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穿越小说>76号特工> 第五十七章 惊掉下巴
    “沈探长,我们的请柬和身份证件都检查完了,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吗?”不等陈浩回话,并肩站在另外一侧的孙雅莉,瞪着一双杏眼,抢先问询道。

    紧接着,站在他们俩对面的公共租界巡捕房华人探长沈岩,非常绅士地冲着一脸怒气的孙雅莉打了一个“请”的手势,用略带着几分客气的口吻,说道:“好了,孙小姐,你可以跟陈先生一起进去参加晚宴了,请进!”

    当沈岩刚把说完,孙雅莉就拽着陈浩的胳膊,从沈岩的面前,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一楼大厅。

    “雅莉姐,你刚才干嘛要阻止我跟沈探长说话呢?”走入一楼大厅之后,陈浩向走在旁边的孙雅莉明知故问道。

    面对陈浩的问询,孙雅莉一下子就甩开了陈浩的胳膊,大为恼火地回答道:“陈浩,你小子问这么多干嘛。你要清楚一点,我无论是在76号特工总部还是在军统里面都是你的上司,我有我做事的考量和原则,你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明白么。”

    陈浩发现,他一提到沈岩,就让孙雅莉气不打一处来,看来,孙雅莉肯定是在刚才一楼大厅入口处遇见了沈岩以后,沈岩对待孙雅莉的态度有些蛮横无理,而对待他的态度非常客气,这嚷孙雅莉感到心里不平衡,进而惹的他不太高兴。

    看到孙雅莉一脸不高兴的样子,陈浩赶紧点头称是,免得再因为这件小事而闹得不欢而散,不管怎么着,今天晚上的任务还得由他们两个人互相配合才能完成。

    说话间,陈浩和孙雅莉就步入了一楼大厅之内,这个时间还不到晚上七点钟,已经来了有上百人之多,尽都是在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随便拉出一个人出来,都比代表76号特工总部出席晚宴的陈浩在上海滩有影响力。

    陈浩和孙雅莉参加今天这场晚宴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在这个热闹非凡的场合里面,以相对自然的方式接触同样应邀出席晚宴的淞沪银行经理刘昆山和副经理赵德凯伺机从他们俩的身上拿走可以打开地下金库大门的钥匙。

    由于这场晚宴到夜里十一点钟结束,留给陈浩和孙雅莉动手的时间并不多,因为今晚十一点钟之前,他们俩不仅要拿到钥匙,而且,在黄浦大饭店外面等候的行动队员们,在拿到他们俩偷出来的钥匙以后,还要进入淞沪银行的地下金库,执行偷盗正反面那两块百元法币模板的绝密行动。

    为此,76号特工总部对于今天晚上的这次行动的定调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是失败,全部自裁。

    虽然,这个命令是特工总部的副主任李士君下达的,却也得到了丁墨村主任的首肯,能够完成这项艰巨任务的,第一步就显得尤为关键,由此可见,陈浩和孙雅莉的责任重大,不容有失。

    否则,参与今天晚上所有行动的人员,都会效仿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刨腹自杀,可谓是性命攸关,陈浩和孙雅莉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争取以最快的速度,从刘昆山和赵德凯身上拿到钥匙。

    在赶来之前,陈浩和孙雅莉已经在离开76号特工总部之前,看过近期暗中对刘昆山和赵德凯跟踪偷拍的黑白色照片。

    再加上,在两天之前,陈浩和刘昆山打过照面,根本就不用看照片就能够一眼认出来刘昆山,至于赵德凯,陈浩并不在意。

    主要是因为在今天宴会上的行动,针对刘昆山和赵德凯投其所好,由陈浩陪刘昆山喝酒,而孙雅莉陪赵德凯跳舞,陈浩对于赵德凯的情况和样貌自然是漠不关心。

    坐等了差不多有半个钟头的时间,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偌大的一楼大厅之内,灯光闪烁,高朋满座,达官贵人富商豪门云集,只要是能够进来的人,那都是在上海滩有头有脸叫的出名号的人物。

    当然了,陈浩这个在76 号特工总部里面的无名小卒,在上海滩没有几个人认得,在这种高大上的宴会场合,自然是没有人理睬他,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视若空气一般。

    到了晚上八点钟整,公共租界工部局的一个华人懂事,走上一楼大厅的舞台上,站在扩音器前,大声地宣布今天晚上得宴会开始,顺便讲了不到五分钟冠冕堂皇的话,就从舞台上走了下去,楼起一个浓妆艳抹的妙龄女郎去喝红酒。

    鉴于今天晚上的这一场宴会是自助餐,大厅舞台一侧是西洋乐队,舞台上面是歌女在吟唱,后面有十几个年轻舞女在扭动着曼妙的腰肢,舞台下面的一大片空地上,占满了跟着音乐节奏翩翩起舞的男男女女,好不快活。

    霎时间,靡靡之音响彻在陈浩的人耳畔: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

    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夜生活,都为了,衣食住行。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

    晓色朦胧,倦眼惺忪,大家归去。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换一换,新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初醒……

    位于一楼大厅的两侧,分别摆放着宽度有两米许、长度大概三十米的餐桌,上面都搁着琳琅满目色彩缤纷的美食佳肴琼浆玉液,供于参加晚宴的贵宾们可以随意取用。

    另外,在舞台另外一侧不远处,则是一个吧台,不过,从吧台取酒喝的话需要另外付钱,概不赊账。

    晚宴上提供的酒水由于是免费的,自然没有吧台里面的酒好喝,而且吧台男服务生还可以现场调鸡尾酒,吸引不少不愿意凑热闹的人,坐在吧台前自斟自饮,享受一番独处的宁静。

    其中,就有相邻而坐的陈浩和刘昆山他们两个人,关于今天晚上要从刘昆山身上偷走钥匙一事,陈浩虽然于两天之前也是在夜间,跟刘昆山在淞沪银行大楼打过照面,还有过一段简短的交谈。

    但是,由于当时情况比较紧急,陈浩并没有把此事向刘昆山进行透露。

    换句话说,刘昆山直到现在对于此事一无所知,他在看到陈浩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也大为吃惊,简直是惊掉了他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