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重生之1976>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
    小包的话引起至少一分钟的冷场,看着高姨端出来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谁也没想到小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大家还在揣摩小包的意思,还是季小纪首先明白过来小包的意思,说:凤芹学姐,学文师兄,我在档次上是不能和两位相比的了,工资待遇问题那就是小事,咱不说了,估计你俩连卢新化罗娟表弟妹都不如,他俩在海西特药业那都是领导骨干,老表是第二药厂的部门经理,弟妹是质检部经理,工资在国内估计部级干部也比不了。

    一班人开始讨论人力资源问题,连张凤芹也说:小包!当初的同学们我还有联系,你的那些伙伴表示,他们还是遵照父辈意志,等等看形势再说吧!到时只要你挥举义旗,肯定都会来支持的!

    小包笑了起来,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的旗帜一直飘扬,招聘广告全年挂在大报上,正需要人帮助时不见踪影,以后国企大改革,裁员下岗者无数,他们落魄时再过来,当我是收容站吗?一点眼光都没有!

    吴文德和唐婧不说话了,张凤芹无法答话。这些年,国家的甩包袱行动中,把大批企业的财政拨款改为银行贷款,使经营不善的企业负债累累,三角债务越累越多,一些企业已经山穷水尽地步,小包所说的大改革真的迫在眉睫了。只是,咱们社会主义国家里,真的要像西方世界那样搞裁员吗?那么多的工人的出路怎么办?他们的命运将是怎样的?

    小包说:我只是觉得,也就你们几个能在关键时刻赶来帮我,我会给你们回报的。你们的工作,我是这样考虑的,吴文德将出任海西特汽车公司总经理,张凤芹担任副总,不要说什么水平问题,另外我给你们配备两位技术秘书兼助理,对你们的工作日程提供帮助。罗师兄你在技术部担任技术工程师,年内最好在国庆节结婚,我好安排后续工作。做我小包的朋友加属下,生活关系方面也要处理利索,咱不能事事拖拉。有能力的朋友同学也要推荐进来,等明年夏天以后,咱们集团也要再次整顿,那时,再要招聘人员进来,那就会更严格了。

    三天后,第一个大风车开始树立。这是一座八兆瓦的风机,地下基座深达二十几米,面积一百多平米,是个巨大的配重重力沉箱,地面以上,塔高195米,叶片长度八十米,原本是由丹麦风机制造企业与日本三菱重工的合资企业生产,是世界上最大的风力发电机。经工厂工人全面清理,上面找不到任何外文标识。

    李泽阳和刘玚想先安装个两兆瓦的小型机器,说是要积累经验。小包坚持先安装这个大个子,说是要先难后易,以后的安装工作就好做了。为此,他又再次去了异时空一趟,去选购了几台先进的大型起重机。

    高达两百米的轮胎式塔吊,即使是在2017,也根本不存在。小包首先考虑的是国外产品,利勃海尔的机械做工扎实一些,国产同类产品,也很不错,一些产品比他们的更胜一筹。徐工1200吨起重机——xca1200型产品,比德国1200吨产品,少了一条车桥,只有8个车桥,其中有7个是驱动桥。除了全闭式液压系统、智能臂架、新型单缸插销、人机交互系统等新技术外,这款机器的吊装高度也是最高了,可以达到160米。

    能不能吊起1200吨重量,不是小包要考虑的指标,他要到是高度。

    从起重能力上看,德国也有一样大起重能力的起重机;但是中国企业徐工造的这款产品,比德国货“更灵巧”、“更实用”。只是这160米的升限极值还是达不到要求啊!

    目前国内的这类产品水平不高,最大升限不到六十米,一个五十四米的履带式自走塔吊就被吹嘘好久。刘玚、赵世松和李泽阳都在想办法看怎样完成这最上面三十多米的高架预制块吊装,小包满不在乎的说:不要紧,把下半部分搞好,上面用直升机来做。

    这事儿说着容易做着难,光是从德令哈开来这辆大型工程车,就费力极了。三十米长的超宽车辆,把公路占了大半边,上面那张牙舞爪的部件,叫公路上的车流不自主的停下来,行注目礼。宽大的支架底脚下面,铺垫的钢板就有近百吨。这台车辆从到达现场到展开工作状态,小包亲自指导操作,还结合说明书操作手册,一步步讲解车辆的功能技术参数注意事项等等,这个过程就比较长了,整整花了一天时间。

    三一重工的那台两千吨履带吊车,行走太慢,小包留在核电厂根本就没有考虑拿它出来用。

    吊装陆续送过来的圆形预制件,三米高一节的粗大钢筋水泥预制件,堆了一地,上面的接口还带有上下连接插件,必须严丝合缝的对齐,精度要求极高。

    吊车有四个驾驶员,两个人一组,一组负责转动盘转动,吊起预制模块,另一组负责升降和高空对接。地面第一节的安装很顺利,六个粗大的立柱对准预制件上的六个圆孔,一次性下落成功。八个人在内部安装连接舷梯,那是为日后维修检测用的。第二节就有了经验,依旧是吊起来对接榫眼,内部的人员在预置平台上把舷梯用构件连接加固。

    开始还是每两小时一节,后来就加快的速度,达到每天可以吊装六节到八节。工人们想加班,小包不允许,说:咱们是世界上最尖端的技术工人,业务上一定要保持领先。将来扩大安装队伍了,你们就是骨干领导,有可能带着工程队伍出国做工程师的。咱们做事,要严谨一些,灵活一些,你到外国去,一天就把几天的工作做了,人家会说这么容易,为什么要这么高的报价啊?所以,多出来的业余时间里,还是学习技术资料和总结经验吧!

    这些工人是从工程兵部队挑选出来的精英分子,有几个还是海西特技术大赛的优胜选手,叉车开啤酒瓶,吊车穿针的冠军,闻言欣喜不已。问:包总!咱们还能到外国去给他们安装风电机?小包说:那当然,咱们这台八兆瓦的机器可是当今世界领先技术,光专利就申请了一百六十八项,将来技术输出那是必然的。关键还是咱们自己把技术掌握熟练,到哪里都不会丢中国人的脸。对不对?

    直升机吊装顶部的巨型支架和机头,需要绝对的风力指标,这对于柴达木盆地这个多风地区来说,想等待零风级的天气,那就绝对是看运气了。现在,这地方的天气多变,看不见的气流在空中交汇,出现晴天霹雳都是正常的事情,一座高塔立柱都竖立到五十多节预制块,达到160米就极限升降高度了,终于等到相对静止的好天气。

    小包搞出来的起重直升机型号原型是米26t,这可不是苏联产的那种大笨鹅,米-26直升机主要用于没有道路和其它地面交通工具不能到达的边远地区,为石油钻井、油田开发和水电站建筑工地运送大型设备和人员。米-26往往需要远离基地到完全没有地勤和导航保障条件的地区独立作业,因此,要求直升机必须具备全天候飞行能力。

    旋翼系统为传统的铰接式旋翼,桨毂是钛合金制成的,有挥舞铰和摆振铰,带有阻尼器,没有弹性轴承或轴向铰。这种旋翼由8片等弦长桨叶组成,是世界采用桨叶片数最多的单旋翼。每片桨叶由一根管状钢质桨叶大梁和26个玻璃钢翼型段件组成。段件内部用翼肋和加强构件加固,中间填以蜂窝填料,前缘有不可拆卸的钛合金防蚀条。桨叶具有中等程度的扭转角,桨叶厚度沿展向向桨尖方向变薄,后缘装有调整片,可在地面上按飞行状态的需要进行调整。尾桨由5片玻璃钢制桨叶组成,位于尾梁右侧,钛合金尾桨毂。为适应高寒地区使用,旋翼和尾桨桨叶均装有电加热防冰装置。

    新型取名海西凤头雁的飞机,全身灰白色,是根据米26k的储备技术,在空间中,有自己的机器人制造出来的,外观和性能都有很大提高。即使公开拿出来,连老毛熊他奶奶也不认识。而且机腹下方的吊舱那里,是可拆卸的,既可以装上客运座舱变成个普通直升机,装上武器挂架又成了武装直升机,卸掉这一部分,就成了个没有屁股和肚子的骨头架子怪模样。王十九坚决不让小包上去亲自操作,带着徐跃文,两个人在附近升空转悠一圈,对他的配重、方向性等性能有些了解后,叫两个操作工人坐进机腹下方的操作室,挂上一串三个对接好的预制模块,腾空而起。

    人手一个的对讲机开始发挥作用,王十九静止悬停在一个基座上空,操作员操控升降钢索对准榫眼,放下构件,连接完成。高塔内地人就更忙了,要一次加装固定三节九米的塔身内部舷梯,还要固定内外双线的霹雷针,刘玚就叫人爬梯子上去增援。

    地面上,三个一摞三个一摞的预制件直接在地面连接好,钢缆挂上,超过二十吨的超大圆柱就这么一个个吊装上去。

    为了防止异风突起,李泽阳和刘玚和小包商量一下,中午暂停休息,轮流吃饭,加快速度,争取今日完成一个。

    原来计划的是,机头单独安装,然后分别吊装三个风叶,现在时间紧迫,那就在地面完成组装,一次性吊装上去。飞机吊装,速度比车吊快多了,起码那电动绞索就不用转那么长的距离吧!飞机起飞,短距离就能升空,直接定位在工作面上空。

    到了下午四点半,塔身安装完成,虽说快要到了下班时间,看时间充足,小包和李泽阳刘玚商量,决定不能等明天了,还不知道明天有风没有,现在抓紧时间把机头吊上去。

    王十九对着驾驶室的仪表负责瞄准,操作员升降风电机机头的横向微调,十六个误差在四至八微米之间的精密螺丝眼,就那么在一瞬间,对孔成功,十来个人同时旋上硕大的不锈钢螺帽。

    解开缆绳,飞机离开。高塔上传来对讲机呼叫:一次对接成功,安全无误。

    地面一声欢呼。刘玚也爆了粗口:娘娘个熊,忙了快一个月了,终于算完成了一座。

    巨大的风叶沐浴在灿烂的夕阳里,显得从容优雅。塔身上一溜蓝色油漆大字,海西特电气,在白色背景、纯净蓝天衬托下,更是醒目。刘玚在笔记本上写下:1990年7月2日下午七点,第一座8兆瓦风电机安装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