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车之后,上官珩的那张俊脸,吐得发白,整个人都是眩晕的。



    路也也真没有想到他对巧克力如此过敏,拿了瓶水,亲自打开,递给了他,“喝喝水。”



    上官珩接过水瓶,有些虚弱又受伤,“妞,这下不生气了吧?”



    路也也看到他这副模样,哪里还能生得起气来。



    拍拍他的肩膀,语气没了以往的锐利,“走吧,进去吃饭。”



    上官珩差点想哭。



    还好这苦没有白受。



    颜珍珠和小西他们,跟着笑了。



    几个人要了间包厢,点了很多菜,大家边吃边聊的,挺开心。



    想着就要分开了,路也也其实也是有些不舍得。



    上官珩这人虽然顽皮胡闹了些,人还是不错的。



    小西呢,比较稳重,话少不惹人嫌。



    小东虽然女性化,可很会逗女孩子开心。



    瞧着大家,正想开口说什么时,手机突的响了。



    路也也摸出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原本是不想按的,可见对方打个不停,兴许是肖星辰打来的?



    这样一想,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按下接听,“喂,你好。”



    “姐,是我啦。”竟然是路欢欢的声音,一如从前一样带着欢快,“你今天考试如何呢,要加油哦。”



    路也也早把她以前的号码删了,原以为不会再和她有联系,此会也不想和她有什么联系,“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聊了。”



    “姐你那边有好多声音啊,看来你们玩得很开心哦,要是我也能来就好了。”



    最后一句话,路也也感觉有些怪,“你知道我在哪里?”



    “当然啊,你现在肯定是在城堡啊。”



    路也也闻言,眉心挤上,在想着她这话的意思,一时便没有回话。



    而路欢欢向来聪明,一下便猜到了,“姐你不会没在城堡吧?”



    随后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在城堡呢,那你现在一定是在外面喽。”



    路也也:“你什么意思?”



    路欢欢叹了声气,语气有些委屈,“姐你不要对我这样敌意啊,我只是好久没有联系想和你打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



    路也也加重了语气,“我问你,刚才说我没有在城堡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与煌哥哥的初恋情人被他给亲自请回国了啊。”



    路也也心里咯噔一声,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违和?



    “你胡说什么呢,北与煌以前要是谈过恋爱,北老爷子和老夫人会那样担心他的性取向?”



    路欢欢听完了这话,咯咯咯的清脆笑了几声,“好啦好啦,是我讲错了,不是与煌哥哥的初恋情人,具体来讲呢,是以前非常非常喜欢与煌哥哥哥的一个女人。”



    路也也现在对路欢欢完全没了信任,“我现在和北与煌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姐,我没有故意和你说的呀,我说了只是想找你讲讲话,无意间提到这事的。”



    “行了,我的朋友在等我,就这样!”



    路也也按掉了电话,便拔通了中年管家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