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科幻小说 > 七十年代喜当娘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掘坟
    “你足够好,”沈玲龙贴近了陈池几分,仰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你这么好,我为什么要选一个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小孩,而放弃你呢?”

    陈池听得面色发红。伏魔府 m.fumofu.com

    小麦色的皮肤都遮不住那点儿不好意思。

    可沈玲龙还不作罢,又贴近了几分,呼吸打在陈池的喉咙,暧昧又色气。她轻轻说:“都说不要为了一棵歪脖子树放弃一片森林,你是森林哎,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为了一片森林,去吊歪脖子树?”

    “别说了。”陈池捂住了沈玲龙的嘴。

    即便被捂着嘴,都拦不住沈玲龙对自己男人的调戏。

    她吧唧亲了一下陈池的掌心,在陈池条件反射收手的时候挑衅的抬了抬下巴。

    陈池气不打一处来,摁住沈玲龙的肩膀,打算压着她亲一回,让她晓得不要随随便便调戏男人,自个男人也不行!

    可还没碰到,本来都被赶出去玩儿了的大姐儿跑了进来。

    还一脸急切的说:“妈,不好了!”

    陈池吓了一跳,连忙站直,试图表现正直。

    可惜大姐儿一进来就发现不对劲了,懵懵懂懂的少女磕巴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说:“我、我……对不起。”

    沈玲龙看了陈池一眼,轻哼一声后,抬脚走向大姐儿,边走边问:“对不起什么呢?你们又在外面打架了?”

    大姐儿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是、是刚才——”

    她不大好意思继续说刚才看见自个爸要亲自个妈,现在又被沈玲龙追问,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还是沈玲龙看她可怜巴巴的,替她解围了,问:“你刚才说不好了,什么事儿不好了?”

    大姐儿拿出一封拆开了的信,她咽了咽口水说:“三姨给咱们家寄的信,小福拆开了,结果看见里面说,说……说爷爷快死了。”

    沈玲龙一愣。

    爷爷?

    哪个爷爷快死了?

    沈玲龙展信一看,才是明白大姐儿说的是哪个爷爷。

    是陈家人,抱养陈池的老头。

    沈玲龙拿着信陷入了沉默,陈池好气,出来问:“怎么回事儿,谁要死了?”

    沈玲龙将信给他,且说:“你养父,陈家的,听说得了重病,这会儿家里闹翻天了,都喊着分家,不想承担你养父的病。”

    看完信,陈池脸色阴沉的厉害。

    沈玲龙一看就知道陈池不打算置之不理了。

    她叹了口气说:“要回去看看吗?如果说接到这里来治病,我是没什么意见的,不管怎么说,若非是他们一家子,你早死了。不过事情得处理好,不能跟我们住一块儿,他不能闹幺蛾子。”

    丑话说在前头,实际上也是在隐晦警告陈池,回去了,人救了,会带来一系列麻烦。

    陈池是个有恩必报的人,虽然这些年来,因为陈家欺负原身至死,送卖两女儿的事陈池是没管过陈家的。

    但如今危急存亡,陈老头病重了,快死了,总归父子一场,虽是给陈家做儿子受了不少苦,可也亏得陈家,陈池才没夭折。

    在经过一夜的思虑后,陈池请了假,买了回乡的票。

    沈玲龙怕陈池吵不过陈家那些婆娘们,便是让孟家多多照看家里的小孩,自个也跟着陈池回乡了。

    ——

    从海城到乡下的火车站,就算坐火车时间也是非常长的。

    下火车的时候,沈玲龙脸色都惨白了,长时间的火车让她胃胀气,很是难受。

    沈玲龙蹲在火车站月台上,缓了好久才好点儿,又有工作人员催促,她不得不起身准备走。

    陈池拧眉,直接蹲了下来说:“我背你。”

    沈玲龙连忙拒绝:“怎么可以?背我出火车站,等下咱们人还没到陈家,整个村的人都知道咱们混惨了,我还病了,病得——”

    “不准胡说!”陈池捏住了她的嘴巴,本来想捂的,但想起来沈玲龙之前亲他掌心的事,便是不好意思捂嘴了。

    看他表情,以及手上小动作,沈玲龙就知道这个男人想什么了。

    沈玲龙笑了笑,拉着陈池站了起来后说:“好好好!我不胡说,反正先去沈青豆那里,我到他那儿了休息下就没什么事了。”

    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去他们原本家里的路上,还遇上了不少人,都问沈玲龙他们怎么回来了。

    陈池本不想答话的,但沈玲龙偏笑呵呵的给所有人说:“听我三姐说,陈家老头子生病了,我男人不放心回来看看,不管再大的仇怨,总归是养活他了的,为人子嘛,总不能真的不管这个养父了,是吧?”

    因为沈玲龙这番话,没大会儿功夫,整个村的人都知道陈家老头子病了,他捡养的儿子急匆匆的跑回来了。

    不少人说酸话。

    “陈家老头子是什么狗屎运气!当初那么对待大儿子,后头还由着自个婆娘欺负人媳妇闺女,把人搞得净身出户,现在人病了,那几个儿子全都不探,就记得那老头子死了以后分钱,这都受了报应了,没想到他那个大儿子竟然还赶回来了!”

    “说不准也是回来分钱的!听说这会陈老头病了,就是捡了不干净的东西,沾了晦气!”

    “狗屁哩,陈家穷得要死,还有钱分?病成那个鬼像了都不去看病,他那几个儿子是不愿意花钱!”

    “刚听大郎媳妇说,大朗听见他爹病了,急急忙忙就回来了,怕是要给人治病。”

    “这大朗家的,唉,真是顶厉害的,都到海城去做事了,以后怕是要当大官哩!这要当大官的人就是不一样,心善的很!”

    “呸!我瞧他就是做个样子!”

    “要我病了,有这么个儿子,愿意做这个样子带我去治病,我也愿意。”

    ……

    乡下人争论声贼大,七嘴八舌的,事情就传的乱七八糟了。

    什么陈家大朗要把陈老头带到海城去享福啊!什么陈老头的病都不算事儿,陈家大朗在海城找了国外的医生给陈老头治病!

    越说越离谱。

    但有一点沈玲龙很满意,那就是都酸了陈老头养了陈池这么一个好儿子,记恩!

    沈青豆看着沈玲龙听到梁婶子传过来的八卦后整个人都乐呵起来了,她有点无语:“你又不在这儿住,挣这么个名声做什么,指不定你男人现在在陈家,被那些人逼着赡养那两个老不死的。”

    沈玲龙来的时候已经做好准备了的,陈池既然不可能完全不管陈家老两口,那她就得把名声打出去,她可不做了善事还被坏锅。

    这是避免陈家其他人上纲上线,第一时刻站在道德顶端。

    沈玲龙说:“池哥既然急急忙忙的回来了,那就说明了不会置之不理,为了避免陈家那群人的柠檬精心理,从而搞幺蛾子,我提前做好准备,最起码不被人以孝顺这事儿上压一道。再来,都回来了,都要接手烂摊子了,不得点东西,我心里不顺畅!”

    沈青豆翻了个白眼:“按照我说,陈家那群吸血鬼,你们不管是最好的。”

    “那三姐你写信提醒我们做什么?”沈玲龙反问。

    “那是我让她写的。”梁婶子立马说了实情,同时压低了声音说,“主要是,我担心有什么问题,给你们打个警钟。”

    沈玲龙一愣,有些懵:“什么警钟?”

    梁婶子小声说:“丫头,你们年轻这一班的人可能不清楚,有些事做了是犯忌讳的。陈家那老头子啊,我听说他跟人去下了墓,盗了别人祖坟,犯了冲才是病倒的。”

    陈池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陈家人,就算犯冲报应,也到不了陈池头上。沈玲龙颇为费解的问:“这犯冲不到我们头上吧?”

    “蠢丫头哟!”梁婶子恨铁不成钢道,“这种事可以转移的,他们晓得你家五个娃的生辰八字,可以弄一个给他们做替死鬼啊!”

    沈青豆:“……”

    “梁婶,你让我写信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梁婶瞪了沈青豆一眼,没好气道:“那之前不是我不晓得这事儿吗?那时候我就想着,得跟玲龙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有个准备,不回来的话以后被那些个长舌头的说三道四有个心理准备,还有你是不晓得,现在当点儿小官,是一丁点错处或者不好影响都不可以有的,我那不是为了大郎他们一家子好吗?!”

    沈青豆没做声。

    当时梁婶子让她给写信的时候,其实也没说这么多,只问她还以后想不想跟沈玲龙多来往,要是这事她也不提醒的话,怕是以后关系就远了。

    他们这个年纪也是无所谓了,可是还有小孩啊,小一辈的,以后有个厉害的亲戚,对发展好啊!

    抱着这么点私心,沈青豆通知了沈玲龙。做一个姐姐,既然在附近住着,看到了就提醒一声,这也算一份人情。

    沈玲龙没想到梁婶子和沈青豆之间的弯弯绕绕,就算知道她也不在意,毕竟她是得了好的。

    “哈哈,真是亏得三姐和梁婶子提醒了,”沈玲龙感谢了一句,“不然这段时间是肯定不会回来的,说不准还真漏了个污点,以后予人把柄。”

    再说了,梁婶子后来听说的小道消息,也是让沈玲龙颇为忧心,不由觉得得亏来了,不然真被人算计了都不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