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小说>送你三冬暖阳> 第十三章:安守本分
    公司签订完毕了,具体方案实施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个项目是夜凌辰和莫风斟酌考察许久的,他们信心百倍,定能让公司有个大翻身。

    因为萧清歌在别墅长住,夜凌辰自己现在也会常回去的缘故,童姨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他找了一个新女佣去帮忙。

    玲姐,比童姨年轻,顶多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身材纤细,长发挽的高高,人收拾的干净利落,萧清歌第一眼见她就很欢喜,又多了一个人做伴也是好的。

    公司一切顺利。

    夜凌辰工作似乎不怎么忙了,每天晚饭前都会回来,晚上会在家休息,家里看见萧清歌了从不理睬,她第一次觉得被人当空气也是好的。

    萧清歌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挺有钱,还是和童姨聊天,听她偶然提起过,老板自己开了个公司,那也算是年轻有为,事业有成。

    只是夜凌辰每天回来吃饭,童姨和玲姐又张罗好久,准备一大桌子菜,甚是麻烦。

    “少爷,你前些天加班太辛苦了,我专门炖了一下午的鸽子汤,快喝下补补身体。”童姨端过一碗汤放到夜凌辰面前,笑着关心到。

    “嗯。”夜凌辰轻哼一声,端起汤品尝起来。

    萧清歌吃着饭,眼睛不住偷偷喵向夜凌辰,不知道他花那么多钱把自己养在这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一开始以为是床伴?现在发现并不是。

    就在她郁闷不解的时候,童姨语出惊人:“少爷,小姐知道你喜欢喝我煲的汤,这些天跟我学着做的很不错了,下次你可一定要尝尝她的手艺。”

    萧清歌闻声,刚吃下去的一口饭差点喷了出来,眼睛瞪的大大看向她,童姨还真是会瞎撮合。

    她想为自己解释,却无从下口,慌乱的神情让童姨看在眼里,只当她是害羞了,笑的更加开心。

    夜凌辰听到童姨这么说,脸上明显不悦,眉头紧蹙,眼神里有丝不易察觉的锋利。

    一开始就觉得她只要50万可能心思不纯,现在从童姨口中也算得到验证,女人,都是那么贪心不足。

    终究是他一开始的决定有些鲁莽了。

    童姨去了厨房忙活,诺大的餐厅只剩下他们两个,夜凌辰才冷冷的开口警告:“你最好安守本分,不要动不该动的脑子。”

    萧清歌正品尝美味呢,闻言一愣,想到是刚刚的误会。

    她真的是冤枉啊,天降大锅,不得不背了。

    “哦,知道了。”萧清歌老实的点头答到,心里把夜凌辰骂了无数次,嚣张可恶的男人。

    她低下头夹着饭菜往嘴里胡乱塞着,夜凌辰听到她敷衍的声音更加不悦,抬起头目光看向她。

    这是他把她带到这个别墅以来,第一次在清醒没有醉酒的状态下打量起她,萧清歌低头吃着东西,细细看来,和唐月晴并不相似。

    又联想到了唐月晴,她在自己脑子怎么都抹不掉…夜凌辰气愤,摔下筷子,起身便上了楼去。

    感受到寒冷的目光向她袭来,萧清歌抬起头就见夜凌辰挥着衣袖离开的背影,留下她一脸蒙圈,一个误会至于生这么大气?真是小气。

    不过他走了,她不用那么拘束,吃的更自在。

    童姨从厨房出来就没看到夜凌辰,左右张望一下,开口问到:“小姐,少爷上去了?”

    萧清歌嘴里嚼着饭菜,含糊不清的回答:“嗯,上去了。”淡然的语气里透着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童姨低头瞧见少爷把自己熬的汤都没喝完,就赶紧过去收了起来。

    看着在眼前忙活的童姨,萧清歌低头犹豫片刻,缓缓开口:“童姨,你可能误会我和他的关系了…”

    不愿提及的关系总要面对,免得下次再有什么误会发生,彼此闹的不愉快,他们现在只是一纸契约的关系,她不妄想,也不希望再有什么别的关系了。

    平淡度过一年,回去和家人团聚是她最大的希望。

    萧清歌将手里的碗筷放在桌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看向童姨继续说到:“说好听点,我只是他包养一年的情人,一年协议到期,彼此各奔东西,不会再有任何关联而已。”

    早就清楚明白的关系,萧清歌自己亲口讲出来,语气还是有些落寞,童姨看在眼里有些着急了。

    “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我…”童姨嘴笨,心里想的半天表达不清,惹的萧清歌不太开心的样子,心里很是自责。

    她只是真的喜欢萧清歌和夜凌辰这两个孩子,那会顾得那么多条条框框,一个沉稳孤冷,一个热心纯真,两个人心性都同样善良,能凑一对是多么般配啊。

    “我知道的,童姨,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萧清歌打断童姨道歉的话。

    至少在这个屋子里,童姨是真心对她好的人,她很感激。

    “唉~”童姨一长叹一口气,自己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萧清歌回到自己房间,就收到一个微信消息提醒,拿过手机打开,是李秀芬发来的:清歌,你已经过去那边一个月了,工作什么都顺利吗?你弟弟现在康复的很好,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回到家了我让他跟你视频……

    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看着消息内容,思念之情溢出心头,萧清歌抬眼望了望这奢华的屋子,好似是个华丽的囚牢,站在窗前的身影孤单,落寞。

    一切都是自愿的,她谁都怪不得。

    只是想出去到医院看看母亲和弟弟一起办理出院,不知道那个孤冷的男人会不会同意?可是明明声称在国外的自己出现一定会引起母亲的怀疑吧,万一知道她为了钱出卖身体她得多失望伤心……不,她不能去。

    她把手机紧紧捏在手里,思绪万千,站在窗前,冷艳望着院子里灯光照射下的绿荫葱葱,那是童姨自己种植的蔬菜,说是更健康环保,眼看着长高了不少,想到自己来这里已一个月有余,至少离一年到期又近了一点不是么。

    萧清歌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