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科幻小说 > 无效拒婚:楼下小妻难伺候 > 第六百二十五章求情
    虽然说他是厉害,但也只是厉害一会儿而已,现在已经处于熟睡的状态,医生说如果这种药的剂量再加大一点的话,有可能会熟睡三天,甚至体质弱一点的可以直接死亡。笔神阁 m.bishenge.com

    这一下就连乔一乔都震惊了,曾绮柔是真的想要他死吗?

    不过当然这种事情如果没有察觉成功了,也没有人知道是曾绮柔干的。

    乔一乔现在突然对战赫岩的一些愤怒转变成了忧愁,就担心万一一会儿战赫岩还醒不过来怎么办?

    不过好在他这些年虽然已经离开了那种枪林弹雨的生活,不过还是没有疏于锻炼,所以在下了药之后的五个小时,就醒了过来。

    看到他迷迷瞪瞪的眼神,乔一乔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想到自己又正在生气,连忙绷紧了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没有?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医院你知道吗?如果万一有人想对你使坏,你现在可能早就躺在地下室里边了。”

    战赫岩很快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时间有些懊恼当然也有些愣怔,其实说实话他并没有想明白曾绮柔为什么会这么大胆?

    “好了,别担心了,我记住了,以后一定会小心的。”战赫岩的声音不像以前那样的沉稳有力道,反而里面掺杂了些虚弱进去,这让乔一乔刚刚升起来的恼怒一时间也消散了很多。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回家给你炖点汤补补,顺便我把两个孩子也带过来,放在家里我总是有点不放心。”

    因为是新型迷药,医生也会担心在体内有存留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所以还是建议先住院观察两天,乔一乔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对于战赫岩来说,他的身体已经对迷药有了抗体,所以才会这么快的醒过来,现在醒过来了,在他的眼中就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乔一乔刚说完他就马上挣扎着想要起床,不过因为迷药劲刚过,所以全身无力,手肘刚撑在床上就又跌倒了下去。

    “别逞强了,我就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也就当是玩玩儿了,一会儿好好配合医生做检查,看看体内还有没有残留,别到时候出现什么问题,毕竟谁也不知道新型迷药到底对身体有多大的伤害。”

    至于曾绮柔,顾晓在扶着战赫岩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给了顾封,让他直接报警,把曾绮柔给抓起来了。

    其实对于曾绮柔而言,如果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可能她都永远不会有跟警察接触的机会,不过现在她正坐在询问室里,满脸紧张。

    她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不是已经说得好好的,如果她真的出了事情,战俢琛一定会想办法保住她,可是现在她已经进来了,战俢琛却

    丝毫没有动静。

    “我要找律师。”

    这是曾绮柔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声音沙哑听起来像是在沙子里摩擦过的,很是难听,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注意不到这些细节,满心满眼都是怎么样才可以出去重见天日。

    “我已经通知了你的家人。”

    一句话过后,询问室恢复了平静,空荡荡的,只有曾绮柔一个人呆愣的坐在里面不知所措,如果现在她还不知道为什么,那她就是个傻子了,从头到尾、彻头彻底,她都只是一个被战俢琛利用的工具而已,虽然她也想着利用战俢琛,可是技不如人,她还是失败了。

    战俢琛利用她想要搞垮战赫岩的战氏集团,而她想要利用战俢琛,站在战赫岩的身边得到战赫岩,两个人本是可以合作的,不过奈何他们的心都不止这一点,自然她输了。

    很快曾老爷子被曾父曾母扶着就出现在了门口,看到曾绮柔的第一面,曾老爷子恨不争气,紧走几步扔掉拐杖,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眼睛里满是失望:“小柔啊,你是我最得意的孙女,可是如今却变成了这样,是我没有把你教好。”

    可是这怎么会是曾老爷子的错呢,作为一个爷爷,他已经教了自己应该教的东西,甚至一些如何处理生活事业的方法也都教给她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曾父称职很多。

    可是他不得不说,因为隔着辈分,他并没有跟她说过男女之情,当时在曾绮柔一心扑倒战赫岩的身上时,他也没有多想,只觉得门当户对好不合适,出现在乔一乔他也就淡了心思,可是没想到曾绮柔却彻底放在了心上,反而越哭越恨。

    这话一说,刚刚还愣着着的曾绮柔,双眼迷茫地抬头,捂着脸,看了看曾老爷子突然大哭出声,就在刚才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她本来是天之骄女,可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为什么非要钻牛角尖,看上了战赫岩呢?虽然说战赫岩确实在潼市数一数二的,可是全国放眼全国,也不一定找不到跟他一样相当能力,容貌家世相匹配的男人吧。

    终于她崩溃大哭。

    哭过之后,她颤抖着肩膀埋在了曾老爷子的怀里哽咽着说道,:“爷爷对不起,我错了。”

    她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很难过去,可是她不想有这么一个不光彩的经历。

    她不想,曾老爷子自然也是不想。

    不过身后的曾父怎么就不这么认为了,曾父一想到自己肯定会让出去很多利益,一瞬间就脑子里一片空白,张口就说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惹出来这么大的祸,你自己去解决这些问题我不管。”

    而曾母是哭哭啼啼地看着曾绮柔,却说不出来一句话,欲言又止的神态,让人忍不住心生厌烦。

    “

    不用你们管这事,我就是豁出老脸去求战赫岩也要让小柔平安,你们就自己照顾自己就行了。”

    曾老爷子眉头紧蹙,撇了两人一眼,明明只是一个平淡的眼神,却让两个人忍不住心生胆怯。

    其实早在几年前,曾老爷子早就已经看明白了,他这个儿子呀,根本就不会有一点点孝心的存在,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那一点点小利益,现在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也是无可厚非。

    他早有准备,只不过曾绮柔却像是着了魔似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爸爸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就在刚刚,她的脑海中还浮现出以前爸爸带着小时候的她坐秋千一起去游乐场玩的情景,可是现在就好像这些东西全都是虚幻出来的,因为眼前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小时候熟悉的爸爸了。

    曾父被这句话问得难得的脸上展露出一点点羞愧,不过很快就被那些利益打压了下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还想我管你自生自灭吧。”

    之后,曾父就跟曾母离开,而曾老爷子带着司机两个人在警局跑前跑后,帮曾绮柔终于做了保释,而曾老爷子却没有着急赶回家,只是吩咐司机送了曾绮柔回家,她则是去了医院。

    医院里,战赫岩在喝着乔一乔亲手包的爱心鸡汤,尽管味道有点淡,不过他却喝得心满意足,眉头舒展,全身心的放松了下来。

    一阵敲门声响起时,乔一乔刚刚给战赫岩擦干净了嘴,听到敲门声,她下意识的反映了进一个字。

    不过在看到曾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门口的时候,她的心里不期然蹦出来一个脏字,真的是紧急呀,刚刚发生的事情,这还没过去一天就过来救场了。

    乔一乔只是心里吐槽,不过主要的决定权还是放在战赫岩的手里,看到两个人都有些严肃,乔一乔识相的放下碗筷,贴心的给战赫岩盖好被子,说道:“我先去外面打点水。”

    一分钟之后,空荡荡的病房里就只剩下战赫岩和曾老爷子两个人,一个虚弱的躺在床上看似不能动弹,其实满身戒备,另一个拖着苍老的身躯看起来全身无力实则满心满心斗志却无法施展。

    “老爷子今天怎么有空来医院,是身体不太舒服吗?”战赫岩尽管是虚弱,可是靠在病床上,眼角微微勾起一股凌厉的气势喷薄而出,让不远处的曾老爷子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当然不是,可是如果现在就说自己想要给曾绮柔求情,可能不会有好结果,但是不得不说,他只能讪讪的笑着,拄着拐杖慢慢一步一步走到了病床边上。

    “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说实话我也很不赞同小柔这么做,可是她都是因为太爱你了

    。”

    曾老爷子沉着声音,脸上有些愧疚,又带着些无奈的神情,似乎就真的只是在说我家小孩太不懂事了,你大人有大量就饶过了她这一次吧,可是谁都知道曾绮柔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就连汤圆那一次他不也还是没处理吗?

    战赫岩全程冷着脸,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曾老爷子。

    良久,他才开口:“老爷子,如果你年轻的时候被这么算计了,你会怎么办?”

    这话一下子问住了曾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的曾老爷子就是个混不吝的,更别说还是个嚣张的二世祖,如果真有人这么算计了他,估计现在那人早被他折磨的体无完肤了。

    (本章完)

    读之阁,读之阁精彩!

    (www.玉ed玉e.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