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悬疑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三山居
    “说说吧。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什么”云衣抿了口茶,放下茶杯,而后故作迷茫地缓缓抬头,看着对面的言策,“我倒是更想问问你,为什么每一次你都能如此精准地在街上堵到我”

    言策没有理会云衣的问题,比起他要说的事情,这问题实在是过于无关紧要,“关于这次恩科,云姑娘就没有一丁点想法”

    言策的声线一如既往地温润,却带着几分不明不白的蛊惑性,云衣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能有什么想法,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时机。”

    此言一出,两人之间又陷入了寂静,云衣明白言策的意思,这次恩科,朝廷迫于风评和局势,势必会做得干干净净,所以这是他们这些白手起家的“草莽”往朝廷中安插眼线的最好时机。

    可这时机,着实只对言策有利,毕竟云衣身边,除了皇甫老祖,着实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这是个问题,虽然云衣很早之前便意识到了,但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这个问题拖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你可想好了”言策见云衣久久沉默,兀自先开了口。

    其实云衣也有几分怀疑,言策的意思,除了纯然来找自己结盟以外,恐怕也是想探探自己手中究竟有什么势力,赶巧的是,她自己确确实实就是自己最大的势力了。

    “我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做我的良民。”

    这显然不是言策所希望的答案,但他神色却没有半分变化,甚至眼中都不见半点失望,这是修养,云衣笑笑,“不过若是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尽管吩咐。”

    “自然不会客气。”言策亦是一笑,但他此番进城,本就是来议定此事的,他着实也没料到云衣会拒绝,所以这一事没有谈妥,他一时也找不到其他话题。随意问候了几句近况之后,便匆匆告辞了。

    云衣倒是不着急走,坐在那里,晃悠着手中的茶杯,眼睛盯着茶馆门口进进出出的人。

    “姑娘可是在等人”

    云衣慢悠悠看了眼对面还没来得及被收走的言策用过的茶具,而后才缓缓偏头,看着这位不知何意前来搭话的人,“我们认识”

    上来搭话的是个男子,锦衣华衫,拿着柄折扇,只是看人似乎有些武夫气质,这柄折扇大概是他周身最突兀的东西了,云衣看着他,一时分辨不出这人究竟什么来路。

    “不认识不认识,”大约是感受到了云衣的警惕与疏离,那男子赶忙解释来意,“我们是外地来的,初到永安城,想打探个住处。”

    云衣倒是没理会他后面说了些什么,只敏锐地抓住了那一字,“们”

    “哦,”那男子闻言让了半步,云衣这才看见方才被他挡在身后的另一人,“这是我大哥。”

    他身后那人身量瘦小,甚至比之云衣都高不了多少,也难怪会被挡得严严实实。

    而且那人似乎是极其畏寒,厚厚的大氅,足足披了两件,纵是如此,还在打着哆嗦。

    他低着头,云衣也看不清他的容貌,但这人叫他一声大哥,恐怕岁数也不会太小。

    那人显然是没有搭理云衣的意思了,云衣也不在意,悠悠移开了目光,“你要打探什么住处”

    “三山居,姑娘知道怎么走吗”

    “不知道,”云衣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这永安城她本来也没那么熟悉,“您还是另问人吧。”

    男子也客气,做了个揖便不再纠缠,正转身欲走,云衣身后却一道声音传来,“二位要去三山居”

    那声音不小,语气中还带着不加掩饰的诧异,此言一出,原本纷乱的茶馆竟瞬间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投向那兄弟两人。

    “这位朋友知道三山居怎么走”

    “知道是知道”那人略带怀疑地扫视了一下那男子和男子身后仿佛被埋在衣服里的人,“我带你们去吧。”

    “多谢多谢。”男子倒是礼数周全,那人随意摆摆手,跟同座的友人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两兄弟出了茶馆。

    三人一走,茶馆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只是这话题,极为默契地都转向了三山居。

    “原来三山居还开着啊,都这么久了,我还以为”

    “三山居是什么地方”

    “哎哟,你们年纪轻的不知道,那可是个传奇啊。”

    “怎么个传奇法儿”

    “三山居只招待应试的举子,但凡住过三山居的士子,个个高中”

    “这么神那岂不是人人都要往那凑”

    “你不知道,三山居可不是客栈,那是三山道人的道观,只有道人邀请的人,才有资格住进去。”

    “之前不是说三山道人已经驾鹤西去了吗”

    “别瞎说道人福寿绵长,几年前皇帝诞辰的时候,还有人远远见过一眼道人呢,说句大不敬的,道人看上去比陛下都精神”

    “嘘这话是你我能说的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还能看到三山居重开的一天。”

    “是啊,细数数有三十年了”

    “何止,五十年都有了。”

    “夸张了夸张了”

    云衣坐在那里,听着四面八方的议论,不动声色地转着茶杯。

    三山居,她倒不知永安城还有这么个地方,而且按理说道观寺庙都应建在城郊,这三山居,竟是在永安城里的吗

    比起这传奇的三山居,云衣更好奇的是那三山道人,他招待了那么多高中的士子,是想干什么

    这些自然是茶馆里听不来的,云衣唤来店小二结了茶钱,起身走出茶馆。

    其实百闻不如一见,她关于三山居就是打听再多,也终归不如亲自一探,只是那地方,听上去就不像是她能进出的地方。

    而在这永安城中,能容她去打探的人也实在有限,既然如此,云衣反倒是不着急了,如今恩科在即,三山居总不至于只招待那两个人。

    不过,云衣不自觉摩挲着下巴,她原本对此次恩科还是有所期望的,虽说她不能像言策那般直接安插人脉,但至少,可以从应考士子中招揽些有前途的。

    可现在,若是有些潜力的都被三山居看去,那自己,还有几分概率能从中捡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