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天庭小狱卒> 第2676章 最后的机会
    “用圣器修复圣器?”这完全超出了刘浪的认知,如果真是这样,祭坛之主又何必非得抢无天圣碑,好好商量商量,借给他用一下,不就好了?

    “别听他扯淡,他是想用圣器蛮荒吞噬你的无天圣碑!”相比之下,还是赵无德看问题更加透彻,一语道破天机。

    “这可不能忍,艾辰干他!”一听这个,刘浪眼睛顿时瞪圆了。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圣器,岂能成为别人的养料。

    其实,不用他招呼,作为无天圣碑器灵的艾辰,也在竭力反抗,假若没有艾辰,单单刘浪自己,无天圣碑早就到祭坛之主手里了。

    但是,圣器之灵之于圣器的作用,主要还是针对器内世界,举一个形象一点的例子,一个人站在房子里,无论他力气多大,也不可能把这间房子搬起来,除非这个人脱离了这间房子。

    眼下的艾辰就是这种情况。

    也只有作为圣器之主的刘浪,才能真正发挥出无天圣碑的外在战力,但偏偏刘浪只有金仙修为,远远达不到完美掌控圣器的境界。

    “老赵,如果我说我坚持不住了,你还有什么后手吗?”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刘浪,一边苦苦支撑无天圣碑,一边问同在无天圣碑下避难的赵无德。

    “你觉得呢?有后手,我早他妈用了。”

    赵无德的脸比锅底都黑。

    “不应该啊!你是天机族,应该无所不能才对。”刘浪认为赵无德,在故意吓唬自己。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赵无德怒不可遏。

    天机族虽然不以自身战力称雄,但也有着自己专属的境界,许多天机族的秘术,达到一定境界,才能使用。

    可赵无德是重生之体,没等恢复昔日的境界,就被刘浪扔进了无天圣碑,假如这一年多,他都是自由之身,即便恢复不到巅峰,分分钟也可以灭掉祭坛之主。

    “自作孽,不可活啊!”

    正因为忌惮赵无德的实力,刘浪才想尽办法压制赵无德,结果,赵无德是不用忌惮了,但自己的命,也跟着搭进去了。

    “老赵,你不是知道出去的路吗?赶紧走!”

    后悔是没用了,刘浪沉声对赵无德说道。

    “我走了,你怎么办?”赵无德怀疑地说道。

    “凉拌!”刘浪轻舒了一口气,郑重地对赵无德说道:“记得给我报仇!”

    “你这是舍己救人吗?”

    看到刘浪一脸真诚,赵无德不觉有些感动。

    “是将功折罪,以前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从今天开始,两清了。”说完之后,刘浪一脚把赵无德,从无天圣碑底下踹了出去。

    无天圣碑承受着左丘婵的镇压之力,而祭坛之主施加的阵力,也全都汇聚在无天圣碑上,所以,被踹出去的赵无德,获得了难得的喘息之际。

    虽然,祭坛之主也明白,赵无德更加危险,但此时此刻,对无天圣碑的争夺,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时刻,不容他分神分力。

    “够爷们儿!”看着独自支撑的刘浪,赵无德咬了咬牙,转身向着远处狂奔而去,不消片刻,就没了踪影。

    “我擦,你真走啊!”看到赵无德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刘浪一阵郁闷,他还以为,赵无德得跟自己再客气一下呢!

    “现在,你剩你自己了,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

    祭坛之主冷笑着对刘浪说道。

    “好,我认输,无天圣碑给你!”刘浪干脆举旗投降。

    “如果你早有这样的觉悟,也不至于落得现在的下场。”祭坛之主长出了一口气,停下手中的法诀,别看他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其实,同样压力山大。

    炼化有主圣器,和炼化无主圣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刘浪作为圣器之主,竭力反抗的话,他借由无天圣碑修复圣器蛮荒的计划,将会耗费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精力。

    而刘浪一旦放弃,将无天圣碑拱手献出,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这也是之前,祭坛之主扬言只要圣器,不要刘浪性命的根本原因,因为,他要把有限的精力,用在最最需要的地方,毕竟,即便,一切都是理想状态,修复圣器蛮荒,也不会百分百成功。

    随着祭坛之主撤掉法阵,刘浪压力骤减。

    但左丘婵并没有停手,巨大的镇压之力,依旧施加在无天圣碑上。

    “你让左丘婵也停下来,我这就把无天圣碑给你。”刘浪跟祭坛之主讨价还价道。

    “我可没本事让她停下,现在,你就把无天圣碑扔过来,如果,你有能力扛下她这一击,自然可以活命。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祭坛之主耸耸肩,说道。

    “最后的机会吗?”

    刘浪凝眉思考起来。

    尽管,祭坛之主撤掉法阵后,他的压力小了很多,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无天圣碑在上面顶着,一旦失去了无天圣碑的保护,仅凭自身之力,逃生的几率,恐怕不足万一。

    不过,即便不足万一,也还有希望。

    “赌这一把!”

    思量再三,刘浪终于有了决定,猛地往下一矮身,然后奋力向上一抬,无天圣碑旋转着,飞向了不远处的祭坛之主。

    与此同时,一米祭坛上,左丘婵悬了许久的手臂,重重落下。

    诚然,在丢弃无天圣碑的同时,刘浪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左丘婵的一掌之力,左丘婵这一掌并不没有真正劈在刘浪身上,可是,一股巨力,却直接压到了刘浪身上。

    “噗!”

    刘浪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可鲜血也未能阻止,巨力继续落下,刘浪的身体,以诡异的角度,弯曲再弯曲,最后,整个后背,都贴到了地面上。

    “砰!”

    随着一声巨响,刘浪的身体,终究炸成了一团血雾。

    已然将无天圣碑握在掌中的祭坛之主,发现刘浪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留下,不禁撇了撇嘴,冷笑道:“当真是自不量力啊,左丘婵调动的,可是整个妖兽世界的力量,别说你一个小小的金仙,就算圣主,乃至神王,都难以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