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汉末霸途> 第四百九十四回 严阵以待无缝隙 白马隐踪为后援
    在并州军路燕云军和高览的渤海营对峙之时,徐晃带领龙骧军以急行军的速度前往南皮。公明与公义二人一番商议,从实战出发,威逼南皮乃是最佳调动敌军的办法,那里为冀州屯粮之所,必守之地。此次冀州接应众将都是以实战来要求属下的,戏志才在给典韦的书信之言及定要借此机会摸清敌军虚实,为今后有可能的大战打下基础,公义对此是心领神会,除了保证郎大军安全,他更要摸清冀州个个要点的详情。

    屯粮要地,冀州军当然不会松懈防守,不但南皮驻有重兵,沿途还有着很多的哨卡,丑的冀州营也有两曲士卒沿途巡游,收到幽州军前来的消息其防御之以往还要更为严密!龙骧军在行军途亦遭到了不少阻拦,对此徐晃的应对是视若不见,大批的斥候被派出前往各个地方收集讯息描绘地图,直到距离南皮城下三十里,冀州营统领丑工横终于到了,两军各自列阵展开对峙,气氛一度十分紧张。面对敌军大队骑军,徐晃展现出了一名大将应有的沉稳冷静,遭遇之时龙骧军迅速列出的对付骑军的步军阵型令得丑也颇为佩服,怎么看那都是精心研究出来对付自己的。

    借平乱理由扫荡徐州以北,冀州骑乃是急先锋,不过很快他们被袁绍调回了南皮与清河之间,作为自己麾下最大战力最强的一支机动兵力,袁本初数年来也在其花费了无数的精力与金钱!单单一个战马让他操碎了心,一开始还有辽东公孙度作为跳板,算是一个很大的来源。可当肖毅大军将之击破之后立刻对他展开了封锁,整整一年的时间,袁绍从原有渠道得到的战马不过两百之数。现在冀州也不得不建造自己的马场,肖恒之横跨并幽二州,乌桓匈奴皆畏之如虎?哪有人不长眼和他过不去?这无奈之举亦是被肖毅逼出来的,但眼前来看效果并不差。

    定边骑军威震天下,白马营也是大汉强军,肖毅不但善于统领骑兵也在为这个兵种树立了一个很高的标杆。此处袁绍心体会十分深刻,最简单的事实是以往一年一个骑兵三担粮食勉强可以负担,如今却翻了一倍不止。需要六担半粮食才能养活,这还不算骑军需要的铠甲兵器。但不跟也不行,骑兵战力会被对手越来越大,到时他可无法与肖毅抗衡,这种跟随不仅仅在军事,农业商业各处都有体现。

    记得当日戏志才和郭嘉贾诩都向肖毅进言,并州最为先进的农业经验要和器具所一样加以封锁,恒之则是思前想后沉吟再三并没有采纳。他很清楚三人的提议对自己的争雄大业是极有好处的,农业方面的差距拉大是硬实力的体现,亦是逐步蚕食最为稳妥的方略。但肖毅之所以拒绝乃是因为他穿越者的身份,他的眼界还要在三大军师之,和创造一个灿烂的华夏明盛世相,便是争雄天下的利益也会变得渺小起来。

    到最后还是恒之说服了三人,当然并非是面那个理由,穿越之事不会和任何人分享。汉末乱世,先是官争后是兵祸,百姓苦不堪言,肖某欲安天下便是为了大汉万民,倘若如此为之实是不忍,听主公如此言及戏,郭,贾皆是佩服不已。君侯不是只有眼前的慷慨之言,一直以来他也是如此做的,为此甚至不惜放弃对自己有利的形势,那一份操守令人感叹,大丈夫为国为民便如此君。后来找到一个适当的机会,贾诩还在几位老臣面前说起此事,几位郎知道肖毅为人虽然感叹并不讶异,倒是太傅杨彪是由此坚定了支持恒之的想法,和司徒王允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为疏远。

    面对徐晃的龙骧军,在丑眼是一个很难得机会,在安县他与典韦有着数不清的小范围交手,但那都是骑军对骑军,虽说冀州营的伤亡要大于对方却让他学到了很多东西,麾下战力亦在不断增长之。可是后来恶来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再交手之时便是新兵为主了,锻炼效果还是存在却没有之前那么明显。是以丑是非常想和并州主力军一分高下的。眼前的龙骧军虽然不是并州王牌陷阵先登,但强将手下无弱兵,肖毅麾下哪儿有弱者?击破公孙瓒和公孙度的两战徐晃徐公明亦颇为惹人瞩目,如今其位与高顺张辽等名将并驾齐驱,工横可丝毫不敢小看对方。

    演义之罗老师为了突出二爷的光辉形象将河北双雄做了牺牲,但今生肖毅在对二人有着充分了解之后便知双雄确是将才,善于学习的丑尤其突出,因此在他和众将的言谈之,冀州营统领丑工横乃是唯一能与淳于琼相提并论的将才!徐晃对君侯之言向来深信不疑,因此一见冀州营出现他的应对来的快如闪电,步军后阵将骑兵营裹挟其,守有攻,完成整训之后公明又何尝不想与强敌抗衡?冀州骑恰是理想的人选。

    “史涣王明,你二人慢了一步,换了敌军是张将军的白虎骑,刚才那一刻时间有苦头给你们吃。”待得龙骧军列阵相迎,徐晃首先说了赶来身边的两名校尉,担当龙骧军统领之前他一直是白虎营的副统领,对之了解极深,白虎轻骑最为拿手的是抓紧对方稍纵即逝的缝隙加以打击。

    二人闻言皆是肃然听命,徐晃看的很准,他们自己也知道的确慢了一步。主要还是因为龙骧军补充了不少幽州新兵,无论训练如何严格但初战阵却很难立刻将训练的成果发挥出来。当然史涣王明都不会去解释什么,慢了是慢了,没有任何的理由,在战场你的一个疏漏是兄弟们的性命为代价,而此刻大敌当前,哪怕统领说的是不对也没有他们置喙的余地,战场主将的威严不能有丝毫的冒犯。

    “看见了吗?此阵当是敌军步军专门对付骑军的阵型,圆阵防御可以加宽正面,发挥弓弩手的威力,若我军攻击不利一时稍乱,其敌军还能加以反击,倒是颇为精妙!”冀州骑丑观阵片刻之后便对身边众将言道,以他的眼光自然能从龙骧军列阵之看出更多的巧妙。

    “将军说的是,关键还在敌军行动之快捷,倘若我军在方才一接触之时对敌军发动突击,按他们的速度损失亦不会大。”说话之人面色微黄,左颊之一道长达两寸的伤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颇有几分狰狞之色,却是冀州营校尉赵晨,他和丑乃是同乡,平素关系很好。在安县周围与虎卫军骑兵营的数十次交手之他指挥过很多次,面那道伤疤还是对手留下的,那一次极为危险,再偏半寸怕今日不能在此地说话了。

    丑微微颔首,随之点指远处的龙骧军阵型又是问道:“眼前敌军阵势已成,倘若我军硬要将之击破又该如何为之?”此言是发问也是丑心正在思考的,敌阵的巧妙之处他要仔细观察,更重要的则是找出破绽,此刻说话他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远方的龙骧军。

    此言一出,周围一时安静下来,敌军在短时间之内将防御阵型建立的相当完美,盾阵显得十分坚固,间隙之透出的长矛则暂时替代了鹿岩的作用,盾阵之后虽然看的不太清楚但想也知道必定是严阵以待的弓弩手,假如大队骑兵发起突击,在一百五十步范围之内定会遭遇到敌军箭雨的袭击。冀州营有不少将校都参加过讨董之战,定边军的弓术如何他们都心有数,骑兵必然多有损失。

    “将军,敌军阵势已成,倘若不是十万火急想要破之还是得以步卒为先,否则损失太大便得不偿失,眼前此阵我军真可仔细观之,说不得将来轮到我们对付并州骑军。”片刻之后还是赵晨首先出言道,步军一旦形成坚固的阵容,靠骑兵强冲肯定不划算,需要步卒加以配合,当然十万火急的情况自当除外。

    “说的不错,不过你想的到徐晃一定想得到,他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除了本身实力强劲之外你不要忘了在幽州还有一支白马营,他们不会坐看龙骧军被我军步骑配合攻击的。”丑摇了摇头言道,肖毅有天耳不断打探冀州军军情,袁绍又岂能放松?哪怕他的情报不如天耳那般详细大致的情况还是有的,白马营驻扎在涿郡之内,丑相信典韦如此大动干戈,白马营怎么可能不来。

    冀州营众将闻言都是面色凛然,严纲白马营天下闻名却还不至于让他们惧怕,可明明来了却是不知身在何方才让人忌惮,想想冀州军若是以步骑合攻龙骧军,白马营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战场之,会造成如何影响只有天知道。

    “将军,大公子到了。”丑话音刚落一名传令士卒快步跑来报讯。众人闻言向后观瞧,果然见一名健硕的青年男子正在几名亲兵护卫之下前来,看那容貌与主公极为相似,恰是大公子袁谭袁显甫,袁绍将之放在了淳于琼麾下。袁谭颇有勇力,为人亦颇为豪爽,因此很得一干将领和田丰沮授等人拥戴。

    “袁谭见过将军,见过各位。”袁谭虎虎生风的到了面前,先是对丑躬身一礼,起身之后则是对众人抱拳,面也是一派亲近之色。此时的袁谭之肖毅也小了六岁,按照汉末的平均寿命来说,他已然算得年人了。

    “大公子不必客气,并州军虎卫军统领典韦率领大军前来,眼前的敌军便是徐晃徐公明的龙骧军,大公子可细细查之。”丑见状急忙身躯一侧不受袁谭主力,随之指向前方,主公三子之,当以大公子最有军事才能。

    “哦,这徐公明出身西园,性沉稳善领军,当日讨董之时曾为肖毅麾下白虎骑副统领,武艺亦是非凡,眼前这龙骧军乃是肖毅择取幽州精锐编成,徐晃为将,今日观其阵势果然严谨,当为我军强敌。”袁谭静静观察片刻之后便也言道,他心自有一番志向,对于并州军那些大将也花过一番功夫加以研究。

    “大公子当真见多识广,对这龙骧军也是如数家珍。”袁谭之言当然不假,但言语之多少有一些卖弄的成分,丑只是微微一笑,年青人谁又不希望赢得更多人的认可?且主公最近对幼公子袁尚似乎更加喜爱。大公子有此表现也是人之常情!丑碍于身份不便多言,赵晨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当下便是赞道。

    “赵校尉谬赞了,当年冠军侯肖毅大婚之时谭曾奉父亲之命前往恭贺,和这徐晃徐公明也有一面之缘,据说肖毅对此人的看重当不在高顺麯义张辽典韦诸将之下。”袁谭淡淡一笑谦道,不过心对于赵晨之言还是颇为受用的,父亲喜爱幼弟有可能是因为对方年级尚小人又聪明,那么他要在军打下基础。颜良丑都是父亲爱将手握重兵,与之接好对他的将来有百利而无一害。

    “将军,典韦大军前来打得是迎接卢郎的旗号,卢植恰在清河,这徐公明的龙骧军为何要来南皮?难道以他一军之力还能拿下我军重镇不成?”一番话说得冀州营众将连连点头,袁谭又是正色对丑问道,对之表现的十分尊敬。

    “大公子,单凭徐晃的龙骧军当然无法拿下我军南皮城,士平庭轩与淳于将军尽皆在侧,便是敌军齐来亦是不惧,这徐公明如此急进当是为了一探南皮城虚实,亦可得地利之细,二来也可调动我军配合其余同袍行事。”丑闻言正色言道,对于大公子他亦是不吝指点。

    7

    


    


    ps:书友们,我是凌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一笔阁 yibIge.coΜ:dazhuzai玉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