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王者荣耀之英雄图鉴> 第二百一十九章拜访(上)
    杨小鲤女士亲启:

    光鲜夺目的演艺圈,眼花缭乱的名利场是无数人心中的梦,许多人在刺中迷失,埋没,幸运者崭露头角,却多是昙花一现,冷却和沉寂是歌手,演员们注定的结果,想要将歌手生涯延长需要的是强大的资本,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中资本运作的力量是不可抵挡的,如果你已经喜欢上了现在的光线和亮丽,再也无法忍受平凡,玩家国度可以帮你达到一个另一个高度。

    冒昧打扰,敬请见谅!

    军师

    军师...最高战力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军师吗......

    “小鲤,我给你换个造型”,

    杨小鲤御用的造型师打开发胶盒走到她身后。

    杨小鲤将那封颇有煽动性的信折叠起来,不动声色的问道:“yoyo,刚才谁来过化妆间?”,

    造型师yoyo奇道:“没人啊,这是你单独的化妆间,不经你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来的”,

    杨小鲤点了点头,道:“给我改个妆就行了,发型不用换,待会就要上台了,来不及”,

    “好的,衣服也给你换一套”,

    ......

    陈墨到季莎莎家里拜访的时候季莎莎的弟弟季林正在沙发上玩游戏,见他来进门道:“陈墨,一起开黑啊”,

    “不了,季林,莎莎和阿姨在家吗?”,

    “在呢,墨墨,快进来”,

    还穿着睡衣的季莎莎从卧室里出来,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鞋柜取出一双拖鞋给他,起身帮他掸了掸领口的雪花,道:“外面下雪了?你穿这么少,冷不冷?”,

    季莎莎回到家这几天除了走了几趟亲戚,参加了一场同学会外便一直宅在家里,有的时候连妆都懒得化,今天知道陈墨要来她还特意的早起了一会儿在屋里扎头发,不料扎了一半陈墨就到了。

    “呦,墨墨来啦,快进来,快进来,你看这孩子,来就来嘛,还拎这么多东西干嘛?”,

    季莎莎的妈妈也拎着菜刀从厨房里走出来,又冲着沙发上的季林喝道:“季林,没看见家里有客人来了?还不去倒茶,怎么一点儿眼里劲也没有?”,

    季林平时住在学校里,两周才回来一趟,他不在时季莎莎妈妈就想儿子,但儿子寒假回来住没几天季莎莎妈妈就开始嫌弃他了,睡懒觉,玩游戏,不听话...哪哪儿都看他不顺眼。

    陈墨笑道:“阿姨,不用麻烦,我自己来就行了”,

    他对季莎莎家很熟,小的时候他就是这里的常客,几年过去了,这里的装修虽然翻新了一遍,但格局便没有多少变化。

    陈墨提着两瓶酒,一条烟,两块上好的绒布料和一盒补脑的营养品,他对拜访的礼仪不太懂,都是陈墨妈妈为他准备的。

    季莎莎爸爸正在屋里吞云吐雾的翻着书,见陈墨来他出来打个招呼便回房去了,季莎莎给陈墨塞了一把无花果便把他带到自己的卧室里了。

    她的卧室里刚铺了一层泡沫地毯,踩在上面软软的,季莎莎又喷了空气清新剂,坐在镜子前边扎头发边道:“墨墨,你先坐,待会我去下厨给你做麻香鸡,要喝什么?我让季林下去给你买”,

    “我喝可乐”,

    季莎莎笑道:“陪我爸喝点啤酒吧,难得你来,他平时总是唠叨说没人陪他喝酒”,

    “那我陪他喝一点”,

    季莎莎陪他说了会儿话,扎好头发后往后面顺了顺便去厨房里帮忙了,见女儿进了厨房,陈墨爸爸朝卧室里喊道:“陈墨,来陪我下盘棋”,

    “哦,好”,

    陈墨答应着。

    厨房里的季莎莎道:“爸,去我的卧室里下棋吧,你那里烟味大,墨墨不喜欢烟味的”,

    “得,我这闺女不向着她爸,尽向着你了”,

    季莎莎爸爸掐了烟拎着棋盘,抱着棋盒往旁边的卧室去,和陈墨爸爸多少还端着点的文雅不同,季莎莎爸爸心态年轻,总是喜欢和年轻人在一块玩,对于陈墨等几个院里的小子他也从没端过什么长辈的架子,一起喝上二两酒还能称兄道弟;其实他一直都觉得陈墨这个小子太规矩,太老实了,不像他们那个年代闯荡过来的人,没有什么书生气,浑身都是泥土味和雄性的气息,但这小伙子踏实,老陈夫妇人也不错,闺女嫁到陈家的确是个不错的归宿;再者说自己闺女确是喜欢这个小子,他这个当爸的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陈墨的象棋水平不高,都是野路子,远不似季莎莎爸爸钻研的那么深,但他棋风极稳,从不冒险,一时之间倒是能和季莎莎爸爸下一个旗鼓相当。

    “陈墨,毕业有半年了吧”,

    “嗯,去年七月毕的业,半年多了”,

    “大学里谈过女朋友吗?”,

    季莎莎爸爸开门见山的道。

    “额...没有”,

    “你这不行啊,现在的大学都是女多男少,你这一进去就是一只狼掉进了肉堆里,这样都吃不到肉这到了社会上就更不行了;还没追过女孩子吧”,

    “没...没有”,

    陈墨也不知道对纪小烟算不算是追求,大概不能算,只能叫做顺其自然吧。

    “你看,你这孩子就是太老实了,跟你说,叔叔我当年在村里,到处都是打光棍的汉子,大姑娘没几个;这么恶劣的环境里叔叔我都能泡到两个,后来分配工作,到了化肥厂,你知道化肥厂这种地方别说姑娘了,母猪都没有几头,我一进去四处溜达,寻摸了半天就瞅见主任女儿一个姑娘家在厂子里帮忙,虽说长得不怎么样吧,但好歹也是个女的,得,硬着头皮上吧,你看,现在儿子都上高中了”,

    陈墨早就习惯了他的老不正经,道:“叔叔,时代不一样了,现在都喜欢单身”,

    季莎莎爸爸道:“也是,当初我赶着两头猪就去莎莎他爷爷家里提亲去了,这要放在现在还不乱棍把你给打出来就怪了,不过姑娘还是要追的嘛,只要技巧对不管什么时代都追的到,要胆大心细脸皮厚,用你们现在的话说就叫做舔狗,不过做舔狗也要看本市的的,有的人舔着舔着就应有尽有,有的人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叔叔,你这炮没了”,

    “炮没...你吃我炮干嘛?叔叔刚才没注意,不行,这得悔个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