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意识王者 > 第七百零一章 如此亲戚,没有也罢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史翟的二姨父也是了解史翟,知道他木讷老实说不出几句话,才会故意这么冷嘲热讽。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可他没想到,眼前的史翟,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见到人就说不出话,被教训就只会低着头的史翟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史翟已经说得他无从反驳。

    花费了一番功夫,他才终于组织了几句话准备反驳,偏偏这时候史翟又醉倒了下去。

    虽说明知道史翟是装醉,史翟的二姨父也没办法说了。

    因为史翟这么做,意思已经足够明显了,是装醉那就是不想再听他说话,而如果是真醉,说出来就更没有意义了!

    “哼!”

    见史翟倒了下去,史翟的二姨父冷哼一声,直接拂袖转身,朝门外走去。

    “那个,二叔叔……”

    凌雪见状,咬了咬嘴唇站起身,准备去挽留一下。

    “让他走!”

    凌雪刚站起身,史翟的母亲就一把拉住她,没好气摇头,“这种亲戚,没有也罢!”

    被史翟这么一闹,原本很热闹的宴会,瞬间变得沉默下来。

    桌席上的人都默默扒拉着饭菜,屋里极为安静,只有偶尔才能听到筷子撞击碗口的声音。

    在史翟二姨父离开不久,史翟就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脑袋一边摇头,“哎呀,头好疼,喝酒这事,可真要命!”

    看到史翟的样子,凌雪暗暗笑了笑,把她面前那杯没喝的雪碧推到史翟面前,“给,喝杯雪碧清醒下!”

    史翟把雪碧接过来,仰着脖子咕噜一声喝下去,使劲揉了揉太阳穴,用力摇头,“雪儿,刚才我喝醉了,没说错什么话吧?”

    凌雪闻言,直接翻了个白眼,没有答话。

    史翟在椅子上坐了会儿,然后跑出去用雪揉了一把脸,进来重新倒了一小口酒,端着到各桌转了一圈,为自己酒后失言向众人道歉赔罪。

    看到史翟恭敬谦虚的挨个举杯道歉,那些原本还在指指点点的人都忍不住暗暗心神一凛,而那些和史翟家里关系不错的亲戚,则是忍不住微微点头赞叹。

    本来这件事虽说是史翟二姨父无礼在先,但是他二姨父是含沙射影,并没有明说,事后完全可以找理由推脱,然后回头说史翟不懂礼数。

    可史翟先来一大杯酒,不仅把人给撵走了,回头还能推自己是醉酒。而且史翟醒过来这一番走动,把礼数做到位,也证明了他并不是没教养的人。史翟的二姨父再说这事,人家反而要指责史翟的二姨父一个长辈,和醉酒的后辈计较了。

    而这也是史翟这么做的真正目的,其实他二姨父虽然说得有些难听,史翟只要回头和凌雪解释一下,让凌雪知晓他二姨父和他们家里关系素来不咋样,凌雪这么聪明的人自然也就能明白。他故意那么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这里部分人知道,他史翟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好欺负。

    之前史翟和凌雪说家里的事情,并不是凭空猜测,而是确有其事。

    因为史翟的父亲去世了,史翟又上了大学,史家的部分亲戚就觉得,史翟应该不会再回这大山,而史翟的母亲是外人,这份家产应该是归他们那些史家人所有。

    虽说史翟对于这里的荒山和黄土田,还有那几间老木屋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根本不在乎谁想要,可他也不能看着这些人随便欺凌他的母亲。

    这一世史翟的父亲过世还不算很久,史家那些人还没有表现出来,可史翟是重生的,也非常清楚后面发生了什么。

    那一世在史翟二十六七的时候,史翟母亲白内障进一步恶化,几乎看不到东西了。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史家的一位亲戚居然造谣,说史翟的母亲半夜溜到他们家无前屋后转圈,想要偷他们家里的东西,甚至还捏造了一份监控画面出来。

    因为那件事,史翟的母亲还差点挨打。

    前世的时候,史翟没有任何能耐,最后只是和那一家人争论了一阵子,最后吵得家族微信群散了,也就不了了之。

    这一世史翟还是不觉得自己多有能耐,不过他却是可以未雨绸缪,先给众人提个醒。

    只要让史家这些人知晓,他史翟并不是如同他们所认识的那样,有嘴却说不出话,他们再去做这种事的时候,想来也得先掂量一下。

    当然,如果有得选择,史翟是不想在大过年做这种事,更不会选择凌雪在的时候去做这种事。

    可史翟真的很忙,这边完全没有网络,而且往后十几年也拉不过来网络,需要直播的史翟没办法经常回家。而且他还在网上夸下了海口,说不拿冠军绝不退役,他也不想让那句话成为比赛生涯之中的耻辱。

    直播都还能请假,战队经营方面,他得拼了命去打理。

    他那句话,就是把自己的退路堵死,因为史翟非常明白,年轻不拼,等到老来那就什么都是白瞎。

    他不想再让母亲窝在这鸟不拉屎的深山活受罪,也不想让自己的子孙再像他一样,上个学都要走四五里山路,沾着一身泥和水去赶车。

    虽说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可这里路修不通是最大的硬伤。这个年代车开不进去的地方,是真心没办法住人,而史翟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去完成一个连政府都头疼的目标。

    本来史翟以为,这一番话下来,接下来应该可以安安心心过个年。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午饭才刚结束不久,又有人闹腾起来。

    吃完午饭,史翟的一些亲戚凑了一桌桥牌一桌地主,打小牌娱乐,凌雪也被几个女孩子拉过去玩牛牛。

    史翟则是专门给众人搞服务,端茶递水。

    在史翟递了一轮茶以后,史翟的一位堂兄突然神秘兮兮拉着史翟朝门外走去。

    “大哥,到底什么事,屋里不能说,还要跑外面吹冷风?”

    到了门外,感受着呼啸的寒风,史翟忍不住轻声问出来。

    “那个……”

    史翟的堂哥皱了皱眉,犹豫了下才轻声开口,“小翟,有句话我说出来,你肯定会很生气,但是我是你哥,真的不忍心看你上当受骗。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子,可真心不是个什么好人!”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