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宗主人呢> 27.你还缺师弟吗?
    林南有点诧异。

    虽然伊布还拿着毛笔在自己脸上画着乌龟,但是林南的注意力,还是被下面的比赛吸引了过去。

    钟莹炼制出来的法宝,和自己的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本来以为钟莹的天赋并不算太高,不过现在看来,平时没少下功夫。

    有着无尽门的藏书阁,只要肯花贡献值,还是能够提升天赋的。

    自己的火之贼高兴,似乎只给钟莹看到过一次。

    而且自己只是用无明业火炼制,后来用三昧真火强化,现在实力提升太快,已经很久没用过兵器了。

    毕竟只是中品法器的飞剑自己轻轻一折就断,而且材质不够强大,就算强行提升到下品灵器,也没啥用处。

    现在钟莹居然靠着自己的天赋,炼制出了和自己的长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的法宝,林南还是很欣慰的。

    毕竟是自己的徒弟嘛,有成就做师尊的也开心。

    “完……完成了?”

    柏鸿几人还没有从钟莹体内的三种天地奇火中回过神来。

    这法宝居然就炼制完成了。

    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柏鸿觉得脸颊有点烫。

    自己刚刚还得意地说,自己用了七日才知道如何炼制。

    而现在呢?

    这才过去不到七柱香呢吧。

    而且还是加上前面思考的时间。

    更不用说。

    你是怎么把火焰放到剑里面的?

    这可是百年玄冰啊。

    你这样,真的不会化吗?

    事实证明,不会。

    柏鸿四人看着眼前的长剑,不敢说话。

    怎么办,感觉被打脸了。

    还是不能打回去的那种。

    刚说完这东西很难炼制,结果人家就炼出来了,而且还是加强版的。

    “这柄长剑,有名字吗?”

    柏鸿咽了一口口水,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地问道。

    观众们也听得清楚,别说柏鸿了,就是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柄剑的创意,是来自于我的师尊。”

    钟莹点了点头,面带恭敬地看了顶层包厢一眼。

    “师尊所用飞剑,原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飞剑,可是有一天,师尊用了百年玄冰炼制了三柄冰晶剑。”

    柏鸿四人愣住了。

    吴元九人呆住了。

    上万观众惊住了。

    怪不得。

    怪不得你这么快就炼制好了法宝。

    原来是你师尊炼制的啊。

    这算不算作弊?

    漏题啊喂。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让柏鸿研究了七日的法宝,居然是这么一个来历。

    “后来,以为七品炼器师偶然之间得到了一柄冰晶剑,于是便请师尊前去指教,师尊当场演示了如何炼制,并强化了一番冰晶剑,命名为火之高兴。”

    所有人都是一愣。

    前面还说的好好的。

    你这名字时什么鬼?

    你确定你师尊不是来搞笑的?

    谁家法宝不是取名越帅气越文艺越犀利越好的,你家师尊脑子有问题吧。

    “师尊觉得火之高兴用着顺手,在回到宗门之后,又顺手把飞剑强化了一遍,并取名为火之贼开心,不过毕竟原材料是百年玄冰,所以仅仅只是一件中品法器。”

    现在已经可以判断,钟莹的师尊确实是来搞笑的了。

    你的法宝跟你有仇吗?

    还贼开心?

    “所以,为了感谢师尊给我的启发,我决定,为我的法宝命名为火之乐成狗。”

    钟莹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朵里。

    噤若寒蝉。

    万籁俱寂。

    大家都不敢出声。

    这种时候应该笑吗?

    是直接笑还是走程序?

    会不会惹到柏鸿上尊啊,毕竟他都不会炼制这种法宝吧,笑出声会不会挨打。

    而包厢上,林南却是真的乐成狗了。

    没想到啊,自己这个徒弟取名字的天赋居然都赶上自己了。

    柏鸿颤抖着双手拿起了面前的火之乐成狗。

    感觉着通体冰寒的法宝,他觉得自己应该是霜之哭出翔才对。

    所以,柏鸿犹豫了。

    自己真的要检查这件法宝吗?

    直接给个第一名得了吧。

    就算后面的人也炼制出来这种法宝,那效率能一样吗?

    然后,柏鸿就把神识探入其中。

    为了完全搞清楚这柄剑是如何乐成狗,柏鸿没有丝毫防备。

    接着……柏鸿笑了。

    笑的很开心。

    笑的很灿烂。

    笑的……乐成狗。

    卧槽,什么情况?

    是暗算裁判吗?

    不可能,实力不允许啊,难道是裁判自己疯了?

    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是的,脸上笑出一片向日葵海的柏鸿,在所有人眼里,就是因为钟莹的法宝而发疯了。

    弯腰驼背,整个人都弓了下去,法宝早就已经掉落在地,柏鸿以一种名为“后入式”的姿势,左手手肘支撑着身体,右手不断地锤击地面。

    身体一抖……一抖……一抖的。

    “哈哈哈哈……”

    柏鸿的笑声很大,就算没有运用丝毫灵力,但是在完全安静的会场中,却显得格外嘹亮。

    “老鸿,你没事吧?”

    立轩蹲下来身子。

    作为和柏鸿关系比较好的一员,立轩才不相信柏鸿疯了。

    这可是大乘期修士,心境不知道有多好。

    所以……当立轩看到柏鸿的左手颤抖地指着地上那件美丽无比的法宝时。

    立轩也拿起了法宝,将神识探入其中。

    他要知道,为什么柏鸿拿起法宝后,会出现这种情况。

    立轩笑了。

    笑的也很开心。

    笑的也很灿烂。

    木然和易德水快疯了。

    干嘛呢你们?

    这法宝有这么好笑吗?

    这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吗?

    又一个裁判跪了。

    这一次,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到了钟莹身上。

    绝壁是她暗算了裁判。

    这剑的名字叫乐成狗。

    结果裁判就真的乐成狗了。

    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大乘期修士,而且还是八品炼器师的修士乐成这样,回去可以吹一辈子了。

    包厢上,三个大花脸靠在窗台上,望着下方的柏鸿和立轩,林南的嘴角直抽抽。

    红莲业火脱胎于紫微妖火,本身等级就比无明业火高上不知道多少。

    并且也继承了其影响情绪的特征。

    相比起辊雷秘境里面直接调动起**的紫微妖火,钟莹居然直接让法宝里面的火焰全部用于激发开心。

    这尼玛还真是乐成狗了啊。

    想想以后钟莹拿着这柄剑,在法宝的强化下,红莲业火上下翻飞,威力惊人。

    和她对战的修士越打越开心,越打越想笑,神经病吧。

    “师尊,师姐做了什么吗?”

    伊布没有发问,反而是金铃提问了。

    “那是你师姐的天地奇火产生的作用,日后等铃儿实力上去了,师尊也替你种下这种火焰。”

    摸了摸金铃的脑袋,林南温柔地解释道。

    伊布在一旁看着,抓起了林南的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看着两个小姑娘,林南算是明白,为什么男人都会想要有个女儿了。

    场上。

    木然和易德水看着两个笑不停的家伙,忍不住扶额。

    这怎么办。

    该如何制止啊。

    以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

    不过,好像是法宝的问题,自己要不要试一下?

    于是,木然给了易德水一个眼神。

    “你试试!”

    易德水也还了一个。

    “滚!”

    一只手颤巍巍地捡起了地上的长剑,放在了桌上。

    柏鸿已经笑完了,只是脸上的肌肉似乎以为长时间的大笑还有些僵硬。

    “钟莹道友,这件法宝,应该还有一些特殊吧。”

    柏鸿咳嗽了两声,缓解了一下尴尬。

    “刚刚我的神识探入其中,就被一股极为庞大的喜悦之情给覆盖了,这一生经历过的所有开心的事,全部都浮现了出来,想必这中间的火焰,有着特殊之处。”

    “可是根据我的见识,这种火焰,明明和紫微妖火极为相似,却又有别与紫微妖火,不知钟莹道友可否为我们解释一番。”

    不愧是活了十万年的老怪物,这脸皮厚底可见一斑。

    当着这么这么多人的面乐成狗了,居然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此种火焰,名为红莲业火,之前的比试之中,我也曾经使用过两种火焰,分别为无明业火和三昧真火,皆是由我门中的一种特殊功法修炼而成。”

    钟莹开口解释。

    “炼制这件法宝的红莲业火,威力巨大,是以紫微妖火为基础修炼而成,不但威力惊人,甚至还能影响情绪。”

    钟莹直接开口透了自己的家底。

    告诉你们又怎么样。

    泛着这些你们也都知道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什么。

    柏鸿几人已经不想惊呆了。

    她刚刚说啥?

    是修炼而成?

    我尼玛,天地奇火是能够修炼而成的吗?

    那以后谁还出去外面找火啊。

    所以,当立轩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难道还没醒?

    站在后方,罗程觉得,自己可能穷尽一生,都追不上前面这个人了。

    比自己优秀的天赋。

    比自己优秀的资源。

    比自己优秀的师尊。

    掐着两百岁的高龄,靠着运气走到现在这一步。

    而人家呢,据可靠消息,钟莹现在的年级,只是三十出头而已。

    这算什么,再过一百年,自己估计就是那个听着钟莹传说的人了。

    柏鸿运转着体内的功法,将所有的情绪压了下去。

    太阔怕了。

    自己突然有种跳槽的冲动。

    无尽门的实力,真的这么强吗?

    想想也是,能够让沈家都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的势力,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自己怕是想象不出来了。

    “多谢钟莹道友为我等解惑,既然你的法宝已经提交了,就请回到等待区,比赛结束之后,我们会宣布最终的结果。”

    柏鸿点了点头。

    后面的九个人会如何,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

    这是第一次,柏鸿对炼器师大赛的结果没兴趣。

    他们现在只想着,赶紧结束,自己要去学炼器术了。

    之后的比赛,钟莹没有关注。

    林南带着几个人在枞云城中浪了七日。

    不过也没有落下修行。

    每天晚上,林南都会为一个房间开启时间加速,用来给钟莹和金铃修炼用。

    由于范围小,加上林南实力的提升,一晚上的修炼,就相当于一个月的打坐。

    天赋摆在那里的金铃,很快就突破到了筑基期,然后一口气,直接修炼到了筑基巅峰,现在正处于稳固修为阶段。

    钟莹元婴期的修为也达到了顶峰,当决赛进行到第三日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城外,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让钟莹渡劫。

    除了调整了时间流速给钟莹修炼之外,林南没有出手帮助钟莹渡劫。

    不会阵法的钟莹,在渡劫上自然比林南困难许多,只能够靠自身的力量,还有自己炼制的法宝硬抗。

    只不过,想想林南雷劫的威力。

    感谢上天,没有像虐待师尊一样虐待自己。

    平安无事地渡过了出窍劫,钟莹现在也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出窍期修士了。

    钟莹很开心。

    在无尽门,修为越高,积攒贡献值的速度也就越快。

    而贡献值,正是无尽门弟子变强的一个重要因素。

    说实话,看着林南在演武场刷榜的行为,钟莹就知道自己的修炼速度差在哪了。

    要是自己有林南的实力,还怕积攒不到贡献值?

    不过自己也不可能按照林南的升级之路去走,那就是作死,整个临仙界都找不到第二个的那种。

    花费了一晚上稳固修为,甚至还提升了两个小境界。

    这就是资源的好处了。

    有师尊在的情况下,灵石准备充足,根本不担心会出问题,疯狂提升就好。

    回头去宗门里面的妄虚宫历练一下心境,实在太节约时间了。

    然后,决赛的时间过去。

    当钟莹站在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你丫不是元婴巅峰吗?

    出窍三层是几个意思啊?

    柏鸿四个人的嘴角也是抽搐了一下。

    前几天不是刚渡劫吗?

    这天赋也太强了吧,几天时间就提升了两个小境界,下个月就出窍巅峰了吧。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没有一个人去询问。

    这种时候,开口问就是的打击自己。

    万一人家回一句。

    “你们难道不是这样修炼的吗?”

    怎么办,找虐呢?

    这种时候,所有人一致的保持了沉默。

    柏鸿开始宣布最终的排名。

    钟莹第一,毫无疑虑。

    七日时间过去,只有她上交了法宝。

    其他人都还在研究阶段呢。

    不过确实进展不小,三个分神期修士实力旗鼓相当,已经研究到如何控制百年玄冰进行塑形了,就差最终的符文阶段,不知道要如何刻画。

    三人占据了二到四名。

    罗程听到自己第五名的排名,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没少挨冻啊。

    一个个名字报完,接着就是颁发奖品。

    这是炼器师大赛以来,唯一一次颁奖最为平静的一次。

    虽然这次的奖励很丰厚,可是那么多场比试下来,这些东西算个屁啊。

    黄海柱再次出现,官方客套了一番话后。

    这场不断制造惊喜的炼器师大赛,终于是拉下了帷幕。

    只不过,钟莹看着自己身后跟着的四个人。

    “四位上尊有何贵干?”

    柏鸿四人笑的很灿烂,钟莹突然觉得,这四个人不是好人。

    “钟莹道友,你看看,你还缺师弟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