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第三百一十章 检查
    刚才听那官兵的话,谚宸应该是已经到了这里,那么她现在机会就来了,不是说他的宠妾生病了吗?多半就是那钱袋的问题,那再好的大夫都治不了的,只能看他出马啦!反正要回报嘛,治好他宠妾也是回报了。

    但是她不会去认他,她就在他身边等容钰查完回来,所以他便在这身男装的打扮上又添加了些东西加中她“男性”的外观。

    “我……”纳兰雪瑶指着元影吃惊的张大了嘴。

    随后不知为何她突然笑了,并强压着笑意问道:“尘元大叔怎么出来了?”

    听到纳兰雪瑶说的话,元影双眸疑惑的大睁着,她敢肯定她在下山的时候一定是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公子,刚才特么的她不过就是在涂黑了的脸上又加了点疤痕和稀疏的小胡子,就从年轻人变中年人了?

    这房间内没有镜子,她刚才打扮完也没打盆水来照照,不知道?她这身打扮会不会让她看起来有点猥琐?如果看上去猥琐的话,还能留在去给谚宸的宠妾治病吗?会不会被当做奸夫?

    元影还想着自己的形象,这时吗带头官兵走了过来,双目紧盯着元影向纳兰雪瑶问道:“这个男人是怎么一回事儿?”

    “没事啊,她是……”纳兰雪瑶一下想不到该说是什么变得结巴了。

    元影见状连忙接道:“我是雪瑶大夫的助手,和她一起给村庄里的麻风病人们治病。”

    纳兰雪瑶闻言连连点头,“对对。”

    “雪瑶大夫你不是要拿东西去问诊太子殿下的宠妾吗?你快去拿吧,我陪你一起去。”元影说着对纳兰雪瑶眨了眨眼睛。

    纳兰雪瑶见状佯装恍然大悟般说道:“对对,我马上就去拿。”说着就赶忙往屋里冲去。

    刚才元影一打开门纳兰雪瑶就发现了屋里外无其他人,她心里原本是想着拉容钰去把脉但是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个宝贝。

    那个宝贝就放在卧房里,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能让她这个不会把脉的人看出病人的情况。

    现在容钰就是消失不见的情况,还好她有想到了她的宝贝,双管齐下!

    纳兰雪瑶再官兵的注视下从卧房里的箱子里掏出来了她的大宝贝,然而众人都还没看清那宝贝的样貌,纳兰雪瑶就把宝贝给包了起来。

    “走吧。”纳兰雪瑶提着收拾好了的药箱对那带头官兵说道,在离开前她拍了拍那些瑟瑟发抖的大夫,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离开了。

    官兵们是抬了轿子来的,于是那带头的官兵醉着旁边的轿子对纳兰雪瑶说道:“姑娘请吧。”

    元影很尽力的再表演一个助理该做的事,她恭敬地把纳兰雪瑶扶上了轿子,知道自己事没资格和纳兰雪瑶坐一个轿子里地,于是她就准备离开,然而这时候纳兰雪瑶却拉住了她。

    纳兰雪瑶看着元影竟然一下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或许是不习惯元影地这副面貌,她磕巴了好一会才流畅地说道:“尘元大叔也上来一起坐吧。”

    她话才一说完,一旁地带头官兵立马就呵斥道:“不行,他是男的,男女授受不亲。”

    “可尘元大叔是我的助手啊。”

    官兵还是拒绝,“不可以,如果她是女的那么就还行,可是他不是。”

    元影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她连忙看向纳兰雪瑶并朝她使劲的眨着眼,不能再说了啊,等会穿帮了怎么办?纳兰雪瑶瞧了大概也猜到了元影让她不要再说了的意思,于是她放下了车帘缩回了车里。

    马车缓缓地行驶了起来,官兵跑到了前面地马上带头去了,元影就跟在马车地旁边走着。

    一行人快速地往城里走去,进了城后走的方向居然是往原先亲王府地方向,过了约莫一刻得时间终于是到了目的地——亲王府。

    那先陈国皇宫还在拆除阶段,看来谚宸来北国住的都是亲王府,也不知道等会儿会不会和谚宸来个照面,她对自己这副乔装打扮还是有那么一丢丢信心的。

    谚宸肯定认不出她的!说到谚宸来了这里,不知道她的徒弟谚炑有没有跟过来,不然后面还得送个信过去说她走了。

    元影把纳兰雪瑶扶下了马车,这时府内跑处来了一男人,元影还记得他,那是谚宸府上的管家。

    “这就是那请来的神医吗?”管家打量着纳兰雪瑶问道一旁站着的带头官兵。

    “是的,七叔。”官兵回道。

    管家盯着纳兰雪瑶打量了很久,幽幽的说道:“身上有很浓重的药材味,气质和样貌都是像个大夫,跟我来吧。”

    听到管家的话元影内心忍不住吐槽管家的话,一个人是怎么的能通过脸看出来??这部扯淡吗?

    纳兰雪瑶和元影也是一样感受,但是她不能说,不仅不能说还要微笑着说他说得对。

    进了府里后管家并没有第一时间带他们去看谚宸得宠妾,而是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凉亭外站着,管家先去和那凉亭里的人说了几句话,随后才叫她们过去,元影和纳兰雪瑶都疑惑得互看了一眼,随后打量和凉亭得情况。

    凉亭里出了她们个管家还有一个大夫模样的中年人坐在那,管家对她们说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厉害的本事,再看诊柳宠妾前你们都需要让我们的大夫看一下脉象,毕竟你们来自那个麻风病村庄,这病传染性高,我们必须确保你们没有得麻风病才能让你们去给柳宠妾看病。”

    闻言,纳兰雪瑶笑道:“哦哦,好说好说,您放心虽然我们来自哪个村庄,但是我们身上绝对没有这病。”话音一落她就把自己得手伸到了桌上得珍帕上面让那大夫查看她得脉象。

    站在一旁得元影眼神有些不安的闪躲了起来,你问她为什么,她可不是因为有病而是因为她时女扮男装的啊!好像大夫能通过脉象看出人的性别,她现在可是‘男’的啊,要是让他们着大夫看些脉发现她是女的告诉了管家怎么半?到时候岂不是欺骗罪?会不会直接被砍头?

    相信现在这时可就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了,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大夫看她的脉象!这时那大夫已经看完了纳兰雪瑶的脉象,他对管家说道:“这姑娘没有任何毛病就是身子有点虚的样子。”

    “好,那么就给这位......”管家看着元影愣了一下,随后道:壮士看看吧。”

    壮士......靠!元影现在大概能猜出现在的她的大概外观,壮实且显老的大叔......行了,绝对没能认出她!

    大夫见元影吃喝ic没伸出手,便喊道:“还请壮士把手伸过来。”

    伸,说的那么轻松简单,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啊,以她现在的本事还没办法让大夫给她看象时扰乱自己的脉象,于是她只好‘求救’的看向一旁的纳兰雪瑶。

    然而纳兰雪瑶再接收到元影那‘求救’的目光是疑惑不解的皱起了眉头,很显然的她没看懂元影是个什么意思。

    元影见状又急忙眨眼睛并把视线落到了自己胸部的位置,然而纳兰雪瑶还是没看出元影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她大概猜到了元影是不想让那大夫看脉象。

    于是她想了一翻说词对管家说道:“管家这是我的助理,什么医药知识都不懂,等会去看诊柳宠妾的时候我不会带他的,他就是帮我提个东西的。麻风病他身上绝对也没有的,而且那病不和人太接近也不会传染的,而且我这尘元大叔不喜被人触摸怕生得很,能不能就不看他的脉象了?就让他再这里带着,我跟您去看诊柳宠妾?”

    说得好说得好,元影在心里给纳兰雪瑶竖起了大拇指。

    听了纳兰雪瑶的话,管家盯着一直低着头的元影想到了片刻,随后点点头答应了纳兰雪瑶这一提议,“好,让他好好的待在着等你回来,你提上东西跟我走吧。”

    “是,谢谢管家。”纳兰雪瑶答谢着然后结果了元影手中的医药箱,随后她附耳到了元影耳边小声的说道:“不要乱跑,我争取快点出来。”说完她就跟着管家走了。

    纳兰雪瑶和管家走了,一旁坐着的大夫自然也开始收拾起了东西准备离开。

    元影蹙眉想着柳宠妾生病得事情,她不跟着一起去看那柳宠妾的话,她就不知道柳宠妾是不是因为那钱袋生的病啊,她必须得去看看蓝验证她得猜想。这府里好进,可是出去就不一定好出去了,要是纳兰雪瑶没看出那柳宠妾得病,她们两个怕是不能好好的离开。

    看着眼前的大夫收拾完了他自己的东西,见他要走,她连忙开口问道:“诶,大夫,我问你个事呗?”

    大夫一听到元影的声音连忙提着他自己的东西后退了好几步,随后他铐子凉亭的主子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是你要低着脑袋说话,确保你说话时口水不会向我着喷来,你要问什么就快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