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轻风拂过,蝶衣腕上铃铛“叮当”作响,她的笑容淡了几分,道:“回去吧。”说罢,伸手将面纱重新围上,又变成了那个严肃的右使。

    孟昔快速答道:“好。”

    突然间,师徒二人都愣了。

    每次孟昔被人欺负时,师父都会帮她出头,渐渐的,她就变得有些刁蛮了,会惹事了。

    每当她闯祸被教训时,师父都会从天而降,将教训她的人收搭一通,道:“回去吧。”

    只有一次例外。

    二人皆知,回不去了。

    孟昔突然埋怨起了魔族,若非魔族肆虐,她又何必背井离乡来这清云涧拜师学艺!

    我心中叹息,孟婆姐姐此时的情绪多像我埋怨浮生的时候啊。

    眼前场景渐渐模糊,我又回到了一片黑暗中。

    伸手揭开缠绕在眼前的纱布,久违的光芒刺得我的眼睛生疼。

    将摆放在床头的《浮生》翻开,只见其上又多了许多文字,录的是我所见所闻。

    我一直以为战神瀛陵是第一位神尊,但看控梦之景,原来命神扶禹才是第一位神尊。

    频频在他人口中听到“神魔大战”一词,我不禁对这场大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或许这场大战,便是孟婆姐姐命运的转折点吧。

    诸多问题萦绕在我脑海中,弄得我心痒痒的,特别想知道事情后续,但奈何一身法力已耗尽,短时间内看来是再无法自由控梦了,真是教人忧愁!

    起床换了身衣裳,我推门走了出去。

    空间突然一阵波折,我竟摔入了空间裂纹!

    突然而来的失重感让我不禁尖叫出声,慌乱间,只觉腰被一条有力的手臂弯住,我忙抱住手臂的主人,恍然间,只觉这场景似曾相识。

    站定后,那人退后了一大步,口中念叨道:“罪过,罪过。”

    果然是浮生。

    我心头突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火气,道:“这里除你我再无第三个人,你装给谁看呢!”

    话说出口后,我只想打自己一巴掌,明明是想道谢的,怎么一出口又是挑事的话语!

    所幸浮生并未与我计较,只道:“贫僧打坐之时,感到施主房门处有空间波动,赶到时,正好见施主掉入空间裂缝。当时情况紧急,贫僧未曾多想,冒犯了施主,是贫僧的不是。”

    我轻咳了一声,他这算解释吗?

    一想到人家好歹救了我,我却这样对人家,我心中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于是我咬了下唇,轻轻道:“臭和尚,对不起。”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看到浮生眼中闪过了一抹笑意,他这是嘲笑我?

    就在我又要炸毛之时,他道:“此事本便贫僧的错,施主又何必道歉?”

    听了他的话,很神奇的,我竟然觉得不生气了……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我咳了一声,打量着四周,只觉此处似乎是个花园,于是问浮生道:“这是哪?”

    浮生闭眼,我知他是在控梦,可惜此时的我无法控梦,心中莫名觉得有点失落。

    不一会,浮生便睁开了眼,好看的唇一张一合,吐出三个字:“陆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