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逍遥农仙俏村花> 第14章 突来的热情
    楚铭卖茶叶得到了甜头,自然对那片野茶树更加重视,第二天便又起了个大早,提着稀释好的灵液往后山而去。

    来到前一天采摘过的那一小片茶树前,楚铭发现又长出了小芽头,不过这次的茶芽比上次的瘦小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灵液被那批芽头吸收完了的原因。

    为了看一下第二批茶叶的质量如何,楚铭这次把灵液浇灌到另一片野茶树下,随后便下山,准备等明天再来采摘。

    回到家,看到院子里丝瓜腾和番茄树,还是郁郁葱葱,上面挂满了果实,楚铭便有些纠结。

    虽说这用纯灵液浇灌出来的丝瓜、番茄味道很好,可在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啊!

    “看来要再栽种一些其他的蔬菜了……”

    楚铭在心里暗自嘀咕。

    ……

    早饭后,一累累新书整齐的放在老旧的讲台上,可看着空荡荡的教室,方青雯的心里,却没有太多高兴。

    “也不知道楚铭能不能劝说村里的孩子来上课……”

    有了新课本,自然要通知村里的孩子们来上课。

    虽说村里人对自己有些误解,可自己终究是这些叔叔伯伯看着长大的,小时候那会也没少做调皮捣蛋事,可人家不也都一笑了之嘛!

    再说上大学那会,一年学费就要两三万,农村家庭哪里拿的出那么多钱,也是村里人你几百我几百的借给他,才供出他这个唯一的大学生嘛!

    楚铭想想这些往事,还是认为有能力就为这个生他养他的村子多做点什么,孩子是未来的希望,总不能一代代都大字不识。

    走到村头第一个院子,看到里面那个正在跟小狗玩耍的小女孩,楚铭上前递了几颗大白兔奶糖给她,小女孩顿时目光大亮,想要接又不敢,便回头看向从屋里走出来的父亲。

    阿梁看到楚铭,顿时脸色一变,一把把小女孩拉到身后,不耐烦道:

    “是小铭儿啊!咋着今天又过来了?叔不是说了嘛,家里真的没钱买课本了……”

    楚铭笑着摇摇头,指了指阿梁身后的小女孩,淡然道:

    “阿梁叔,我昨天已经把新课本买来了,不用大家凑钱买了,你让小草过去上课就行!”

    说完,便走过去把奶糖放到小草手里,朝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阿梁一直到楚铭走远,才反应过来,顿时朝屋里叫道:“婆娘,老楚家那小子自己掏钱把课本都买了,哎哟!这小子行啊,这么快就又挣到钱了……”

    ……

    “哎哟……小铭啊!还是你这大学生有本事、有思想,竟然自己掏腰包买课本,婶子替娃儿多谢你啊……”

    “有课本了?哎哟!那真是太好了,我一会就送瓜娃子过去上课……”

    “我就说你是大学生,是个有本事的人,迟早东山再起嘛!”

    一家家通知过去,每一家人听到不用他们出钱买书就能上课,纷纷改变态度不说,对楚铭也从冷漠再次变成笑脸相迎。

    ……

    下午,楚铭站在老祠堂外,透过破旧的窗户,看着教室里认真学习的孩子,和一脸严肃的方青雯,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看了看破旧的祠堂,和缺胳膊短腿的课桌椅,楚铭在心里暗下决定,迟早要修一座真正的学校!

    ……

    村头,方金标家。

    “你说楚铭突然发财了,还给村里的孩子买了三十套课本?”

    方金标皱着眉头,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方大强和山鸡、狗子三人同时点点头:“对,村里人都知道了……”

    “这怎么可能呢!三十套课本最少也要一千多块,这么短的时间,他去哪里挣得钱……那个人说要让楚铭走投无路,离开村子才算完成任务,可现在……”

    方大强阴沉着脸,开始来回度步。

    “村长,我怀疑他挣钱的来源,有可能就是后山上的那片野茶树!我前天好像看见他在采茶了……”

    山鸡挠了挠头发,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后山那片野茶树,方金标也知道,当初也去打过主意,可以抽芽太晚,质量太差,根本不值钱。

    所以直接摇头否定:“这不可能!要是那些茶叶能换钱,还会变成野茶树?”

    说完,又开始苦恼。

    这时,方大强上前一步,露出一脸狠色:“爸,要不我找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把那小子打断腿,丢出村去!”

    “不行……这样于我们无利!”方金标再次否定,然后想了想,说道:

    “这样,你去找楚大头商量,今天晚上就按照那个方案行动,先套套他来钱的门路……”

    ……

    闲来无事,楚铭到田里栽种了一些蔬菜,看见田边有棵开满花朵的桃树。

    这是属于他们家,想要小时候这棵桃树每年都会结满果子,可惜这是野桃树,口感比较酸,不过在那个贫穷困苦的时代,就算这样的桃子,也是难得美味。

    想到这里,楚铭突然有些想吃桃子。

    “对了!不知道灵液对果树有没有效果,要不……试试看!”

    说干就干,楚铭朝着桃树下滴了四月滴灵液,然后便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准备回家。

    他发现这灵液有种诡异的尿性,那就是一直盯着的话,灵液就坚决不起效果。

    ……

    楚大头躲在墙角处,看着即将过来的楚铭,神色有些犹豫,可想想家里那个在县里上高中的儿子,顿时咬咬牙,走出墙角拦住楚铭,道:

    “小铭啊!你回来这么久了,做堂哥的也没请你喝过酒,今天哥正好逮着一条大黑鱼,晚上炖了你过来一起喝几杯……”

    楚铭看着满脸热情的楚大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然两人的父亲是亲兄弟,他们两也是三代之内是堂兄弟,可当初两人的父母因为爷奶去世后,分家当的事情,差点大打出手,从此后,两家便各自看对方不顺眼。

    这些年两家人吵吵闹闹不再少数,就差没有恩断义绝,他跟这个堂哥也接触的极少,偶尔几次一起扫墓拜祖宗,也都是点头便过。

    怎么今天这大头突然会那么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