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城外,某片荒山中,座宫殿前。

    嗖的一声破空响,一个身披黑色轻纱,身材婀娜多姿美貌女子,突地就飙射而至,降落了下来。

    是黎月清!

    “小姐,你赢了?”陈小燕和陈小迷见到她,快速奔跑出来。

    “侥幸赢了半招。”黎月清美眉一皱,道:“纽约公主,名不虚传,实力不容小视。以后,遇到她,你们小心一点!”

    “小姐,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陈小燕嗯哼了一声,叫囔道,“不就一个洋婆子嘛,我还怕了她不成?”

    陈小迷却是哦了一声,嘀咕道:“怪不得,就是宗主都那么重视她,几年前就特意派人来这里,邀请她加入我们天元宗。”

    “见过黎长老!”

    “见过八长老!”

    宫殿内涌出了上百位青年男女,一齐向她行了一个拱手礼。其中站在前面的二十位,一个个都长相不赖,气势不凡的青年男子。

    黎月清轻微点点头,道:“不必多礼!”说着,她略微低了低头,凌冽的目光一一从他们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一位矮壮青年身上。

    是吴春江!

    当下的,他就被她这一眼,吓得猛地就是一跪,恳求道:“八长老,我错了,请你···重罚!”

    “吴春江,你不是我的门下,我不罚你。”黎月清轻启烈焰红唇,道,“洛克斐乐王朝这一次武举,你要是能顺利进入前十名,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如若不能,我定会禀报执法堂,并建议废除你的修为,然后逐你出宗门!”

    吴春江闻言松了一口气,保证道:“谢过长老,弟子一定全力以赴,打进前十名!”

    “最好是这样!”

    黎月清冷哼了一声,道,“我天元宗,是东大陆的主宰者,声名远播,拥有数之不尽的资源,无比修士都无比向往,视为圣地的存在。

    蒂英舒,

    一个世俗王朝的掌控者,妄想利用她的美色来当做噱头,举办武举,和我们争抢修炼天才,阻止我们天元宗的发展,真是可笑至极。

    不过,

    天元宗的威严,不容挑战!

    对此,我们的宗主,长老团,甚至后山几位神秘的存在,都感到非常的震怒。此次任务,无数双眼睛在盯着。

    我,黎月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们,同样如此!武举的前十名,一个都不能丢掉!

    如果完不成任务,你们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

    “八长老,请你放心,我们都是宗门,新纪元第一代中的佼佼者,对付一些凡夫俗子,不过手到擒来的事。”

    “不错,威斯丁客栈弄出的战力排行榜,我已经看过了,第一名不过是一位三品宗师。而我们,全部是宗师四品境,甚至五品境!不说包揽前十名,就是前二十,都没有问题的!”

    几个青年,不屑道。

    “我们可以傲,可以看不起任何人,但唯独不能轻视对手!”黎月清美眉一皱,道,“即使他是一个收,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只要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的敌人,就必须全力以赴!”

    “是,弟子知错了。”

    “听君一言,胜读十年书,谢谢八长老的教诲!

    “月清长老,你放心吧,我叶万龙一定万分重视,做好充足的战前准备。绝对,不辜负你的厚望,更不会给其他长老为难你的机会。”

    一干天元宗弟子纷纷附和,或者献媚起来。

    “此次武比,你们主要的对手,一共有三个。一个是大秦帝国二皇子嬴华,一共是洪门的副门主蔡志华,一共是一个名字叫李中南的小子。”黎月清昂了昂高傲的头颅,吐道,“尤其是,李中南,如果你们有谁在排名赛中遭遇到他,最后被他击败了,我定不轻饶了你们!”

    “是!”

    “李中南?八长老你放心,我记住这小子了!”

    “月清长老,我叶万龙保证,只要遭遇到他,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击败他!”

    天元宗的一干参赛者,纷纷拍着胸脯保证道。

    黎月清略微点头,道:“这段时间,都低调一点,最好不要被蒂英舒调查出你们的身份来。”

    说完,直接走向一座小院。

    而她前脚刚走,一干天元宗弟子纷纷围住了陈小燕和陈小迷,向她们打听李中南的下落。

    就没见过,

    这位美女长老,如此重视一个人!

    打发走众人,回到自己的住处,陈小迷当即望向了陈小燕,疑惑道:“陈小燕,我总觉得,小姐今天有点不对劲,刚刚还特意提了姑爷,她是不是已经想起他来了?

    咱家小姐,是失去几年了记忆,但这些天来,也不逐渐地想起那几年,跟我们一起的事嘛。

    按道理说,不应该记不起姑爷啊?”

    “小迷,你就爱瞎想。”陈小燕白了她一眼,不好气道,小姐重视他,是因为他跟蒂英舒关系不菲,甚至是蒂英舒故意安排他参加武举的。如果他打进了前十,我们这次任务,就肯定以失败告终!”

    临了,她又加了一句,“如果小姐没忘记姑爷,我下午的时候,揍他揍得那么狠,都抽了他的耳光。

    你说,小姐能饶了我吗?”

    “也对哦,哎,好不容易遇到姑爷,小姐怎么就能忘记他呢?”

    陈小迷一阵懊恼。

    要不是自家的小姐,忘记了那收破烂的,她陈小迷就可以···就可以做饭给他吃了啊。

    不过,忘记了也好。不然,姑爷这么弱,就算小姐跟他在一起,也只会害了他。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刮了陈小燕一眼,“小燕,你个暴力女,还敢说,仗着现在比姑爷厉害,就这样揍他。小心,等小姐恢复了记忆,或者等姑爷修为上来后,然后狠狠地收拾你!”

    “我喜欢,你管得着啊?”陈小燕嘚瑟地叫囔了一声,然后就美美地笑着,扭动着大肥豚就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嗯哼,

    这个傻妹妹,哪里知道,要不是狠揍了收破烂的一顿,刚刚在玉米地她陈小燕又怎么会那么的爽呢?

    不过,

    也不怪她,脸皮薄,等着姑爷主动,到现在都是老处·女一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