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尧掌控**不强烈,只要下面的人有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他都是宁愿当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的。

    但是,不管归不管,该过问的事情还是要过问一下。

    所以他今天才过来,询问一下招生的事情具体进行的怎么样?

    “欢迎陆董光临大驾。”陶享金笑呵呵从办公室迎接出来。

    陆尧觉得他这个人虽然办学经验很丰富,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觉得他像一个商人,多于一个教育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制定当初办学方针时,行政和教育一定要分开,互不干涉。

    让努力赚钱的专心赚钱去,让努力教书的专心教书去,不要被其他事情干扰,到时候两者都做不好。

    就比如说现在海豚湾小学的校长徐敦儒,你要让他去操心给教师发工资,想办法招生,怎么赚钱的话,他肯定一样都做不好。

    同理,对于陶享金这样掺杂商业气息的人,你想让他专心对待每一个学生,好好教书育人,那也是很难的事情,因为他做不到一碗水端平。

    两人在门口寒暄几句,走进了陶享金的办公室,陆尧这才说起他的来意。

    听完陆尧的述说,陶享金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道“陆董,您的来意我已经明白,我会吩咐下去,让他们加大招生的步伐,争取在开学之前,每个年级招满三个班级。”

    其实对陶享金来说,他对目前学校招生情况也不是很满意,要知道以前在新南方小学的时候,哪个年级会低于十个班级?

    不过那是在省城,和下沙村这种小地方完全没有可比性,但他的性格就是不做则已,做了就一定要做好。

    他相信等过个几年,海豚湾学校名声打响之后,定然有许多家长愿意将孩子送到学校来读书。

    陆尧满意点点头,不过他还是出言安慰道“陶总,也不用给下面的员工太大压力,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完成目标即可。这次若是每个年级能招收超过三个班级,这个月每人奖金翻倍。”

    陆尧毫不吝啬奖励,对他来说,能用钱搞定的事情,那都不叫问题。

    陶享金感激的看了陆尧一眼,对这个很舍得给员工奖励的老董很满意,虽然他自己也是总经理,算是一个资本家,但是他也很讨厌那种动不动就和手下员工谈理想,谈情怀的老板。

    试想一个,如果一个工作人员最基本的经济诉求都得不到满足,你又谈何能让他们打起精神积极投入到工作当中呢?

    陆尧和陶享金聊完招生的工作问题,在他的陪同下,到校园内部到处走了走。

    虽然现在海豚湾幼儿园和海豚湾小学已经建设完成,但是海豚湾学校并没有停止建设,反而工地上还在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开工建设当中。

    这其中建设的主要是学校的公共建筑,比如说综合体育场,图书馆,实验楼,艺术馆以及初中部和高中部。

    陆尧预计,真要彻底完工,至少还得要五六年时间,也正是因为海豚湾学校的投资规模庞大,才能吸引到陶享金等人的加盟。

    为了防止学校建设产生的噪音对村子旅游影响过大,陆尧特意在学校区域布置了消音阵,使得那些机器的轰鸣声不过于太吵。

    否则真的等到学校开学后,附近的建筑工地如此吵闹,让学生们怎么安心上课?

    ……

    ……

    日子不知不觉中过去,转眼来到了八月底,下沙村变得一下子热闹起来,主要是有许多学生家长送孩子们来报名读书,看到下沙村美丽的风景,都会选择留下来玩一两天。

    在陶享金这半个月的努力下,海豚湾小学在县里和市立不记成本的打广告,让学生家长推荐招生等等各种方式齐下,已经圆满的完成陆尧当初布置的每个年级三个班级的任务。

    并且他们的工作成果更佳,达到了每个年级五个班级的优异成绩。

    别看每个年级有五个班级,实际上学生的人数也没多到很夸张的地步,最主要他们采用的不是大班制度,每个班级学生平均在四十多人左右。

    这样一个年级下来也才两百多人,一个小学招到的学生总数在一千三,加上幼儿园,今年海豚湾秋季招生人数是一千五百人,平均分配到周围乡镇村寨,都没到一百人。

    这其中每个村寨最少还有一半的学生没有选择到海豚湾学校上学,这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海豚湾学校刚成立,那些家长为了求稳,自然不会轻易给那些孩子们选择转到一个陌生的学校上学。

    但是包括陆尧在内所有学校的工作人员都很满意,至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等今年小学第一批学生毕业,参加过县里小升初的统考,如果他们学校拿出了好的成绩,就不愁学校招不到学生。

    苏静雅这段时间非常忙碌,要忙着村里换届选举的事情,两个小家伙报名读书的事情就交给陆尧处理。

    陆尧亲自带着两个小家伙去了海豚湾幼儿园报名,交过学杂费,从学校领了一个统一款式的书包和校服,两个小家伙兴高采烈的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回到家里,向自己的奶奶炫耀。

    陆尧没理会他们嘚瑟的样子,笑着问陆小婉道“小妹,你也快要去学校报名了吧?要不要大哥陪你一起去?”

    陆小婉已经正式结束了在训练基地的艰苦训练,整个人都黑了一圈,但她的精神状态却比以往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笑嘻嘻道“老哥,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啊?”

    陆尧摇头笑道“不麻烦,正好我有事也要去一趟省城,正好送你过去。另外,你的甲壳虫也要一起开过去吧?”

    陆小婉连连点头道“那是自然,要不然从学校回一趟家里太麻烦了。不过我还没考虑好究竟是住校还是每天回家住啊?”

    说到后面,陆小婉的表情有些苦恼。

    陆尧耸耸肩笑道“这个随便你自己,反正我钥匙已经给你了,并且帮你在门卫室也登记过身份,你想住哪都行,看你自己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