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帝王燕:王妃有药> 第630章 有种就等着
    。    唐静循声看去,只见来者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褂的中年男人。

    他的相貌俊美,面部线条刚毅,五官廓颇为深邃,尤其是那双眼睛,沉稳却又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他四十出头,是个成熟有味儿的美男子。

    唐静先是一愣,随即就大喜。她全然不知道程亦飞就在她背后不远处看着她。她健步走过去,开心地道,“禾兄!好久不见了!”

    禾兄?

    唐静也就二十出头,这么称呼一个大她二十岁的男人,不合适吧?

    程亦飞退了回去,满腹狐疑!

    男子打量了唐静一番,亦是开心,“好久不见了,你这丫头越来越漂亮了。”

    唐静道,“我做的好事多了嘛!你不是说,人善则面美,好事做多了人就美了!”

    唐静是在赌场里认识这位禾兄的,虽然相差了二十多岁,可是趣味相投,故而成为忘年交。别人喊他禾爷,唐静则执意要喊他禾兄。唐静在赌场赢钱来救济穷苦潦倒的孩子,正是受这位禾兄影响的。

    男子呵呵大笑起来,他似乎有些不善言辞,不知道如何回答唐静,“你呀你呀!

    唐静连忙挽住他的手,道,“走走走,喝酒去!上一回还欠我一顿酒呢,你休想耍赖!”

    男子偏头看她,宠溺地撩起她垂落的发丝,亦是笑了,“既被你逮住了,咱们今日就不醉不休!”

    唐静求之不得,“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可是好久没痛快喝了!”

    就这样,唐静一直挽着男子的手臂,跟他走了。程亦飞不知何时已经从墙边走出来,他看着他们的背影,冰冷的目光里透出了丝丝危险的气息。如果不是因为那句“禾兄”,他只会让那男子是唐静的长辈。可那句“禾兄”,让他那双眼睛直接冷掉了。他毫不犹豫跟上去。

    男子带唐静到了天钰城最热闹的一家酒楼,挑了靠窗的位置。程亦飞紧随他们后面进酒楼,寻不到靠近他们的位置,便寻了唐静右后方的位置,间隔了三四桌。虽然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可以将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

    唐静和男子一路有说有笑,至今都还在聊个不停。大多时间是唐静在说,男子在听。也不知道唐静说了什么,男子时不时就呵呵大笑起来。

    程亦飞越看,脸色是越差。

    没一会儿,店小二就过来了,问道,“客官,吃点什么?”

    程亦飞冷着脸,放了一锭金子在桌上,低声,“在我进来的那对男女点了什么?”

    店小二顺手收了金子,低声,“没有要饭菜,一口气要了十坛酒。”

    程亦飞道,“谁要的?”

    店小二道,“男的要了五坛,姑娘加了五坛。”

    程亦飞再问,“他们之前来过吗?”

    店小二想了下,道,“记不清了。看着面生,应该是没来过。”

    程亦飞不喝酒,就要了一壶茶。

    没一会儿,他就看到店小二给唐静他们上酒了,十坛一下子全都上齐,唐静五坛,男子五坛。

    只见唐静起身来,亲自替男子倒满一碗,再给自己倒满一碗。她端起酒碗,也不知道同男子说了什么,遂是仰头大口喝了起来。男子却没喝,看着她,眸光特别温软。唐静见男子没喝,便同他说起话来。

    程亦飞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漆黑的眸子是冷了又冷,他都忘了自己的茶了。

    也不知道唐静和男子说了什么,唐静竟又自己满上一碗酒,一口气喝光。她还特地将碗筷倒拿,给男子看,一副嘚瑟的模样。

    这一幕,程亦飞的熟悉的。唐静同他斗酒的时候,就是这样挑衅他的。原来,她对其他男人也会这样呀!

    她所谓的喜欢,就止于肉债肉偿两讫了吗?所以,她可以如此肆意地跟其他男人喝酒?孤身一人在这种地方,她可想过,若真喝醉了,会是什么后果?

    没一会儿,唐静已经三大碗酒下肚了,男子却还是一滴没碰。程亦飞越看那男子,越觉得不是好东西!他正恼着,唐静居然倒了第四碗酒,又一次一口气喝光。

    只见男子冲她竖起了大拇指,唐静开心极了,突然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靠近。男子刚要起身,唐静却抢了先,她坐过去,凑到他耳畔低语。唐静是一边说,一边笑;男子则是一边听,一边笑。最后,男子亲自给唐静倒了第五碗酒,喂到她嘴边。

    唐静蹙了眉,似乎有些不乐意了。男子竟凑近她耳畔,轻笑低语。随后,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似宠溺,似乎安慰。唐静乖乖的,接来酒碗,要继续喝。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啪”得一声巨响,响彻整个大堂。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朝程亦飞这边看了过来。

    只见程亦飞坐得笔直,一脸滔天的怒意。他的手摁在桌上,手里全是茶杯的碎渣还有血迹。

    唐静转头看去,这才发现程亦飞的存在,她好不意外,愣了。而当她的视线撞上程亦飞那冷肃而危险的目光时,她的心不自觉咯噔了下,慌了。

    程亦飞突然站起来,见状,唐静才缓过神来,也急急起身。

    两人依旧四目相对,然而,没一会儿,程亦飞就甩了她一个恶狠狠的目光,随后转身就往走。

    这时候,男子才低声,“唐静,他是?”

    唐静无暇解释。她并不知道程亦飞已经跟踪她很久了,更不知道程亦飞在恼什么。她只当程亦飞偶遇了她,要找她算账。

    见程亦飞出去,她是意外的,但是,她毫不犹豫转身就往酒楼后门逃。

    程亦飞其实没想走,他是被气昏了头脑才往门外走的。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立马折回来,正要看到唐静的身影消失在后门。他健步走到禾兄面前,道了一声,“有种就等着”,而后立马往后门追去。

    唐静逃跑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只是,运气不太好。酒楼的后门是一条死胡同。她跑到终点,刚要翻墙,程亦飞就追到了。

    程亦飞抢先一步,腾空而上,落在墙头上,高高在上俯瞰唐静。他冷冷道,“唐姑娘,你睡了本将军而逃,你爹娘知道吗?”

    (昨天萧叔的名字码错了,是赫萧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