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悬疑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三百九十八章猫大人
    “我单雄堂堂正正,门下弟子可以不武极称尊,但绝不容许是小人!”单雄须发飘扬,杀意激扬,十指流转灭星斗决如剑至坚。

    “你今日要么死,要么悔过,选一个吧!”

    尖锐的利刺不断施展在宫身上,一缕缕鲜艳的血花触目惊心的绽放,令置身事外者都能体会到那种痛苦。

    “圣祠的刑法加诸于肉体之余,亦会对神魂形成强烈打击,这种打击会令受刑者承受双倍痛苦!”

    “呵,我是妖,生来就是妖,大概在你心里就是需要改造,凭什么?我不喜欢羽,和他说过好多次,他依然不听,你身为师尊也爱莫能助。”

    宫俏脸苍白,承受痛苦,可是依然骄傲的仰着头:“师尊,你懂得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一生,你口口声声说吾心无愧,你做到了吗?”

    “你!”单雄气的武躯颤抖,凝视宫的眼神渐渐冰冷,随时都会出手击毙她:“你真的不认错?”

    “师姐,快认错啊!”微惊道,而大师兄和老四亦朝着她连连示意:“不能再激怒师尊了,这样下去会有性命之忧。”

    “呵,我利用小师弟,对不起他,大不了用一生去还,若羽要害他,以我命去抵,但我就是要告诉斗天星宗,凭什么认为我和羽师兄天生一对。”

    宫咳出血来,血染地面,很凄凉,道出之言却令单雄诸人目瞪口呆:“我要让羽师兄死心,你们死心,所有人都得死心。”

    “要杀就杀,让我认错,没门儿,我要争取自己的幸福,何错之有!”宫的固执,令单雄诸人愕然:“这就是她的道理?”

    谁都不要和我讲道理,我要自己解决问题,不在乎伤害羽和其他人,也许很残酷,然而,何曾不是一种办法?

    “果然很妖!”大师兄诸人面面相觑,有些苦涩:“妖精的世界真的不是人类可以明白。”

    “孽障,你有千万种理由,然而,不顾你小师弟的感受来达到目的就是错。”单雄手掌决然落下,指辉像最坚硬的鞭子划过她,带起沉闷的鞭打声:“你知错吗?”

    “你知不知错?”宫承受着刑法,一边是圣祠玉阶神力钻刺身躯,一边是来自师尊的掌掴,灭星之威,每一击都像落在灵魂深处般钻心灼痛…

    “哼!”她不断翻滚,留下血迹,还有泪水,咬紧的红唇泣血斑斑,有丝丝顽固痛哼在琼鼻里响起,飘进场中者心头,激起怜悯,低头对她来说就那么难?

    “我打到你认错。”单雄怒其不争:“人之所以为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小师弟亦有心上人,若因你而拆散,会是何等造孽?”

    “我该不该罚你?”单雄,接连挥掌,力度渐渐加大,就连大师兄商诸人看不下去,出声求饶都无济于事,以至于宫终于压抑不住痛苦,凄嚎出声。

    圣祠,注定要掀起场风暴!

    斗天星宗的黑夜永如白昼,星光灿灿像银河点缀着天门里的内宗世界,殿宇琼楼泛着银辉,银月草像天地神灵的馈赠,编织成柔软而美丽的地毯铺满此地。

    “小子,你看这世间风景多姿多彩,但要有命去看,瞧你这修行灭星斗决的狗屎样,猫大爷都为你小命着急啊,五个月都未必能成功,还一个月。”

    箫楠静坐在山崖边缘,感知这片苍穹,努力修行,放空的心灵却浮现出道紫色影子,像是本就存于心海,轮廓渐渐清晰后,是张胖嘟嘟的猫脸。

    “紫纹龙猫!”箫楠倏然一震:“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心灵深处!”

    这豁然是在食院见到的那株歪脖子树上趴着的懒猫,生长的极为富态,根本不曾想到有这等本事!

    “本猫爷,好歹也是护宗老祖宗,没有点压箱子本领,如何镇得住你们这群庸俗之辈。”

    紫纹龙猫微微侧着脸,

同大神小说:神武天骄 
断仙崖 女阴阳师之午夜惊魂 李白出侠记之青蛇 神女重生:邪王的倾世之恋 王者荣耀之星耀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