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军事小说 > 大明元辅 > 第202章 婚事的背后
    黄芷汀此来辽东,明面上的说法是来谈合作,安南与辽东的合作。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虽说安南与辽东一南一北,相距万里之遥,但由于可以海路相连,在“隆庆开海”十余年后的今天,合作什么的,的确已经可以进行。

    不过这合作,即便不能说仅仅只是个掩护,至少它也不是什么主要原因,顶多是次要原因罢了。

    因为黄芷汀之所以来辽东,甚至之所以北上,关键还是为高务实而来。

    来看望高务实,才是黄芷汀的真实目的,而倘若再深层次一点,那就是她想知道高务实到底能没能说服他的父母双亲,同意高务实和她的婚事。

    成亲是人生大事,在大明朝更是如此,越是社会地位高的人,对待成亲就越是慎重,不仅万万不能马虎,而且就重要程度来说,几乎被视为一等一的大事。

    与各种和影视剧不同,自由恋爱这种东西在大明这个时代基本就是天荒夜谈,根本不能当真。能“自由恋爱”的男女,恐怕只有男方流连欢场看上了某位名妓,而这名妓也有心找一张长期饭票这一类勉强能算。

    除此之外,婚姻的缔结,都是依照八个字的老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媒妁之言好办,不管是高家还是黄家,找媒婆办事都是再容易不过了。但这父母之命却有不小的麻烦。

    既然自由恋爱不存在,那么婚姻主要看的就不是什么情投意合,而是门第与财力。

    通常情况下是这样:上流社会看门第,普通民家看财力。

    当然,这一情况随着社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变化,到了大明中期之后,门第的重要性开始有下降的趋势,而财力的重要性则逐渐抬头。

    然而下降归下降,并不代表完全消失,“门当户对”依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除非一方的财力格外的出众,才能力压门第优势,达成婚姻。

    按理说,黄家的门第也不算低,人家是真正的累世大族——土司啊,大几百年的一方之主,地位当然是有的。

    但关键在于高家的实际地位更高,从高魁开始,高家就是文人官宦之家,到了高尚贤时代,高家已经是“国家级”的水准了,在整个大明都是可以排得上号的。

    再因为高拱这位前首辅的缘故,高家的头上多了“文正”二字,更是一步登天,在文官世家之中都是顶端,因此如果要论门第,高家的确是太高太高,甚至高到自己的选择余地都很小了的地步,“区区土司”之家的确相差较大。

    正常来讲,如果此时黄家愿意花钱、花大钱嫁女,其实也是可以的。按照此时的常规操作,男方出彩礼,女方出嫁妆,倘若双方的财力相差较大,男方虽然门第高,但财力有限,则女方可以大幅度提高嫁妆的丰沛程度来抵消男方的门第优势。

    而且按照此时的习俗,一般情况下嫁妆是不包括田地这样的不动产的,所以如果女方的陪嫁嫁妆能够带上大量的良田,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也不是不能形成。

    黄家能给什么样的“陪嫁”,高务实倒是从来没有和黄芷汀谈过,但黄芷汀在安南时就曾经偶尔提到过,由于她现在的海东镇守使是个世袭官,而这个海东,其实就是原先安南的安邦府——换句话说,整个安邦府都是黄芷汀私人受封的。

    由于黄家受封的不止一个府,而这个安邦府是明确封给了黄芷汀个人,所以也就是说,她一旦出嫁,相当于整个海东都要拿出来做陪嫁。

    高家虽然门第高,但女方直接拥有一府之地的陪嫁,按理说这怎么也该够了。

    然而安南的情况比较特殊,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安南的特殊在于,这地方本身就是高务实打下来的,而京华集团现在就是安南的国策机构,直接将安南都统司给架空了,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高务实才是安南的真正的头号大地主。

    而且高务实不仅仅是通过京华集团掌控安南的实权,他本身在安南也有地盘:海东的西南方,不仅地力最好的海阳府(红河三角洲中心)就是高务实直接掌控的,而且南方从河花府(河静)往南,全是高务实直接掌控(京华代管地)。

    可以这么说,安南的三分之一以上地面,都由“京华十六条”直接划给了高务实!

    这么一看,高家或者说高家六房——甚至再确切一点就是高务实本人——才是安南的真正大地主。

    至于高务实的其他财力,那也不必说,真正的富甲天下。

    所以现在的尴尬就是,黄芷汀能拿出来的嫁妆虽然的确不菲,但高务实自己偏偏太有钱太有钱了,已经到了连一府之地的陪嫁都显不出什么来的地步。

    高务实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麻烦所在,所以他在之前曾经跟朱翊钧提到过这一点,按照他当时的希望,是希望朱翊钧能够出面来个御定——皇帝指婚的话,那就谁也说不得了。

    但这件事似乎出了问题,刚才高务实与黄芷汀见面时,高务实就问皇帝有没有在召见她的时候提及此事,然而黄芷汀说没有。

    这很奇怪,高务实甚至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当时为了说服朱翊钧,高务实甚至特意把这件婚事的重要性拔高,暗示朱翊钧:黄氏、岑氏是大明留在安南的两把利剑,而黄氏的情况还比较特殊,黄承祖虽然是黄氏之主,但黄氏实际上是由黄芷汀在主事,所以一旦黄芷汀嫁给他高务实,则在很大程度上相当于把整个黄氏都始终绑在了大明。

    试想一下,黄芷汀这个黄氏的话事人成了高家的媳妇儿,黄家可能出现的离心力自然就消失了,从此之后必然是依靠大明来压制安南都统司内部的独立倾向,这对于稳定安南局势拥有莫大的好处。

    朱翊钧作为皇帝不可能不考虑这一点,所以之前他并没有表示反对,可是为什么这次黄芷汀来京之后,他却偏偏没有提这件事呢?这里头发生了什么?

    他究竟是动摇了,还是单纯只是忘记了?又或者,他觉得时机还不对?

    高务实并不想把这件事说给黄芷汀知道,因为他担心黄芷汀知道之后会胡思乱想,觉得朱翊钧要在这件事情里作梗。

    不过,高务实却把他当时从广西回京时路过新郑与母亲张氏的一番交流说给了黄芷汀知道[注:参见本卷第002章谁说服谁]。

    说起来,张氏倒谈不上什么反对黄芷汀嫁入高家,虽然她担心黄芷汀这个“大土司”可能脾气不好,或许不那么驯服,但她对自己的儿子很有信心,认为以儿子的地位和本事,没理由镇不住场面。

    她真正的担心来自于她当年自己的经历,女方的门第不够,可能导致出嫁之后受夫家亲戚们的歧视和嘲讽。

    她自己当年是多亏了大哥张四维高中进士,改变了她张家“商贾之家”的门第,这才得以慢慢不受鄙夷,但黄家显然不存在这种可能,黄芷汀家里根本不可能出个进士、抬高门楣。

    这样的话,哪怕是高务实回乡娶妻,黄芷汀也有可能遭人白眼——土司、武将(海东镇守使),这在中州名门、实学宗门的高家可不是什么加分项。

    张氏担心以黄芷汀的身份,在遭受白眼之后会有什么失格的举动,那就更糟糕了,可能导致出现意料不到的大麻烦——比如要是黄芷汀被高家的亲戚讥讽之后直接暴走动武,那事情的发展就完全不可控了。

    高务实自然觉得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出现,但他也没法肯定,因为黄芷汀虽然是女子,可的确是带兵的人,而且从谅山血战来看,她带兵的时候和她在自己面前绝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样。

    而且高务实在广西时,也见过土民们对黄芷汀顶礼膜拜一般的尊重,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高家这边的态度真的像张氏所料的那样,黄芷汀心里的落差确实会很大,万一控制不住情绪,结果实在难以预估。

    原本,这话要不要对黄芷汀直接说起,高务实是很犹豫的,但是思来想去,他总觉得世间很多麻烦都源自于不肯说实话,所以最终他还是决定诚恳地跟黄芷汀一谈。

    黄芷汀听完高务实所言,出人意料的笑了。

    高务实皱眉道:“芷汀,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的。”黄芷汀柔声道:“其实你不说我都猜到了——看安南那些文官怎么对你,我就知道了。就像阮秉谦那样的安南大儒,他其实也许并不畏惧你当时广西巡按的身份,但却对你出身高氏、身为六首状元尊敬得无以复加。我知道高家门第很高,黄家是配不上的,要不是……高郎,不论到时候高家其他人怎么看我,我都不会在意,我……我只在意你。”

    高务实感受到黄芷汀的目光,知道在这种时候,别看黄芷汀说得很坚决,但只要自己稍有犹豫,她心里一定会格外失望,因此也直视她的眼睛,道:“你能这样想,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就像我娘亲说的,嘴长在人家身上,他们要怎么说我控制不了,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他们至少也不太可能当着我的面给你难堪……左右就是回去成个亲,到时候事情一完咱们就走。”

    黄芷汀虽然有着僮人女子的大方,但毕竟说到这种事还是会有女孩儿家的羞怯,尤其是“成亲”二字仿佛有一种魔力,听得她粉面发红,微微垂下螓首,小声道:“还,还有一件事,要你来决断。”

    高务实点头道:“你说。”

    “成,成亲之后。”黄芷汀好容易把这个词说出口,连耳根子都红了:“海东怎么办?安南怎么办?”

    唔,这倒是个现实问题,看来羞怯并没有将这个土司出身,曾经孤身撑住黄家门面的女子弄得失去理智。

    高务实也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其实光说海东,黄芷汀就算本人不在,问题也不大。因为此时的京华在安南已经有一年多接近两年的运作经验了,连整个安南的局面都能控制,再多“代管”一个海东也没什么大不了。

    何况黄芷汀也不是孤身一人掌管海东的,她手底下有一大帮过去的土目、土将,除非安南出现巨大变故,否则平时的日常事务,他们也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的。至于军权方面,目前来看,黄虎应该是个可以信任的。

    当然,高务实并不相信什么绝对忠诚,不过黄虎这个人除了有点愚忠之外,本身也不蠢,他应该知道在安南造反是不可行的,毕竟京华在安南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升龙警备军有五万大军,金港警备军有三万大军,这光是陆师就已经有八万大军了,理论上来讲,已经足够再扫平一次全安南。

    除非出现最糟糕的情况,比如不光黄虎,还包括岑凌、阮潢、莫玉麟等人全部一齐造反,那才会出大事。

    但这种可能性,高务实觉得实在太低了,且不说别的,他们要是一齐造反,谁当头啊?

    再说,岑凌这家伙现在早就杀成安南人心目中的活阎王了,剿灭安南的各种叛乱,基本都是他出马,他应该是早就没有退路的了。

    实际上,岑凌是主动接过这些剿灭乱党的差事的,原因高务实也估计得出来:京华是高务实自己的势力,不可能有忠诚上的问题,而黄芷汀跟高务实的关系,在安南的各方都很清楚,也基本上不可能有问题,那么大明留驻安南的势力里头,就属他岑凌“最不稳定”,因此他主动出来承揽这些事,靠着强势镇压安南的反抗势力来证明自己的忠诚。

    杀人杀多了,自然就没有了退路,都没有了退路,自然也就不用受到忠诚度方面的质疑,岑凌这家伙虽然长得秀气,但心狠手辣这一条,他不输任何人。

    对敌人狠,对自己也同样狠,不论对敌对己,他都不留退路。

    所以这么一看,高务实觉得黄芷汀本人就算不在安南,问题也不大。

    可能唯一要注意的事,就是保证京华在安南的兵力始终处于优势。

    ----------

    感谢书友“霜之宝瓶”、“电念1”、“myzen0915”、“系统崩溃”、“hamw05”的月票支持,谢谢!

    《大明元辅》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大明元辅请大家收藏:大明元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