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不灭剑主> 第948章 梦家,梦道一
    裂道分神,这是一种古老无比的术法,此法是将自己的元神一分为二,将分裂的元神拿去投胎,以此修炼出第二具身外化身。

    拥有了这样的身外化身之后,即便是其中一具身体死亡了,只要另外一具身体还在,就能不死,等于是一个人有两条命存在,不过一具身体死亡之后,就再也无法凝聚出其他身体来。

    当然,修炼裂道分神,也没有那么容易。

    要把元神分裂,这需要承受恐怖的痛苦,就像把一个人劈成两半,这种痛苦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而且分裂元神,这也只是第一道关卡。

    最重要的是第二道关卡,分裂的元神要挑选一个怀胎三月的孕妇,进行投胎,但是在投胎的时候,将会遭受到天劫的惩罚。

    毕竟这种投胎,其实是抹去了原先胎儿的生命,取而代之,鸠占鹊巢,这种术法自然不会被苍天所容许。

    大多数人,哪怕是成功分裂了元神,但是在投胎的时候,往往会死在天劫之下,能够成功渡过天劫的,万中无一。

    眼前的冥王,竟然成功修炼了裂道分神,便是宁江都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能看出我这是裂道分神,你的见识不俗,不愧是梦家之人。”

    冥王缓缓说道。

    他这一句话,瞬间让宁江的眼神凌厉起来。

    梦家!

    这个秘密,即便是宁雨安和叶沉鱼都不知道,当今世上,知道此事的,只有天知地知,以及那个被封印在祭坛上,被分尸了的眼球。

    除此之外,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

    可是现在,冥王竟然一语道破,毫无疑问,他来历不凡,掌握了诸多的秘密。

    “有意思,看来你的分身腾龙公子会出现在青云国,不是什么巧合。”

    宁江看了腾龙公子一眼,恐怕腾龙公子,就是冥王布置的一个后手。

    “你猜的不错,我出现在青云国,其实就是为了你。”腾龙公子开口了,解释道,“不过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我只知道你被送到了青云国,但是现在,我可以确定,你就是梦家留下的血脉!”

    “我该叫你宁江,还是叫你梦道一?”腾龙公子高深莫测,神秘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遁去的一,便是一线生机。道一道一,倒是个好名字,的确让你得到了一线生机。”

    “我认同你刚才说的一句话,名字只是个代号,宁江也好,梦道一也罢,都不重要。”

    宁江神情平静,让腾龙公子感到意外,听到这些话,宁江居然没有心慌意乱,这样的涵养,这样的胸襟,让他不由得感叹,这的确是个可怕的男人。

    当年在青云国败在宁江的手里,并不冤枉。

    “既然你知道我的另一个名字,那么也应该知道守护者一脉,知道梦家的一切,你是冲我来的,我猜你不是为了我的血脉,而是为了……”说到这里,宁江顿了顿,一字一字道,“不灭碑!”

    当这三个字吐出的时候,冥王的眼瞳不由得狠狠一缩。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的确,我是为了不灭碑而来,四块不灭碑,梦家掌握了其中一块,不过梦家被灭的时候,不灭碑和你一起,不见踪影,我知道不灭碑一定在你的身上。”

    冥王紧盯着宁江,“只要你交出不灭碑,我现在就走。”

    宁江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会交给你吗?”

    “梦家已经因为不灭碑而毁灭,你是梦家最后的血脉,何必要为了一块你毫不知情的石碑,而搭上自己的性命?交出不灭碑,从此和梦家脱离关系,你是宁江,而不是梦道一,有什么不好?”

    冥王苦口婆心道。

    “有一点你错了,我和不灭碑,已经有了斩不断的关系。”

    说话间,宁江抬起手掌,露出了掌心中的两道痕迹。

    当看到这两道痕迹的时候,冥王瞬间神色大变,再也不复刚才的从容淡定。

    “怎么可能?你成功修炼了此法?”

    这一刻,冥王的内心宛如天翻地覆一般,不灭碑上的法诀,拥有惊天动地的来历,而想要修炼此法,别说只是掌握了一块不灭碑,便是同时掌握了四块不灭碑,也难以成功。

    可是现在,宁江竟然成功了!

    身为知情人,他当然清楚,宁江手中的两道黑色痕迹代表了什么。

    这是死印!

    代表宁江至少有两次陷入了濒死的境地。

    “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宁江目光深邃,“你想劝我放弃不灭碑,放弃梦道一的身份,可惜啊,这注定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对于所谓的梦家,我没有任何感情,但替梦家复仇,却是我必须承担的因果!”

    借汝肉身,承汝因果。

    现在的宁江,他不是梦道一,他是从十万年前死而复生的帝尊,但是,他既然得到了现在的这具肉身,那么作为报答,他也要承受这具肉身的一切因果。

    诚然,梦家和他无关,他对梦家一无所知,对于梦家的毁灭,他也很难产生什么怜悯之心。

    可他既然在这具肉身中重生,那么梦家的事情,就是他该承受的因果。

    这是他对这具肉身的报答,对已经死去的“梦道一”的一点补偿。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想和我们为敌,但你可明白,你要面对的敌人是谁?这绝对不是你所能抗衡的,别说是你,哪怕你出身帝族,在我们面前,也要退避三舍!”

    冥王脸色严肃了起来,无疑,他的话很惊人,强如帝族,居然都要对他们退避。

    然而,宁江的神情依然是那么平静,宛如古井一般,毫无波澜。

    “我的敌人很多,虱子多了不怕痒,在我眼中,你们应该还算不上最可怕的敌人。”宁江口气淡淡,可这种平淡之中,却有着一种睥睨天地的霸道,“我也反问一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可知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何等存在!”

    冥王神色一变,只觉得这一刻的宁江,仿佛化作了九天上的绝世强人,俯瞰天地,芸芸众生,在其眼中只是卑微的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