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百炼成神> 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木桥
    在大部分生灵的认知中,暗域是不可进入的虚无。

    踏入其中一步的下场,就是被吸进永恒的黑暗中……

    落入暗域的阳魂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谁都不清楚。

    他们只是悄无声息的陨落,肉身就化为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无论是谁,对暗域都有一种潜藏在内心的畏惧感,十三重天中闯荡的阳魂都会选择远远避开暗域。

    “这桥上应该就是暗域的范围内,”愁殉分析道。

    十三重天的两块暗域都呈半圆形布局,最外侧的扇面划过一个弧度,正好剪切在弥天神庙的后面。

    几名天宫弟子原本走在前面,愁殉这句话一说,他们齐刷刷的停下了脚步,仿佛桥上有极为恐怖的存在等着他们,有人甚至还向后退了两步。

    霍泽等九黎族人对自己的情报很自信,他们倒是率先一步走上了木桥,同时说道:“木桥确是进入了暗域的范围,但有光的地方就不用怕。”

    罗征紧随其后站在了木桥上,目光四处打量了一番,脸上的好奇之色越来越浓郁,“这里的光不知从何而来,好生奇怪……”

    九五二七曾告诉罗征,只有那些蜡烛能够照亮暗域。

    在弥天神庙的门口罗征观察这个区域时,也能看到木桥,心中便猜测这木桥上是不是也有蜡烛,现在并未瞧见,自然有些奇怪。

    光源在哪里?

    “有些东西不是我们能看得到的,”霍泽回答道。

    他们对暗域的了解太少,自然触摸不到那一层玄机。

    罗征点了点头,他只知道蜡烛可以照亮暗域,但蜡烛本身的形态和暗域中有什么,他根本是一无所知。

    凌霜跟在罗征身后,然后则是愁殉和凤歌带着诸多天宫弟子。

    那些天宫弟子们原本也十分畏惧,但想着暗域乃是不曾有人探索过的净土,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若能在其中寻觅到一件独特的彼岸信物,日后在天宫中的地位恐怕大大不同。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们也义无反顾走上了木桥。

    “咯吱……咯吱……咯吱……”

    不知这木桥建了多少年,竟有一些腐朽。

    阳魂的重量很轻,踩在上面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罗征每走一步,木桥就有些晃晃悠悠,仿佛稍不注意就要将其踩得坍塌。

    “天行阁下,你可轻点,要是将这木桥踩塌了,我们可要倒霉了,”愁殉在后面笑道。

    罗征耸了耸肩膀,脚下也轻了三分。

    随着这一行人不断地前行,众人也渐渐深入了黑暗之中。

    四周都是静悄悄一片,向左望是黑暗,向右望依旧是黑暗,前面更是望不到木桥的尽头,氛围也变得安静而诡异。

    这时后面一位天宫弟子忽然叫道:“怎么回事?神庙没有了?”

    这名天宫弟子也是觉得周围太孤寂,忍不住朝后方看去,看到的一幕让他傻眼了。

    罗征,凌霜包括九黎族忍也齐齐转身,在他们的视线中,只能看到一截从黑暗中延伸出来的木桥,无论是弥天神庙的高塔,还有更远处的彼岸都完全消失了。

    “我,我想退回去,”一名天宫弟子说道。

    这名天宫弟子乃太嫡宫之人,是凤歌带来的。

    他原本就不乐意探索弥天神庙,但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凤歌,只能硬着头皮跟来。

    一路上的经历也就忍了,有其他异族共同闯关也是有惊无险,本以为在弥天神庙中探索一圈后就能安然离开,哪知真的跑到这种鬼地方来了!

    “可以,你一个人退回去吧,”凤歌淡漠的说道,她一向看不起畏畏缩缩之人。

    那名太嫡宫的弟子顿时不吱声了,他一个人往回走鬼知道会遇见什么!

    “应该只是视觉上的效果,弥天神庙不可能消失,不要大惊小怪,”罗征说道。

    现在的带路人虽然是九黎的霍泽等人,但罗征依旧是主心骨。

    谁让他是唯一的肉身,真出现了什么状况,他必然第一个冲在最前面。

    愁殉和凌霜也安慰了几句,众人便再度启程。

    木桥上的光源并不是均匀分布的,向前走一段路程光芒就变得明亮,再过一段就变得黯淡,这一点也验证了霍泽的话,蜡烛肯定存在,且就在木桥上方被点亮,只是他们无法看见。

    “咯吱,咯吱,咯吱……”

    罗征虽然放轻了力道,但脚步声依旧。

    不过继续往前一段距离后,脚步声中多了一些其他的声音。

    “哒……”

    “哒哒哒……”

    仿佛像小虫子在啃噬木板,时快时慢。

    这声音出现的瞬间,罗征,霍泽与愁殉就发觉了。

    “停一下,”霍泽说道。

    “好像有其他的声音,”愁殉说道。

    罗征止住了脚步,那“哒哒”声也瞬间消失。

    “什么声音……哥哥,你可别吓我!”蓝情的声音有些抖动。

    因为九黎族环境的原因,让这些族人们无比坚强,可蓝情终究太小了。

    “声音消失了,”罗征说道。

    说着他便再度迈开了脚步……

    就当他迈出脚步压迫桥面时,在那“咯吱”声中又清晰的夹杂着“哒哒”的声音!

    这一下木桥上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好像……在木桥下面?”

    “是什么鬼东西跟着我们?”

    “天哪,是暗域里面的怪物!”

    那些天宫弟子们的脸色一阵煞白,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凌霜忍不住朝着罗征靠了靠,凤歌心中也害怕,可她依旧挺着头眯着眼睛朝木桥两侧打量着。

    “的确是在下面,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罗征一边说着一边扶住木桥的栏杆向下张望着。

    但木桥的解构是下细上宽,从上面根本无法查探下方的境况,而木桥的下方更是一片黑暗,无法利用神识进行探查。

    就在众人慌张之下,最前面的霍泽忽然用十分谨慎细微的声音说道:“天,天行阁下,后面……最后面……”

    罗征,凌霜,蓝情以及凤歌等人都微微的扭过头去,就看到木桥的一侧出现了一根黑乎乎的尾巴。

    这尾巴是从木桥下面伸上来,细长如绳,尾巴的末端还有一截犀利的倒钩。

    在悄无声息之下,慢慢朝最后面的一名天宫弟子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