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首杀    黑天鹅大酒店,四十五层,一间豪华的套房之内。    矮小老者大马金刀,傲然坐在主位,两旁客座,却是诸多脸上堆着讨好笑容的男女。    “嘿嘿,噬肉前辈,不知我等奉上之物,您老人家是否满意?”那名走了关钰荣门路的刘姓老者,率先开口。    噬肉老魔瞥了他一眼,淡淡笑道:“勉强看得过去吧。”    寥寥七个字,刘姓老者与其他人以为还有下文,可等了数息,却发现这老魔闭口不言,瞬间懵逼了。    特么,这就算完了吗?    我们勒紧裤带送上的礼品,您老人家只给了七个字,然后就笑纳了?    道道质询的目光,汇聚到领头的刘姓老者身上。    此老看了一眼关钰荣,壮起胆子,继续说道:“噬肉前辈,我们”    不等此老将话讲完,噬肉老魔已经不耐挥挥手:“本座已经说了,那些东西还不错。哼,本座时间有限,你们不用送了。”    言罢,这老魔无视全场愤怒的目光,带着关钰荣,施施然走出房间。    这下子,刘姓老者全傻眼了,这么不要脸的行径,几乎从未见过!    我们凑了东西送来,可不是为了你那勉强看得过去吧这七个字。    而是看中你身为半神境,准备以那些修炼资源,向你讨教一些修炼难题。    “刘老这,这就完了吗?”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挠挠光头,疑惑看了过来。    不等这刘姓老者开口,旁边一名枯瘦男子不咸不淡哼了一声:“人家不是给你七个字吗?难道这还不算完?”    “对方可是魔门支脉至邪宗的大修士,抽空见我们这些小人物一面,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得到什么好处不成?”    “哼,早知如此,我们就得投到段天南那边!现在好了,前后跟吴李两家闹腾那么久,好处没见到,本钱倒是赔了不少”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些来自京城的小世家,纷纷说起怪话。    初时只是针对出了馊主意的刘家主,后来干脆指责到吴李两家头上。    也不知谁提起段皓,现场风向立即变了,众人那语气,要多酸有多酸。    茅山派和京城花家暂且不说,只说丰都门和京城明家,这两个势力与沧澜居结盟之前,勉强在修炼界排到第三流!    可眼下呢?    凭借从沧澜居得来的灵茶,丹药和法器,妥妥挤入二流巅峰!    这还是底子不错的丰都门和京城明家,如果说到南粤周家和宝湾陈家    特么,要是没有段天南,这里谁听说过这两个势力?    简直日了泰迪!    稍微与沧澜居那位沾点边,全特么起飞了,我们这些传承千年的世家,眨眼就被甩到后面去。    众人越说越气,毫不掩饰各自脸上的悔恨,心潮激动之下,自然没人察觉,场中一抹晦涩气息,不知不觉从房门掠了出去。    “钰荣,以后这种事,你无需前来打扰为师。”    “凡是送来的东西,你全部收起来,至于人,随便找个借口将他们打发走!”    “哦,你说担忧被他们报复?”    “可笑,你这想法必须改变过来!你可是我噬肉的弟子,背靠魔门至邪宗!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哪个胆敢龇牙,你全部记下来,等处理沧澜居后,本座带你一家家打上门去!”    满脸不屑,噬肉老魔拍拍手中礼单,将其塞到关钰荣怀中,后者满脸激动,只感觉太晚拜入前者门下。    这就是半神强者的威风!如果早点遇到师尊,我关家说不定,早就跻身南粤四大家族了收起礼单,关钰荣傲然挺胸,狐假虎威站在噬肉老魔身后。    叮!    电梯到达楼层的消息音,让关钰荣瞬间变脸,换上一副谦卑如狗的笑容。    正当他准备抢先进去按楼号的时候,变故骤然发生!    剑光!    两人所站旁边,突然冲出一道附带森然火焰的剑光,直取噬肉老魔的头颅。    “好胆!”噬肉老魔虽然贪财无度,但那身半神修为却没有水分。    此老强行挣脱对方锁定自己的气机,双手一撮,无数猩红电光凝结成一面小盾。    剑盾相撞,刹那产生的余劲卷起可怕的狂风。    关钰荣站得太近,仅仅发出一声惨叫,便被一道巨大风刃劈成两段。    “破!”噬肉老魔勃然大怒,胖乎乎的双掌骤然一推,两道腥臭刺鼻的掌印轰然击向剑光来处。    噬血等人就在上面楼层,眼下动静闹得这么大,只要拖延数息,自己援兵就能到来    噬肉老魔三角眼闪过一抹凶光,他修炼的魔功需要采补特殊体质的男子。    这次前来南粤,难得找到关钰荣这具上佳鼎炉,原打算沧澜居事后,带回至邪宗慢慢享用,谁知道还没开荤就被人灭掉了。    三息!以师兄他们的速度,只要三息噬肉老魔嘴角刚刚泛起冷笑,双眸却骤然一凝。    全力击出的掌印落到虚空,余劲将酒店天花板击出两个大洞,噬肉老魔甚至透过此洞,见到急速掠来的噬血一行。    可惜    一道从他背后击出的剑光,将这一切完全定格住了!    白丹青负手从虚空中走出来,屈指一弹,三阴尸火轰然爆发,直接将噬肉老魔的肉身焚烧成齑粉。    “白某,明日午时,于云霞山巅,恭候诸位大驾!”    玩味瞥了一眼愤怒向自己击出一掌的噬血老魔,白丹青双肩一晃,身形凭空消失,让前者的掌印落到空处。    无视怒吼连连的噬血老魔等人,白丹青凭段皓传授的遁法,暗暗隐于一旁虚空。    此行目的,击杀噬肉老魔只是其一    眼睁睁看着白丹青消失,噬血老魔五人哪肯罢休,不知用神识查探现场多少遍,试图将白丹青揪出来。    无奈    段皓传授的遁法何其精妙,哪是他们能够查探得出。    忙活好久,每当发现白丹青踪迹,不等他们出手,前者已经再次避开。    噬血五人拿不住白丹青,白丹青也没找到再次下手的机会。    最后,噬血五人只能放下狠话,收敛噬肉老魔遗留骨灰,愤愤返回房间。    而出乎他们预料,却是白丹青居然没有离开,反而紧跟他们回到房间,见到一名气质阴冷,鬼脸覆面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