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悬疑小说 > 商海迷情 > 第226章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
    不论这番话是否出自真心,但起码从态度上看是非常诚恳的,而且,以刘汉英在华阳集团的身份地位,能向陈曦这样的小字辈低头认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甚至连陈曦本人都感觉有点匪夷所思。

    “刘总,您别这么说,我在管理上确实缺乏经验,也存在很多问题,至于洪灾这点事,我做的也都是分内的工作,更不敢称英雄两个字。您是前辈大哥,别说批评我几句,就是看我不顺眼,打两巴掌也是应该的。”陈曦赶紧客气说道。

    刘汉英、杨学义等人,其实并非公司级别的领导,但在华阳集团,所有人都尊称为“总”,可见地位之高。

    “小兄弟,和平年代,你这种行为,就可以算做英雄了,你就不用谦虚了。”刘汉英说着,意味深长的拍了下陈曦的肩膀。

    陈曦也不好再谦虚,只好连连点头道:“不管我是英雄还是狗熊,以后都少不了刘总的提携和关照,只要您不嫌弃,以后您就永远是我的大哥了啊。”

    刘汉英听罢哈哈笑道:“好啊,其实,胡总才是咱们真正的带头大哥,你还年轻,当年的事没赶上,要是没有胡总,华阳集团早就被拆分掉了,哪里有今天的规模!”

    “滚犊子,少他妈的给老子灌迷魂汤,你要真那么佩服我,以后少跟我对着干就成。”胡介民插了一句。

    此言一出,两个人抚掌大笑,这段时间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就此烟消云散。陈曦站在边上,也小心翼翼的笑着,却并不敢随便多说什么。

    “走吧,大家肚子都饿了吧,现场的情况也都看过了,咱们去吃饭吧,吃完饭,还得往回赶。”胡介民大手一挥道。

    众人早已饥肠辘辘,听他这么一说,纷纷鼓掌叫好,一行人出了山谷,陈曦刚打开车门,却见胡介民的司机一路小跑的过来了,便赶紧站在了原地。

    “陈主任,胡总让你上他的车。”陈曦一听,赶紧把车子交给小周,然后跟着司机朝胡介民的车子走去。

    拽开前车门,还没等上车,却听胡介民在后面道:“到后面来坐吧。”

    胡介民专车的后座,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坐的,一般来说,陈曦这个级别的人,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就已经算是殊荣了,跟一把手并肩而坐,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受宠若惊,赶紧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身子当然不敢完全靠在座椅上,只是坐了半个屁股,为了怕车子颠簸时东倒西歪,一只手还得紧紧的扶着前面座椅的靠背,其实,还真挺不舒服的。

    “陈曦啊,我最近发现,你小子挺会搞关系的嘛。”胡介民笑着说道。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否还有什么其他的含义,自然也不敢往下接,只是挠着脑袋,拿出一副稀里糊涂的样子,傻傻的憨笑着,一句话也没说。

    “别跟老子装傻,我跟你说这句话,不是埋怨你的意思,这年头,想干点事,必须要学会搞关系,否则,四面树敌,处处掣肘,有天大的能耐,也是寸步难行啊。”胡介民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这声慨叹是为了陈曦还是他自己。

    陈曦连连点头,试探着道:“其实,我这都是从您身上悟出来的道理,我的性格太随意,当个闲云野鹤还可以,但真要管理好一个团队,就必须有非常强的协调能力,事实上,不论是顾经理还是您,都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胡介民却把嘴一撇:“晓妍可不成,那丫头也就是仗着我拿她没办法,换成别的领导,她那套可未必吃得开,不过你小子倒是个人才,跟我说说,你是如何把刘汉英这个混蛋拉下水的,是送钱了还是送东西了呀?”

    这年头,拉关系套近乎,茅台酒开路,软中华冲锋,也算是习以为常,烟酒这东西,在现代人的眼中,基本上属于老少咸宜的礼品,即便你不抽烟不喝酒,这东西也一样是有用。而且,还有一定的保值功能,一瓶茅台,你要真能保存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那价格是打着滚的往上翻的。

    刘汉英好酒,号称千杯不醉,据说家中珍藏有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品的茅台酒和中华香烟,胡介民当了这么多年公司领导,对这些当然是一清二楚,而且,能直接问出这句话,也是拿陈曦当成了自己贴心之人,这令他心里感觉热乎乎的。

    只不过今天刘汉英的态度转变之大,也确实让他有点意外,刘汉英、杨学义和薛明三人,虽然在华阳集团都以大佬自居,其实刘汉英无论在职位还是个人能力上,都是独占鳌头的,甚至可以说,只要他点头了,其他两人就等于同意了。

    “我要是说什么都没送,您相信吗?”陈曦笑着说道。

    “信啊,只要你亲口说出来,我就相信,我对下属说的每一句话都信任,前提是别让我发现你在撒谎,只要发现一次,这辈子就再也不会相信你了。”胡介民平静地说道。

    陈曦微微一笑:“我真得什么也没送,别说烟酒,连个打火机都没送过。”

    “哦?刘汉英可不是一般二般的横啊,在华阳集团,除了我能降得住他,还从来没见他在别人面前服软过,更不用说你个毛头小伙子了,你要这么说得话,我还真有点好奇了,到底用得什么招数啊?”胡介民饶有兴趣地问道。

    陈曦还真有些为难,说实话,他也想不明白是因为什么,除了王雅萍答应帮他出面说和一下之外,他还没来得及用什么招数,至于焊培中心那点事,连薛明都没搞定,刘汉英就更谈不上了。于是一时有些支吾,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胡介民见了却淡淡一笑道:“算了,你不想说也可以,大丈夫行事,只要结果令人满意,过程并不重要。”

    他也苦笑着点了下头:“胡总,并不是我不说,其实是有些事,我现在也还没太搞清楚,所以等以后都搞清楚了一定如实告诉你。”

    胡介民点了点头,话锋一转,谈到了场地租赁的事,告诉他公司已经通过了他们草拟的场地租赁合同,正在请法律顾问帮着完善和补充,估计明后天就发会至安川,同时二十万的租金也将一并打过来。

    他一听自然很高兴,连忙将减二免三政策落实的情况也做了汇报,并请胡总抽时间带着相关同志过来一趟,毕竟有些事情是只有一把手才能敲定的。

    “嗯,好的,等合同签订完,你把办事处的牌子正式挂起来了,我抽个时间过来下。”胡介民道。

    两个人聊了一路,胡介民又更加具体化的为他勾勒了未来分公司的蓝图,包括企业性质,组织结构,工资待遇、人员构成,业务范围等等,总之听得陈曦热血沸腾,心驰神往。

    在胡介民的设想中,未来的安川分公司将完全按照《公司法》来组建,是一家彻头彻尾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和市政府都在积极筹措,力求找一两家实力雄厚的投资商,包括大洋投资,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当然,华阳集团为第一大股东,至少占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份,其余百分之四十九,则由其他投资方认购。

    公司设总经理一名,直接向董事会负责,职工全员实行聘任制,除了从华阳公司抽调一部分之外,还拟向社会公开招聘,薪酬完全脱离目前国企的工资模式,采用年薪和月薪相结合的管理办法,直接和经济效益挂钩,用提成和分红等方式,大幅度提高薪资水平,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以及贡献突出的人员,薪酬应该超过百万。

    “恒大集团,万达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不过才十几年的历史,就发展成了商业航母,总经理级别的人,年纪不过三四十岁,薪资过千万,甚至几千万,为什么我们的国企,有着如此悠久的历史和传承,却始终发展不起来?”胡介民说道:“就是思想僵化嘛,这次,我就是要下决心,彻底打碎这个僵化的模式,陈曦,我可把全部的期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甩开膀子干吧,只要不违法犯罪,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还是那句话,我不看过程,只要结果,三年之内,产值要超过一个亿!”

    “啊?上次不是跟我说,五年之内,产值要超过八千万吗?这怎么一下又变成三年之内要超过一个亿了呢?”陈曦连连咂舌。

    胡介民却把眼睛一瞪道:“集团预计投入车辆设备以及资金七百万元,再加上另外几个股东的投入,注册资本总额将超过千万元,而且,为了让你打开局面,第一年,整个平阳-安川段的工程款,将直接打到分公司账面上,算做是你的产值,这70多公里的管线,工程造价五千多万元,不出意外的话,决算时还会追加一部分,你自己说,这么大的投入,难道你给老子迈着方步前进吗?迈方步的人,在华阳集团里一抓一大把,轮两个来回也轮不上你啊?”

    闻听此言,他直勾勾的看着胡介民,半晌没吭声。胡介民则翻了他一眼道:“咋了,后悔了?还是害怕了?现在提出来还来得及,只要你说不干,老子立刻就换人。”

    “不,我既不后悔也不害怕,我刚刚在想,真要是三年之后分公司产值过亿了,我是不是和您都平起平坐了呢?”他笑着说道。

    “妈的,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老子是华阳集团的董事长,你再折腾也不过是华阳集团旗下的一个独立法人单位,想跟我肩膀头齐,门也没有啊,不听话,立刻撤职查办,滚回顾晓妍手底下,继续当你的统计员去。”胡介民得意洋洋的道。

    说话之间,车子已经到了饭店门口,陈曦赶紧下车去安排,由于昨天已经提前打过招呼,饭店老板把料也都准备好了,一行人刚落座,各种大盘子便端了上来。

    上次来过这家饭店的人当然见怪不怪,可第一次来的这些位还是被这豪爽的盘子吓了一跳,尤其直接用锅装的小鸡炖蘑菇端上来,房间里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胡介民宣布,今天破例,除了驾驶员之外,其余人员可以饮酒,每人以五瓶啤酒为限,话音一落,更加是引来一片掌声。

    无酒不欢,中国人的饭桌上要是少了酒,永远是冷冷清清的。酒杯一端,各种段子便纷至沓来,不大一会,三个房间里欢声笑语联成一片,气氛活跃异常。

    作为主人又是小字辈,陈曦当然是忙前忙后的满张罗,刚出去敬了一圈酒,正打算回房间坐下,却见王雅萍笑吟吟的迎面走了过来,于是毕恭毕敬喊了声王姐,还没等说话,却见王雅萍朝他递了个眼色,然后朝饭店门外走去,他便赶紧跟了上去。

    出了饭店的门,王雅萍这才笑着说道:“小陈啊,我确实没看错人,面对百年一遇的自然灾害,你的表现堪称完美,省报再一报道,公司上下谁也无话可说了,实不相瞒,我上次和刘汉英谈到你的时候,他虽然说要给我个面子,但我也没想道,他今天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看来,确实是心服口服了。”

    他赶紧陪着笑脸道:“谢谢你王姐,我就知道你一定替我说话了,否则,刘总不能态度转变的那么快。”

    “不,这个局面是你自己挣出来的,我并没起到关键作用。”王雅萍笑着道:“所以,你也不用谢我,再说,你和杨琴要是走到一起,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呀,还谈什么谢字!”

    提到了杨琴,他差点把不想相处的事说了,可转念一想,我和杨琴都是三十多岁的人,这种事,是完全可以自己解决的,没必要再讲给介绍人,于是便只是淡淡一笑,未置可否。

    “处朋友这样的事,你作为男人,是不是该主动点呢?前些天我和杨琴通电话,她说你这么长时间,一次也没联系过她,我感觉这样不好吧,我可告诉你啊,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你要是错过了,肯定会抱憾终生的。”王雅萍笑着说道。

同大神小说:商海风云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