更似一家人。”

    白子慕一脸平静地说道。

    说完,她轻轻一握拳,仿佛将这一方天地都握于拳中。

    “浩然灵月,第一式,万灵归宗。”

    一瞬间,浩然天下之气由四面八方倾塌而来,所到之处,如秋风扫落叶,将这些人一一吹到了半空。

    轰隆隆!

    没了浩然天下之气的支撑,便如同水坝决堤,顷刻间,洪水滔滔涌来,覆了一切。

    “苏夜,等我,我来了。”

    白子慕朝半空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走了。

    在她身后,四百多人被活活挤压成了一颗巨大无比的血球,然后,彭的一声,洒下一片血雨。

    ……

    鬼谷断崖,崖前是一座断山,崖后是无底的深渊。

    冥海的水倾泻于此,一阵一阵拍打在断山上。断山后,断崖处,水泻千里如瀑,景色奇秀。

    “唔,这里是哪?”

    一个湿漉漉的美人紧紧地抓着断山上的一块石头,一边吃力地攀上陡峭的断山,一边环顾四周喃喃说道。

    “柳曦月,我们又见面了。”

    突然,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

    吓得她浑身一震,猛的回头。看到来者,她吓得花容失色,声音发颤:“陆,陆沉雪?”

    这真的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当时,陆沉焰想要两个人都救,但水势太猛,陆沉焰力不从心,相持了一会儿后,柳曦月见上官灵儿脸色发白,呛了好几口水,便主动推开了陆沉焰的手,谁知,这一推开,她竟被冲到了这里!

    她这一落水,水居然浸湿了她的身体!

    她胸前的玉髓,时时守护着她的仙灵守护阵居然失效了!

    这种情况,曾经出现过。

    记得藏青山上,神树一怒之下,一颗小树苗自她脚下破土而出,一边长成一颗参天大树,一边伸出枝干缠住她,将她绑入云霄。那时,玉髓中的“仙灵守护阵”没有守护她。

    神树当时给出的说法是,他对玉髓施加了封印之力。

    难不成……这次也是?

    “仙女仙身。”

    “流苏流影。”

    任凭柳曦月如何运功,都感受不到玉髓中的法力,仿佛,那只是一块小小的玉。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笨手笨脚了?区区一座断山,值得你这么奋力地攀爬?”

    陆沉雪一步步逼来。

    看着那宛如来自地狱深处的魔鬼,柳曦月打心底里感到害怕。

    明明是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此刻,却显得那么的可怕,仿佛闪着血光与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