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军事小说 > 横明 > 352 过于合理就是最不合理
    “三户是一个小商队,负责分发羊毛布,今日已经出发,怕是要到明年才会回来

    据说他们是因为屋子在夏天有漏水,趁着秋风来,便铺上新瓦,也不知道哪一家窑厂出的瓦,黛瓦火候不够,照成黄色,离得远一看,像是明黄一般。墨子阁 m.mozige.com”

    小校将自己获得的全部情况,尽数说了一遍,甚至没有放过任何细节和对话引申出来的东西。

    “你觉得这是全部?”百户问道,作为中级指挥官,百户当然不相信,一定有值得挖掘的地方。

    “标下觉得,当中有什么蹊跷!”小校回答到。

    “若是你也觉得有问题,那真的就要好好探查。”

    一个事情过于合理的话,也就是他最不合理的地方。

    既然那些人能把所有的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恰恰说明他们在躲避着什么东西。

    “此事还需观察,密切注意西山附近的陌生面孔,哪怕就是学院或者工坊的人,也要查个明白!”百户下令到。

    小校下去以后,他并没有放松,思考片刻。

    还是想着将事情上报,虽然没有明显的证据,但是也算风吹草动了。

    报上去没有证据,上边也说不了什么。若是有天出事,让人知道他们没有报告,那才是要命的事情。

    山下,另一处村子里,同样是外来户聚集地,几个看似苦力模样的人,若无其事的凑在一起,胡乱的说着什么。

    “今年还回家过年么?”

    “哪能不会,不回去,娃娃们吃甚。”

    “娃娃们吃的不要急,商队就能寄回去……”

    三个人说着,渐渐走到没有人注意他们的角落,凑到一起,声音小起来。

    “番子们还是去了。”

    “就知道幡子们得发现,好在咱们走的早。”

    “怎么办?”

    “能怎么办,先去告诉二掌柜,看看如何。”

    三人嘀咕完,再继续扯几句家常,便各自散了。

    此处靠近工坊,常年都有商队,要比黄猛去的村子靠近大路,要繁华的多,眼看现在已经是个小镇的模样。

    南来北往西去的客商,都会在此落脚,可以说是交通引起发展的典型。

    ……

    黄猛回到别院,注意四周无人跟着,便欣喜若狂的奔向郑太妃那里。

    装了一路低调,现在时候显现出来。

    “娘娘,娘娘,大好事,大好事啊。”

    郑太妃正靠在榻上,边上有人刚刚递上一杯饮子,还没喝到嘴里。

    “什么事啊,心急火燎的。”郑太妃问道。

    “您先喝,喝完奴婢再说。”黄猛表面上这么说,实际上就是在表示需要支开小宫女。

    郑太妃虽然失势,但常年搞事情的手段还是有的。

    她不动声色的将饮子饮了多半,随后放在宫女举着的托盘里,挥挥手让她退下。

    “现在说罢,看看能有什么好事。”郑太妃已经快佛系了,并不是说她要放弃,而是真的没有动手的机会和做准备的人。

    “那几户人家,果然是有事情,他们说……”

    黄猛将那几人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一遍,按照他的设想,太妃听完以后,必定会十分激动。

    哪里知道,郑太妃和没事的人一样,说到,“那倒要看看,他们此番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事情,现在做来做去,一次不如一次,若是还像以前,本宫可没时间陪着他们过家家。”

    黄猛预料中并不是这样的,但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前一系列计划,合作方就没有成功过。

    也不是道对手们太厉害,还是队友们太弱……

    但是,郑太妃随后说的话,证明还是有些想法在其中。

    “明日起,有时间就扶着本宫出去看看,咱们虽然在西山别院,但也是有着身份和地位!”

    见她此时的样子,黄猛知道,这才是真实的想法,原来没有动作,想必是以为没有臂助,所以才有一日没一日,现在,眼看着又有人提供帮助,似乎希望又重新点燃一样。

    实际上,现在的郑太妃,希望已经比此前小上很多,但是只要有,就总有可能。

    此前,一直觉得,事情有可为,现在淡化下来,却更加踏实了。

    或者,这就是漂浮云端和脚踏实地的区别吧。

    ……

    ……

    方书安整日在西山,难得回来,不过事情所迫,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在家里完成。

    此时在他院里,青儿并不在,也不知道在何处忙碌。

    今日的月儿出来的不算晚,但是是不是有一团团云彩飘过,令月色缺了七八分,便只有夜的朦胧了。

    扑棱棱……

    也不知道是什么鸟飞过,伴随着几声夜猫子叫声,黑夜再度陷入安静中。

    但是,安静的夜晚注定是用来打破来的。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站在方书安面前。

    来人摘掉覆面黑巾,露出一张精致面容,正是萧云娘。

    “你急召我来所为何事?还是来这密室,不是说轻易不见面的么,再让有心人知道。”

    “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对于咱们的活动,并无多余的精力来监视。娘娘那里,如何了?”

    方书安口中的娘娘,自然是王才人,如今,西李魂飞烟灭,郑太妃已经去往西山。

    再也没有人对她入宫形成威胁后,便搬了回去。

    毕竟守陵的时间也不短,而且朱常洛后宫冷清,她回来的时机也也算合适。

    萧芸娘并不回答,而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扔给他,“现在看来,你的东西暂时不需要了,而且宫里事情复杂万一被人发现或者使用,那更加说不清。”

    陪着王才人呆了一段时间,萧芸娘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大部分时间蛮干,只有偶尔才会想起有脑子的行为了。

    “帮留意一个人,尽量做的自然些,不引人起疑。”

    萧云娘眼神划过一丝犹豫,很快便掩饰过去,问道,“谁?”

    “东李!”

    “李娘娘和娘娘的关系极好,是否想的多了?”

    萧芸娘陪着王才人时间多,自然知道谁来的时候多,说又是做做样子。

    “但愿东李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太子之位一日不定,就还要在继续。”方书安说着他的担心。

同大神小说:大宋好相公 风起2006 太虚凌云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