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日月同辉> 第249章 山河将倾
    王谏见小孙子哭得这样,心如刀绞,想要安慰他:你爹你娘会平安回来的,他们曾不止一次险死还生,哪那么容易就死呢?可是竟说不出口。

    这次,他们怕真回不来了!

    王均带回来的野史,让他窥见了阴谋的味道,儿子和儿媳,真是为国捐躯吗?还是被人害死的?局势未明,他只能以静制动,且看看形势再做安排。

    王谏搂着王均,泪如雨下。

    忠义公府被龙禁卫围住,却并未查抄,被誉亲王出面阻止了,誉亲王急匆匆进宫面君。

    三天前,忠义公府的二老太爷方无莫收到侄儿方磐飞鹰传讯的密信,看罢,立即叫来侄孙——忠义公世子方逸安,说他年纪大了,思念故土江南和祖籍的老宅,要回湖州。又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就让侄重孙方勉陪他一道回去,路上也能伺候照应他,他也能教导方勉。

    方世子自然满口答应。

    老人家远行,本要仔细准备一番,然方无莫坚持轻车简从,由西向东,一路秋游到江南。

    方世子无奈,只得从他。

    当天下午,老小便上路了。

    三天后,忠义公府突然被龙禁卫围困,方世子才轰然醒悟:怪不得二老太爷突然带方勉离家,原来竟是这样!方家要大难临头了么?世子遥望西北,更担心父亲。

    龙禁卫虽然暂时没有查抄忠义公府,却清点了人数,禁止方家上下外出、会客等行为。

    很快便发现,少了两个人。

    龙禁卫大将军不敢隐瞒,急忙将此事上报给嘉兴帝,嘉兴帝正跟誉亲王僵持,誉亲王和谢耀辉都竭力谏言:不要降罪忠义公,等查明真相再做处置。

    嘉兴帝听说方家二老太爷带着忠义公嫡长孙跑了,顿时大怒,质问誉亲王和谢耀辉:“还敢替他说情?方磐若不心虚,为何纵容其二叔带着他孙子逃跑?三天前的事,难道是巧合?分明是他给家里通风报信!”

    谢耀辉和誉亲王面面相觑。

    难道方磐真的心中有鬼?

    不论如何,他们再也不能阻止嘉兴帝了:方家被抄,方世子下了天牢,方家满门被拘押。

    因此一节,嘉兴帝更认定方磐和梁心铭事先勾结,为免打草惊蛇,他只装作不知情,打着替王亨和梁心铭讨公道的名义,将忠义公府抄了;暗地里,他却命龙隐卫监视王家,不准任何人走脱。可是奇怪的很,王家却无一人逃走,连最受王亨和梁心铭疼爱的王均也没离开。

    嘉兴帝并未放松警惕。

    他深知梁心铭的手段!

    再看方家,抄出的金银珠宝一箱箱往外抬,何止五六百万。吕畅指出,方家是锦商豪门,几代富贵,绝不止这“点”财物,只怕早就转移了。嘉兴帝又下令,查封方家在京城、京郊、西北所有商铺和工坊;并飞鸽传书江南,令湖州景泰府地方官员查抄方家在江南的所有产业。

    誉亲王和谢耀辉苦苦阻谏。

    嘉兴帝不听,令官府行文各地,缉拿方家二老太爷方无莫和忠义公嫡长孙方勉。

    谢耀辉无奈,只能等。

    等忠义公回京再说。

    他更有一层期盼:期盼王亨和梁心铭未死——当年梁心铭就曾几次死里逃生——便能柳暗花明了。

    嘉兴帝也在等西北和北疆的消息,一面传谕天下“王相、梁大人殉国”,好引王壑回京。

    大雪纷飞时,终于等到了!

    忠义公方磐将潘子豪挡在玄武关外,拒不交出兵权,并派人从几路往京城传递消息,将樊纲通敌出卖王亨、不按计划发救兵策应梁心铭、终害死两位大人的内情告白天下,要朝廷替他、替两位大人雪冤屈。

    此事在京城掀起又一**波。

    嘉兴帝怒不可遏之际,北疆又传来消息,再受打击:玄武王张伯远扣押兵部尚书陈修文,声称西北兵事他俱已知悉,他舅兄王亨夫妇是被樊纲害死。樊纲究竟是受谁指使?望朝廷派人查明此事,给王家一个交代。

    嘉兴帝又恨又怕:张伯远就罢了,本就心机深沉,不好糊弄;忠义公方磐为何也如此强硬?若非梁心铭事先安排的,他们怎敢联手对抗朝廷!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嘉兴帝终对王家下手了:

    龙隐卫秘密控制了王府!

    王家人再不能自由行动,更不要说离开京城,但下人依然可以进出采买,与往常没有两样。

    做出这副表象,是为了吸引王壑回家,其实王家下人每次出门,身后都有龙隐卫暗中跟踪、监视;龙隐卫还在王府内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王壑落网。

    还有玄武王府,也被控制。

    谢耀辉终于明白,这一系列事件背后,竟隐藏着嘉兴帝除功臣的手段和阴谋,震惊万分。

    大冷天的,他匍匐在御书房地砖上苦谏:“皇上忌惮王家权势过重,原是为君者该有的谨慎。然王相和梁大人素来无大过,且以身殉国,死前更是灭了安国十万雄兵,这等大功,皇上不奖赏就罢了,若对王家赶尽杀绝,不啻于自毁根基,会令天下人寒心的!更不要说,还牵连忠义公和玄武王。为大靖基业着想,微臣恳请皇上收回成命,赐予两位大人死后哀荣,赦免忠义公方家!”

    说罢,“砰砰”叩首。

    嘉兴帝气急败坏道:“谢耀辉,你也要逼朕吗?”

    谢耀辉道:“微臣不敢。”

    嘉兴帝道:“爱卿既向着朕,怎不替朕着想?王亨和梁心铭并未死。这是他们设下的诡计!!”

    谢耀辉抬头道:“皇上,微臣愿接手此案,查明真相。”

    嘉兴帝怒道:“还查什么!不是朕小瞧你,你自己扪心自问:你可是梁心铭的对手?”

    谢耀辉:“……”

    他还真不如梁心铭。

    嘉兴帝见他神色犹豫,趁机道:“忠义公拒不回京、方家二老太爷携忠义公嫡长孙逃走、玄武王扣押陈尚书,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他们的反心?”

    谢耀辉:“……”

    这难道不是被皇上逼的?

    可是他不敢说。

    真说了,只会火上浇油。

    再者,他也真糊涂了,看不透忠义公的行为,看不透玄武王的行为,更想不透梁心铭的行为。

    先帝呀,你不该早走!

    谢耀辉想起先帝在位时,君臣和谐,国力昌盛;眼下,先帝时期的老臣死的死、去的去,活着的也人心涣散,不禁悲从中来,双目紧闭,滚下两行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