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修真小说>我真不是魔教少主>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块洗?
    孙骆涯从扶摇庭离开后,就先让肖汉自己去厨房那里找点东西吃,他自己则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他身上出的汗实在是太多了,可以说整件衣服都湿透了,他必须先去洗个澡,然后换件干净的衣服。不然这样下去在冬夜很容易感冒生命。

    孙骆涯回到了院子,见到了他的雅儿姐正坐在亭子里,火盆中烧着火,火光灼灼的。孙雅儿一如既往的披着那件白色的貂裘大氅,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上,双手放在石桌上,托着腮帮。

    孙骆涯刚进院子,她就发现了,听说孙骆涯要洗澡,她就自个儿开始张罗起来了。浴桶医庐那边有现成的,而且热水的话,厨房灶台里肯定有,所以不等孙骆涯制止她,孙雅儿就已经去往厨房那边跑了。

    孙骆涯无奈,只好去房间里找一套干净的衣衫,前往医庐。

    到了医庐,见雅儿姐还没来,孙骆涯就坐在椅子上习练呼吸法门。虽然阴阳二气已经被他彻底融合成一股全新的气体,可这股气体他是要用来当做崩劲的劲气。

    而且,他曾在青竹林听孙希平提起过,说是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好几股劲力,也就是说,除了这股劲气,他还能再孕养出别的劲气。

    眼下,他这股刚融合而成的劲气,正如一条酣睡的卧龙,盘踞在他的泥丸宫内。

    孙骆涯目前没有要动这股气体的打算,而且过会儿就要洗澡了,就更没有心思去处置这股劲气了。所以他目前在做的,只是练习易筋经义上的呼吸法门,以此来打发时间。

    没过多久,孙雅儿就领着数十位奴婢仆人走了进来,除了她自己以外,其余人的手里都提着水桶,孙雅儿招呼这些吓人开始放洗澡水,而她自己则是站在一边,时而用自己的小手去试着水温。

    当她感觉水温不那么滚烫的时候,就遣散了仆人,然后关上医庐的门,开始替自家公子宽衣解带。

    孙骆涯比起刚从皇宫回来那会儿被女子看了身子都会脸面羞红,可如今在经过前几次被孙希平给打得半死的经历,他也就渐渐习惯了被孙雅儿伺候洗澡这种事了。

    他站在浴桶旁边,张开手臂,任由孙雅儿一点点褪去他身上的衣物,更是习惯了孙雅儿那葱管大小的纤细玉指,在他的肌肤上轻轻抚过的瘙痒感觉。

    最开始那会儿,他都是在昏迷状态下,被肖汉扛回到医庐里的,然后是孙雅儿亲手替他洗去身上所有的血污,接着再替他擦干净身子,用新鲜的药草替他包扎。

    那时候他当然是没有感觉的。不过后来,等到他的体魄小有所成,几乎挨拳不会昏死过去以后,可那时候他的身体还是不能自由动作的,就只能强忍着身体上的那股瘙痒感,任凭孙雅儿的玉指在他的浑身上下游走一遍。

    久而久之,等到他能自己动手洗澡的时候,身体也已经习惯被孙雅儿伺候洗澡的感觉了。之后,他也就不再坚持。

    在孙雅儿替他脱光所有衣服之后,孙骆涯就一脚跨进了浴桶里,整个人蹲坐在浴桶里,浸泡着热水。水温刚刚好,不会感觉到很烫,却是能够将皮肤浸泡的通红。

    孙雅儿一如既往的亲自动手,替她的公子擦拭身子。而孙骆涯则索性闭上了眼,尝试着动一动灵台方寸处的那条“卧龙”。

    当那两股阴阳二气彻底融合之后,就像一团圆球一样悬浮在他的泥丸宫内。似乎是继承了阴阳二气两者的色彩一般,这股融合后的劲气,是黑白两色相间的,只不过如今是圆球模样,黑白两色分布的极为不均匀。

    孙骆涯心里知道,颜色什么的都是次要的,事实上并没什么卵用。于是他开始尝试着用先前引导下丹田那股阳气时一样,来引导这股融合成功的劲气。

    没想到他才刚尝试了一下,这团劲气就有所感应了,可以说是非常顺利的。

    只见这团圆球似的黑白两色劲气在孙骆涯的引导下,开始分别生长出触角一样的东西,来回伸缩,像极了是在挣扎。

    这团劲气越是这个样子,孙骆涯就越想跟它较劲。只不过他与这团劲气较劲了半刻钟,也没让它挪窝。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虽说是放弃,只不过是他让自己缓一会儿罢了。他记得《形意拳总纲》的末尾,有刻意提及如何让刚形成的劲气更容易听从使唤。他暂且放弃与这团劲气较劲,实则是回过神来去回想脑海里记忆的那则法门。

    在他仔细回想了有半盏茶左右的功夫,整个人遽然一震,他睁开眼,吃惊的盯着面前那个女子。

    而那个女子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于是一脸好奇的抬头看着他,“公子,你身上还带着类似铁棒一样的兵器吗?”

    孙骆涯闻言,整张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只不过他盯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句话都没说。

    而这个女人在他的目光注视下,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一样,整张脸连同耳根子嗖的一下全红了,仿佛都能滴出血来。

    就这样,两人在屋子里一动不动有将近数十息的时间,孙骆涯红着脸轻声说道:“还不松手。”

    听他说完,孙雅儿这才宛若大梦初醒一般,将那只伸入洗澡水下的纤纤玉手猛地从水里抽了出来,带起一片热水。

    孙骆涯一直注视着这个给他擦拭身体的女子,见她的小手在抽出水外后,还在那里有意无意的握了握,孙骆涯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再看看孙雅儿今天穿的那件粉红色的薄纱长裙,如今因为她先前玉手从浴桶里带出来的水花打湿了裙衫,使得本就粉色半透明的裙衫显得更加透明。甚至就连里面那件纯白色的抹胸都能清楚见到。

    而且孙雅儿的胸部本就不小让人见了除了垂涎三尺之外,更是会有非分之想;外加上先前孙雅儿伸手在孙骆涯的第三条腿上抓捏了一番,竟让他的小腹有了一阵特别难受的骚乱感。

    孙雅儿低头看了眼那位蹲坐在浴桶里,红着脸的俊美男子,试探性地问道:“公子,要不雅儿和你一块儿洗?”

    男子本就红彤的脸颊这会儿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