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悬疑小说 > 重生之第一锦鲤 > 第300话 宴散与召见
    “你去做什么?”

    林回春望着莫名激动又震惊的姬老爷子,有几分不解。一窝蚁  m.yiwoyi.com

    连带着同在一桌坐着的几人也向姬老爷子投来疑惑的目光。

    “我不去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姬老爷子深吸一口气,“我需要先静静。”

    虽然眼前之人颇有几分怪异,但一个商户老头,显然无法无此刻的喻佐更惹人注目。

    “女子的妆容,不仅仅是面上涂脂抹粉描眉画黛,乃是从发髻至衣衫周身的修饰。虽是在美,但也少不得符合不同身份不同场合的要求。因为妆容算作仪容,乃是礼仪的一部分。”

    “方才冒伊大人与在下所示淡妆,可作女子日常修饰,旨在还原与方大女儿家本身的娇美动人,但这样的妆容,若是这样的国宴或是宗庙祭祀场合,便多少显出几分轻飘来。”

    “方才在下所取用,乃是制香司本次的日常脂粉,第一屉层,则是庙典之礼的浓脂,因为新香制作复杂,本是等到冬日庙典之际一齐推出好给各宫送去,但没想到赶上宫宴,所以只能先将这些送到锦安宫,还望其他娘娘们莫怪。”

    说到最后一句话,喻佐对着周帝身后一直当背景板一般坐着的宫妃们行了一礼。

    也不等她们答话,心情颇好的周帝已经率先开口:

    “这倒也不是你的问题,等到冬日再将香脂给各宫补齐便是。倒是今儿朕算是长了眼,没想到喻爱卿这般上妆的手艺,俨然如传说中的易容术一般,能让一个人似脱胎换骨。”

    喻佐闻言行礼:“多谢陛下宽宏。不过易容术虽称易容,却也会在人之肌体上有所修正,但上妆却只是在人视觉达成一种错觉,到底还是有所不同,便如这骨骼肌体,就无法变化。”

    周帝并不是真的对易容感兴趣,因此听完喻佐这句话,哈哈笑了笑,便招呼方才跳舞的妆娘上前。

    看着娇艳动人的女子款款而来,旁边的卢贵妃已经从一开始的不安化作震惊,再转为此刻的嫉妒。

    女子越来越近,周帝与卢贵妃也看得愈发明显,还有旁边的冒伊,自然也瞧清眼前这女子比及先前自己经手的那位更显动人。

    盯着那女子看了半晌,冒伊忽然开口:

    “方才昏暗之际,喻大人可是让姑娘下场过一次?”

    那边周帝正赞着喻佐,却听这么一句横插而来,忽然有些不大高兴起来。

    “冒伊大人这是何意?莫不是怀疑我大周李代桃僵?”

    冒伊并没有否认,只是状似谦逊:“微臣只是想不起来这妆娘先前的容颜,非有冒犯之意。”

    但场上众人都不是傻子,哪里读不出他话里的意思?

    喻佐倒也不怯,只吩咐人打了热水前来,让人将热水放在冒伊跟前的桌子上,又吩咐妆娘站了过去。

    “既如此,冒伊大人可亲自为此女卸去妆容,这样近一些,也可瞧得更清楚。”

    这话一出,席上登时有几道嗤笑声传来,众人看向喻佐的目光又有不同。

    平素作为方古的徒弟,喻佐此人向来不大与人交际,与其他衙司之人相见,也不过点头之交。

    在大多数人看来,眼前这小子定然是一个软柿子一般的病弱少年。这其中便包含想从制香司下手的卢贵妃。

    然而此刻这少年人一次次的开口,却让人看到一个看上去文文弱弱,却半点也不吃亏的小子。

    这一句两句的,听上去恭谨守礼,却是一点也不畏惧地直讽冒伊。

    能让冒伊亲自验证,哪里还怕什么真与假?

    论说起冒伊倒也不是这等莽撞之人,只是方才眼前的境况太过让人震撼,让他难以相信单先生亲自与他传授的妆技居然输给了周人少年,这才有了那一番话。

    如今听着喻佐的话,重新冷静下来,哪里还会真的去给小小的宫女卸妆,让人平白看了笑话?

    就在冒伊想着要如何化解之际,忽然一声大大的饱嗝儿声从旁边突兀传来,在这样的场合,显得极其不敬。

    周帝身边的刘内侍蹙眉,顺着声音循去,准备瞧瞧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这般无礼,却瞧见周帝左下方正有人半倚在位子上摸着肚皮。

    那饱嗝儿声,就是从那吃饱喝足摸着肚皮的皇子那离传来。

    似是觉得一个不够响亮,没隔多久,又一个饱嗝儿响起,连带着憨傻的话语:

    “冒伊,我吃饱了……嗝儿……好困,什么时候回去睡觉……”

    若是放在往常,瞧见佐努这般憨头憨脑的傻气模样,冒伊定然会对这皇子嫌弃至极。

    可是此刻佐努这样子,却让他再也顾不上这般仪态到底会不会丢大金的人,只觉天降神运,给他了一个绝佳的好由头。

    “陛下与喻大人的好意,冒伊心领,今日讨教之下,大周果然人才辈出,工艺出奇,是冒伊班门弄斧了。如今三皇子这般,今日这宴席,我等怕是要冒昧先行请辞……”

    宴席的主角已然要离开,晚宴自然没有再继续的道理。

    遂听周帝带着几分体谅点了点头:

    “使臣客气了。皇子殿下既然累了,那今日的宴席便到此处,朕着人送几位出宫。”

    弦月斜挂,围坐的众人也终于在皇帝与众妃嫔离席后纷纷起身。

    憋了半晌的文臣武将自然少不得扎堆儿抒臆,而各家夫人小姐自然也少不得与平素交好的小姐妹凑在一处。

    只是她们交流的话题,不在大金使臣身上,而是都围绕着另一个男子。

    确切的说,是喻佐今日所展现出的妆技。

    “方才位置离得远,也没有瞧清楚,不知那喻大人是如何画的,那妆娘一下子跟变了个人似的,也难怪那金人难以置信。”

    “原以为喻大人只知制香,却不知原来上妆也有其独技,就是不知道这手艺他是不是愿意传以他人……”

    “这话倒是真的,若是咱们府上的梳妆丫头都有这般能耐,往后也不比整日为描眉贴花忧心了。”

    “方才我听喻大人说,制香司今冬会将这些新香一道推出,不过好像只供宫中,也不知咱们有没有这样的运气讨得一些,方才那香什么来着,对,香水,我倒是瞧着不错的,那味道嗅着就跟眼前的景儿一个样,倒是让我想起了徐记的那款竹香。”

    “徐记的那款香我倒是记得,但徐记那香还是得用在香囊里或是作为熏香过衣,与今日喻大人拿出的香水还是不一样的。”

    “咱们自己说这么多,猜来猜去,不妨过会儿出了园子差人去请教请教喻大人,不管是妆技还是香脂的事情,讨个准话多少更放心些不是?”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便是春日的园子,你来我往叽喳不停。

    而在这议论声里,林回春也一边等船一边碰了碰姬老爷子的胳膊:

    “别张望了,人早就走了。”

    —————日常防盗章,一个小时后刷新看——————

    喻佐闻言行礼:“多谢陛下宽宏。不过易容术虽称易容,却也会在人之肌体上有所修正,但上妆却只是在人视觉达成一种错觉,到底还是有所不同,便如这骨骼肌体,就无法变化。”

    周帝并不是真的对易容感兴趣,因此听完喻佐这句话,哈哈笑了笑,便招呼方才跳舞的妆娘上前。

    看着娇艳动人的女子款款而来,旁边的卢贵妃已经从一开始的不安化作震惊,再转为此刻的嫉妒。

    女子越来越近,周帝与卢贵妃也看得愈发明显,还有旁边的冒伊,自然也瞧清眼前这女子比及先前自己经手的那位更显动人。

    盯着那女子看了半晌,冒伊忽然开口:

    “方才昏暗之际,喻大人可是让姑娘下场过一次?”

    那边周帝正赞着喻佐,却听这么一句横插而来,忽然有些不大高兴起来。

    “冒伊大人这是何意?莫不是怀疑我大周李代桃僵?”

    冒伊并没有否认,只是状似谦逊:“微臣只是想不起来这妆娘先前的容颜,非有冒犯之意。”

    但场上众人都不是傻子,哪里读不出他话里的意思?

    喻佐倒也不怯,只吩咐人打了热水前来,让人将热水放在冒伊跟前的桌子上,又吩咐妆娘站了过去。

    “既如此,冒伊大人可亲自为此女卸去妆容,这样近一些,也可瞧得更清楚。”

    这话一出,席上登时有几道嗤笑声传来,众人看向喻佐的目光又有不同。

    平素作为方古的徒弟,喻佐此人向来不大与人交际,与其他衙司之人相见,也不过点头之交。

    在大多数人看来,眼前这小子定然是一个软柿子一般的病弱少年。这其中便包含想从制香司下手的卢贵妃。

    然而此刻这少年人一次次的开口,却让人看到一个看上去文文弱弱,却半点也不吃亏的小子。

    这一句两句的,听上去恭谨守礼,却是一点也不畏惧地直讽冒伊。

    能让冒伊亲自验证,哪里还怕什么真与假?

    论说起冒伊倒也不是这等莽撞之人,只是方才眼前的境况太过让人震撼,让他难以相信单先生亲自与他传授的妆技居然输给了周人少年,这才有了那一番话。

    如今听着喻佐的话,重新冷静下来,哪里还会真的去给小小的宫女卸妆,让人平白看了笑话?

    就在冒伊想着要如何化解之际,忽然一声大大的饱嗝儿声从旁边突兀传来,在这样的场合,显得极其不敬。

    周帝身边的刘内侍蹙眉,顺着声音循去,准备瞧瞧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这般无礼,却瞧见周帝左下方正有人半倚在位子上摸着肚皮。

    那饱嗝儿声,就是从那吃饱喝足摸着肚皮的皇子那离传来。

    似是觉得一个不够响亮,没隔多久,又一个饱嗝儿响起,连带着憨傻的话语:

    “冒伊,我吃饱了……嗝儿……好困,什么时候回去睡觉……”

    若是放在往常,瞧见佐努这般憨头憨脑的傻气模样,冒伊定然会对这皇子嫌弃至极。

    可是此刻佐努这样子,却让他再也顾不上这般仪态到底会不会丢大金的人,只觉天降神运,给他了一个绝佳的好由头。

    “陛下与喻大人的好意,冒伊心领,今日讨教之下,大周果然人才辈出,工艺出奇,是冒伊班门弄斧了。如今三皇子这般,今日这宴席,我等怕是要冒昧先行请辞……”

    宴席的主角已然要离开,晚宴自然没有再继续的道理。

    遂听周帝带着几分体谅点了点头:

    “使臣客气了。皇子殿下既然累了,那今日的宴席便到此处,朕着人送几位出宫。”

    弦月斜挂,围坐的众人也终于在皇帝与众妃嫔离席后纷纷起身。

    憋了半晌的文臣武将自然少不得扎堆儿抒臆,而各家夫人小姐自然也少不得与平素交好的小姐妹凑在一处。

    只是她们交流的话题,不在大金使臣身上,而是都围绕着另一个男子。

    确切的说,是喻佐今日所展现出的妆技。

    “方才位置离得远,也没有瞧清楚,不知那喻大人是如何画的,那妆娘一下子跟变了个人似的,也难怪那金人难以置信。”

    “原以为喻大人只知制香,却不知原来上妆也有其独技,就是不知道这手艺他是不是愿意传以他人……”

    “这话倒是真的,若是咱们府上的梳妆丫头都有这般能耐,往后也不比整日为描眉贴花忧心了。”

    “方才我听喻大人说,制香司今冬会将这些新香一道推出,不过好像只供宫中,也不知咱们有没有这样的运气讨得一些,方才那香什么来着,对,香水,我倒是瞧着不错的,那味道嗅着就跟眼前的景儿一个样,倒是让我想起了徐记的那款竹香。”

    “徐记的那款香我倒是记得,但徐记那香还是得用在香囊里或是作为熏香过衣,与今日喻大人拿出的香水还是不一样的。”

    “咱们自己说这么多,猜来猜去,不妨过会儿出了园子差人去请教请教喻大人,不管是妆技还是香脂的事情,讨个准话多少更放心些不是?”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便是春日的园子,你来我往叽喳不停。

    而在这议论声里,林回春也一边等船一边碰了碰姬老爷子的胳膊:

    “别张望了,人早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