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网游小说 > 古董除岁师 > 第461章 投江
    何洛认出那眼镜是晏淮南,低声跟唐四爷讲了下他的身份。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毛珌琫补充“师弟别小看这人,他应该是极为稀有的鬼语传人。鬼门关你晓得吧?看到那黑东西莫有?瞧着平平无奇,但那东西就是鬼门,江湖上谁都说不出它的来历,只晓得会用鬼语的人可以通过神秘的鬼语将它弄出来。”

    他们说话间,晏淮南顾不得掏弄尸体,伏身在地上一趴躲过了王长贵这一击,但他没想到王长贵声东击西,哪是要找他麻烦,在扫到他上空时手突然换了个方向,一把抓起无头的尸体便咻的收回去,王长贵顾不得越变越大的鬼门往自己脑袋上罩,扛着尸体就像动物一样三足抓地狂奔起来。

    晏淮南一跃而起,和其他幸存或带伤的江湖人紧追不舍,何洛他们也不甘落后,尾随而去。

    唐四爷并不觉得东西真在那无头尸体上,要知道,帮他做事来的几个唐门人可不止他三个,还有两个老狐狸和一个少女并未看到人影。

    但他并不排除唐三唐四用了法子将龙王甲分出了极小一部分,故意让这几个后辈带在身上当诱饵,而他们则带着更重要的那块来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唐三唐四做为长辈,无论是阅历、经验与身份声望,都是一族里的老人,一般情况下,重器很有可能放在他们自己身上以免有闪失,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也应该晓得要带着东西安全离开的可能性极低,所以他们也很可能以自己再次为饵,而将大块的龙王甲藏在那个姑娘身上。

    那姑娘长么子样子来着?

    唐四爷一边跑一边回想,却完全想不起那姑娘的样子,记忆里居然只有一张刘海遮了眼,脸颊上微微带着雀斑扎着两个麻花辫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样子,顿时恍然又惊讶这姑娘如此不打眼,竟然根本不在别人心里留下印象,恐怕这位才是唐氏几人中的真正的重要人物!

    他们在这边追击这几个年轻人,那么日本人和关大先生是不是又分别在追击唐三唐四和那个姑娘呢?

    但不管追击哪一边,他们的目的就是让那个动了手脚的龙王甲能落到他们手里,想到这,唐四爷安下心,继续跟在大师兄身后去看戏。

    王长贵的速度很快,加上他有异于常人的能力,很多江湖人都渐渐脱力被拉在了后头,跑出老远到了江边,唐四爷已经气喘吁吁,肺像点了火似的烧着痛,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自己前头,发现范十九爷那个年长自己十多二十岁的中老年居然才只是微微喘气冒汗,不由得苦笑这些江湖人看着不起眼,身份也低下,但到了真场合,那真都是高人。

    何洛一直关注着他,见了唐四爷脸色和眼神便大概明白他在想么子,安慰道“三师弟你不是从小学武打底,自然比不上我们,放心吧,等事了了有了空,按师父那德性,你很快就能在痛并快乐里神速进步的。”

    说着又冲毛珌琫挤眼“二师弟,你讲是不是?”

    毛珌琫点头。

    一向意见不合的师兄弟两个头回有志一同像是想起了么子不好的回忆,一起微微变了脸色,像吃了屎一样。

    但两人都并不向唐四爷细说,而是让唐四爷发信号,让安排在这边的人动手。

    做戏要做全套,让对手发现唐家军一点行动表示也没有,那也太可疑了。

    王长贵显然打算带着尸体跳水,但却在河边被人用长鞭与汗巾布等给缠住拖住了脚,晏淮南趁机一扑而上,唐四爷他们在后方并没有看到晏淮南的嘴动,但却看到他的手往两侧突然一甩,两个黑乎乎的雾球就像掌心雷一样给甩出去。

    左边的江湖人闪躲得慢一步,被这黑色的东西给打到了小半边手臂,他先还没觉得什么,跑近的唐四爷他们却都看到给砸中的地方连衣带肉缺了一块儿,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可诡异的是居然没有血流出来。

    唐四爷头一次直面鬼语传人的手段,这可远比听来的更刺激,当下心里倒抽一口冷气,这时那人才算回过神来,发出一声惨叫,但不敢用手捂伤口,只怨毒的隔着距离挥鞭猛袭晏淮南。

    右侧的有一个应该是苗家汉子的人物则因为王长贵扯住了他甩出的长汗巾布条,正借着王长贵像对付上一个用链子的人一样的手法飞到了半空,但这人显然胸有成竹,并不慌乱,反而抓着这长布一滚,借着缠势靠近王长贵时手腕子一翻,就从袖里摸出一对古怪的弯曲小刀,刀身闪着蓝幽幽的光芒,直刺王长贵眼睛与咽喉。

    他速度极快,自觉自己这一击必中,嘴边因此带上了一丝自信的笑,王长贵一只手牢牢抓着尸体,一只手又抓着结实的长汗巾布,明显要对付他这招就得松开一只手来,在后头看着的他人也都这么觉得的,晏淮南推向右侧的那个黑色球状落了空,被其他人闪去,但他来不及再对付旁人,眼看这汉子要得手,也顾不得王长贵是日本人那边的,当下急念鬼语就凝出了一个黑球要往举刀的汉子身上投掷。

    就连唐四爷看着那刀子,都觉得王长贵怕是躲不过这一击,范十九爷更是急得摸出了几柄极小的尖刀扣在指缝中就甩出去。

    就在此时,王长贵低吼一声,两手竟然并不松开,但整颗头上的密密的毛发却在他吼声中竖了起来,根根如同钢针,如同一个密不透风的头盔挡下了这两刀。

    离得近的人就听到叮叮两声脆响,正震惊时便见王长贵手臂暴长,竟是一把扯住那个江湖人,指甲骨猛的伸长如同支支长刀,将那个苗人的大半个胸腹给扎了个透穿。

    王长贵解决了这个敌人,右腿与背后却被其他的四个江湖人各持斧刀刺枪等武器给砍劈拉扎了好几个大口子,他顾不得伤痛,抓紧了尸体在看到擦着自己上方飞过的亮晶晶的几片小尖刀时顿了顿,侧着脸看了一眼后一头倒进了滚滚的江水当中。

    晏淮南发出的黑色球体再次落了个空,在江水上方消失,他脸色难看的一拐弯,在其他江湖人追到江边查看时拔腿便跑。

    江岸两头隐隐有奔跑的大部队的声音传来,江上似乎也从对岸与上游有船开来,唐四爷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看着一队人马从后头接近,他们几人忙举起手喊“兵爷,别开枪,别开枪,我们可么子都莫有做,是良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