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一下,你们对我的手下留情呢?”

    金色的朝阳之下,江辰的嘴角缓缓勾出了一丝冷笑,说话的声音更是如同万载寒冰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放心,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谁都跑不了!”

    长久以来的压抑,和昨夜杀人之后的后遗症,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此刻的江辰,浑身上下都在向外散发着冰冷而疯狂的气息,哪怕是站在阳光之下,也依旧像是刚刚从地狱之中爬出的恶鬼一般,让人望之不寒而栗!

    整整十息过后,江辰身上暴·乱的气息方才渐渐平复下来!恢复理智之后,江辰并没有继续测试自己现在的实力,而是面无表情的重新走回了山洞之中!

    以前,无知者无畏,那时候,他的心中虽然对胖虎等人充满了恨意,但却从来不清楚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差距,反倒没有太过绝望!

    但是此刻,当他也踏入修士的门槛之后,江辰方才明白自己和对方几人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不说那个他还只闻其名,从未见过的三公子实力如何,仅仅只是殴打了自己一个多月的胖虎,便不是如今的他可以说报复便报复的!

    实力!他需要实力!不需要顶天立地,横扫寰宇,但至少也要让别人不敢再欺负自己!

    山洞之中,江辰盘膝而坐,自怀中取出了一本用油纸包裹着的小册子!册子并不厚,就算是连上封皮,也不过只有寥寥几页罢了!

    《阴煞魔典》是万寿宫的根本功法所在,虽然效果普通了一些,相比宗门之内的其他神功秘籍,少了一些神异之处,但却同样拥有从练气境界到人仙境界的完整传承,自然不可能只有这寥寥几页!

    事实上,江辰手中的这本簿册,有的仅仅只是《阴煞魔典》关于练气境界的修炼方法,而且还是被删减之后的阉割版本!

    毕竟,再怎么说,《阴煞魔典》也都是能够修炼到人仙之境的无上功法,就算再怎么普通,也不可能是江辰可以直接拥有的!

    借着洞口照进来的阳光,江辰仔细的翻看起了手中阉割版的《阴煞魔典》,这一次他不仅要将练气二层的修炼方法记住,甚至就连之后的几层修炼功法,也全都一同记在心中!

    江辰可不想,下次再有机缘降临之时,因为没来的及观看功法,而错失大好机会!

    时间缓缓流逝,就在江辰仔细研读《阴煞魔典》的时候,一天的时间已经悄然过去,等到山洞之内的光线变暗之时,江辰已经将他的那份阉割版《阴煞魔典》看了一个七七八八,不仅将练气二层的修炼方法牢记在心,甚至就连之后练气三层、练气四层的修炼方法也明白了一个大概,只是因为境界未到,他也不清楚自己领悟的究竟对不对!

    当光线从山洞之中彻底消失的时候,江辰将记载有《阴煞魔典》的小册重新收入了怀中,对《阴煞魔典》的长时间钻研,虽然让他搞明白了关于练气二层的修炼方法,但也同样耗费了江辰大量的精力,此刻却并不适合直接开始修炼,突破练气二重!

    双手向上,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江辰缓步走出了这个藏身的山洞,整整一天的时间,他都待在山洞之中研读《阴煞魔典》,此刻腹中饥饿,却是正好趁机放松放松!

    缓步走出山洞,江辰来到溪边,望着那清澈的溪水,江辰发现里面的草鱼,竟然并不算小,当下心中一动,伸手从旁边的柳树之上折下一根拇指粗细的柳枝,体内练气一层的真气稍一运转,手中的柳枝便如同一条长鞭一样,直接抽向了水中慢慢游动的草鱼!

    啪啪两声过后,江辰手中的柳枝在抽中游鱼的时候,自己也因为承受不住真气的灌注,而直接炸成了碎屑!

    江辰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却也并未在意,他昨晚才刚刚突破练气一层,对于真气的控制,自然不可能做到如臂使指,炸毁柳枝倒也在情理之中!而且江辰也明白,这种事情天分固然重要,但勤奋的练习却是更为重要!

    日后,只要等他熟悉了自己的实力和真气,自然不会再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望着昏死在岸边的两尾草鱼,江辰微皱的眉头,稍稍疏散了一些,露出一丝笑容,笑道:“今晚就拿你们下菜了!”

    说着江辰便要伸手去捡地上的草鱼,只是还不等他拿起自己的战利品,一声短促的惨叫声却是直接从小溪的上游传了过来!

    “啊……”

    凄厉的叫声很快便消失不见,在这夕阳西斜的黄昏时分,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江辰昨晚刚刚从兰若寺中出来,此刻自然不会因为一声惨叫就被吓坏!但不知为何,当这声惨叫传入他的耳中之时,江辰的心中却是莫名的升起了一丝不安!

    下意识的,江辰忘掉了脚下的草鱼,微微沉吟片刻之后,便向着惨叫之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江辰藏身的山洞,距离小溪上游的瀑布并不远,以江辰此刻练气一层圆满的实力,不过是盏茶工夫,便已经来到了小瀑布的上方!

    刚刚跃上瀑布,都不等江辰四下搜寻那声惨叫的来源,他便已经在瀑布边的草地之上发现了一具刚刚死掉的男尸!

    男尸着上身,斜靠在一块巨石之上,整个尸体就像是死了多年一样,干瘪瘪的没有一丝水分,但奇怪的是男尸穿在下身的长裤却是并没有半点腐朽的迹象!

    整个尸体之上,没有一处致命伤,江辰唯一发现的一处伤口,还是在男尸的左肩位置,并且伤口已经被草草包扎了起来,显然并不是他致死的原因!

    江辰俯身将男尸身旁的长剑捡起,手指在已经出鞘的剑锋之上缓缓划过,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此刻他终于知道了自己刚才的那丝不安来自何处,因为就在他手指划过的地方,正刻着“夏侯龙城”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