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修真小说>最强山贼系统> 第436章 草原杀人事件
    a href="最强山贼系统最新章节">

    最强山贼系统

    第43>

    草原上,一行三人从远处过来。

    程大雷骑在黑牛背上,长长打了一声哈欠。徐神机、银眸骑着马跟在他身后。银眸依旧是面无表情,她一向如此,想要从她脸上看到任何波动都是奢侈。徐神机却是长吁短叹,一路嗦嗦说个不停。

    &当家,咱们歇一歇吃点东西吧?”

    &我这把老骨头,活不了多久喽,说不得那一天就一命呜呼,临死前,我可不想当个饿死鬼。”

    ……

    程大雷没有搭理他,骑在牛背上的他却突然停下脚步。皱起眉头,目光狐疑的盯着四周。

    哇,大当家,你终于肯歇一歇了么。我还觉得你特意要饿死我呢,快把干粮拿来,我要吃东西。”徐神机大叫。

    程大雷摇摇头,视线投在一个方向上。

    &腥气。”

    某些事情当真是在不知不觉间发生,程大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多少次,对于鲜血的味道已经有种类似野兽的直觉。

    他拨转牛头,循着血腥气往前走,徐神机叫苦连天的跟在他身后。当三人登上一个山坡时,突然被眼前出现的一幕吓得呆住。

    这是烧过火的痕迹,冬天的草原百草枯槁,一场野火可以连绵烧起十几里的草原。但很显然,眼前这不是野火,四周有挖开的断火壕,是有人故意在此地放火。而他们在此地焚烧的是尸体。

    几十具尸体整整齐齐摆在一起,叠成一个明显的x字,现在尸体已经被烧焦,火焰已经熄灭,几只秃鹫在啄食尸体上的残渣。

    程大雷拣一根木棍,检查尸体上的伤口。发现这些尸体大部分是男人的,有老人也有孩子,青壮年居多。都是先辈杀死后摆在这里的,码得整整齐齐,像某种宗教仪式。

    &

    程大雷正认真思考着,只听身后的徐神机突然吐了起来。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是,我只是突然觉得烤肉的味道……好香…>

    &

    程大雷抽抽鼻子,同时也开始觉得胃部有些异样。他们的确好久没吃过东西,而眼前尸体烧焦的味道……勾起了他的食欲。

    程大雷好险是没有吐出来,赶紧带着徐神机和银眸撤了。

    三人坐在大树下歇脚,取出干粮进食。银眸嚼着风干的肉干,用眼神示意程大雷和徐神机要不要吃一些。

    二人立刻摆手,示意自己并不需要。

    &当家,会不会又是他们干的?”徐神机。

    程大雷点点头:“看手法应该是同一拨人,只是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一路从凉州过来,这样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遇见。草原之上,许多小部落被洗劫,女人掳走,男人被杀死。都是同样的手法,杀人之后焚尸体,摆成一个整齐的>

    过程中,程大雷抓了一个戎族,据他口中得知。北蛮部的草原上冒起一伙人,他们烧杀劫掠,短短时间,已经有十几个部落被屠杀。曾有几个部落联合起来,要将这伙横空出世的杀贼一网打尽。结果,反而是他们被一网打尽。

    据说,为首之人是个独眼龙,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仿佛天降杀孽给草原。

    &眼龙……”程大雷嘴里念叨着这三个字。

    徐神机似乎知道程大雷在想什么,道:“大当家,不是福德勒,那人叫做野原火。”

    &程大雷摆摆手:“反正只要不遇见,这件事就和我们没关系,我们的目的还是去找少羽。”

    &呐,只是不知少羽现在身在何处。”徐神机叹了一声。

    如今,三人已进入北蛮部的草原,处于并州边境,下一步,就是穿过草原,进入帝国。

    正与徐神机交流的程大雷突然闭上嘴巴,微微侧头,道:“有人来了。”

    他的声音刚刚落地,徐神机耳边就听到马蹄声,七八匹快马翻过草坡,将大树下的三人围住。

    为首之人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盯着银眸手中的干粮,露出贪婪的表情。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银眸脸上。

    &俊的姑娘,正好让兄弟们享用享用。”

    一帮人哈哈笑着,有人道:“男人宰了,女人带回去,也给兄弟们解解馋,男人的肉可以炖锅好汤。”

    &是有个老头,肉太柴已经嚼不动了。”

    徐神机忙点头:“是呐,是呐,我的肉太老,不好吃,你吃他们就好了。”

    程大雷白了他一眼,目光看着这伙人,道:“帝国人?”

    &我不是帝国人,也不是戎族人,老子不服王法,不怕老天,是天王老子独一份。”刀疤脸大笑。

    此刻银眸已经起身,双手抓住了鬼面斧。程大雷挥挥手:“记得留个活口。”

    银眸拎着比她个头还高的斧头,拖拉着走向敌人,她的速度很慢,刀疤脸几个哈哈大笑,止不住的兴奋。

    待走到对方马前时,刀疤脸的笑容停住,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银眸。

    &姑娘,你还是和爷爷一起回去吧,爷爷不仅不杀你,还会好好待你。”

    银眸抬起头,身子从地上蹦起,双手扬起大斧,跳着劈下。

    一斧砍掉马头。

    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看着这一幕。这小姑娘浑身上下,像是没有四两力气,可一斧砸下来,却能割断肌肉,砍断骨头,敲掉整个马头。

    刀疤脸狼狈从地上站起来,还没回过神,迎接他的就是一柄斧头。

    从头到尾,被劈成两半。

    程大雷窝在大树下,眼睛看着这一幕。即便他迈入绝世后,单纯比力气也不敢说胜过银眸,何况这帮来路不明的马匪。

    银眸杀人与她的表情一样,都很干净,人命她眼里,似乎和一只鸡一只狗没什么区别。他能用最残忍的手段敲掉敌人的骨头,同样也不介意轻巧的割断敌人喉咙。

    七八个马贼很快死在她的斧下,只剩下一人,早已被吓破了胆。突然大叫一声,纵马向远处起身。

    程大雷突然起身,身体像是离弦的箭,在空中踏步,将对方从马背上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