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盛世红颜乱> 第五百四十二章 十里雪亭
    至于梁媗和梁雍,此时自然也是乖乖的站在了一旁当背景了,其中某头小老虎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有梁媗在旁边给他使眼色,那就算他再一头雾水,此时也会安静地待在一旁的。

    “唉,人老了,就是爱感伤,光知道问你娘亲的近况,却都忘了先让你们坐下再说了。”

    沈老夫人话锋一转,忽然就看向了冉夫人身后那个一直安静着的少女,“这孩子就是璇雨了吧,快过来让我看看。”

    “回老夫人的话,这就是璇姐儿了。璇姐儿,还不赶紧上前给老夫人请安。”见沈老夫人总算是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了,冉夫人赶忙就让冉璇上前行礼请安。

    “璇雨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万福。”

    这是自冉侯君和冉夫人进屋以后,冉家小姐冉璇第一次开口说话,那婉转的声音也果然就如黄鹂鸟一般的迷人和动听。

    “璇姐儿都长这么大了呀,快点过来让我好好看看。”沈老夫人开口了,那冉璇自然也就躬身上前,走到了沈老夫人的下首,这样近距离一看,冉璇似乎又更美了一些。

    “长得真好,和你祖母年轻时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沈老夫人高兴的说道:“对了,璇姐儿,给你介绍,这是我的两个小冤孽。漠珂、雍儿,还不快过来见礼。”

    一直在沈老夫人的身边当背景的梁媗和梁雍,此时一听到他们被外祖母点名了,立刻就赶忙应声而出。

    在先向冉侯君和冉夫人行礼请安过后,才又转过身来,与冉璇互相厮认见礼。

    待到论完齿序之后,在沈老夫人和冉大人他们面前,梁媗就也唤了冉璇一声表姐,而冉璇则轻轻地唤了梁媗和梁雍一声表妹、表弟。到这儿,礼也就总算是全部行完了。

    而且冉侯君和冉夫人这一行也算是长途跋涉、舟车劳顿了,现下总算是抵京,也该先让他们好好的梳洗休息一番,因而沈老夫人就也没再多留他们了。在转身吩咐严氏和李妈妈一定要好好安排冉家一行人的安顿之后,便也就让冉侯君和冉夫人他们先下去好好休息,等晚上沈云胧回来后再为他们开接风宴了。

    冉侯君和冉夫人他们,自然有严氏和李妈妈去安置,而沈老夫人等了这么一个早上,也早就乏了,待得冉侯君一行告辞退下后,梁媗和梁雍就在服侍着他们外祖母歇下后便也同样退出了屋外。

    “姐姐,冉小姐长得真好看,你说兰表哥会喜欢吗?”而就在梁媗才牵着梁雍踏出了院子的大门没多久呢,这小老虎却就问了一个差点让梁媗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的问题。

    “这是谁教你的啊,什么喜不喜欢,兰表哥是那种只以貌取人的人吗?”梁媗伸手就揪住了梁雍的小耳朵,很是有些啼笑皆非的道。

    “疼疼疼,姐姐你轻点啊。”梁媗根本就没用多少力,但梁雍却还是叫疼叫得十分惨烈。

    要是不知情的人听到了,那肯定会以为梁媗对这头小老虎是下了多重的手呢,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让得他叫的这么撕心裂肺的?可天知道,梁媗完全就没使多大力啊。

    “得了,少装疼啊,雍儿你可得记住了,以后这话不能再乱说,尤其是在兰表哥和冉小姐面前,都得慎言,知道了吗?”

    以前开玩笑是开玩笑,但那时冉璇不是还没到来吗。

    可现下却就不一样了呀,人都已经抵达了沈府,冉大人和冉夫人也在这儿,要是此时再乱开玩笑,那意思可就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呀,梁媗可不想因了他们而让冉大人对兰表哥有什么误会。

    “就算只有我们和兰表哥,也不能说了吗?”但这些复杂的事情,梁雍却是不会去想的,他此时就只是有些遗憾的问道。

    “对,就算只有我们和兰表哥在,那也不能再随便开玩笑了。”梁媗点了点梁雍的鼻尖,嘱咐道。

    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那自然就是谨慎些更好了,再者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

    冉家既然都已经把冉璇送到帝都来了,那诚意自然是足的不能再足了,为此他们更谨慎小心一些也没什么不对的。

    真希望兰表哥和冉家小姐的亲事,能够就这样顺利的进行下去,这也不枉两家人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也不枉外祖母这一段时间来所有的操心了。

    而一想到这些,梁媗又觉得心情开始复杂了起来。

    当初要不是文帝觊觎沈家的财富,有意想向滁西涧伸手的话,那外祖母又怎么会被迫带着二舅母和兰表哥他们离开建安,千里遥遥的回转祖籍兰陵呢?

    这些原本都是悲伤的回忆,但现下再去回想时,一同带来的却又不仅仅只是悲伤了,毕竟若不是因了有这样的变故和波折,那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冉家竟然如此守诺。

    不顾家中的掌上明珠在这样的岁月消耗下,早就过了二八年华,也不顾旁人越来越多的非议,就只是一心守着曾经的那一纸婚书不肯毁约。

    此时屋外正是太阳最后一点余温的阳光,洒落下来最是暖。风,轻轻的吹,吹响了一株株云柳的叶子的沙沙声,轻轻地就回荡在了耳旁,像是叮叮咚咚的清澈溪水一般。

    而盛夏里的那一株株桃树,现下桃花早就凋零尽了,此时只剩下满枝的枯意,在橘红色的阳光和风里微微摇曳,而也是在这满街道都是枯意的几株桃树里,一颗已经很老,生命也快走向尽头的桃树下满地雾照落花,彷如桃花落尽时的缤纷。

    ……

    ……

    在文帝的少年执政时期,西殷和后蜀爆发了一场大战,而也就是这场大战,让西殷的镇东大将军梁祜,开始崭露锋芒,惊艳天下——梁祜率领着西殷当时仅剩的十万大军,击退了后蜀的猛狼之师,侵入蜀地近千里之远,迫得当时的后蜀不得不主动议和。

    当年的西殷,在那时虽气势如虹,但其实国力极弱,想要趁此吞并后蜀,实是天方夜谭。文帝深知此理,于是这场由后蜀先挑起的两国大战,最后以后蜀的主动议和结束。在后蜀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以及派了一名皇子到西殷作为质子后,这场大战,就这样彻底平息了。

    至于东玉郡主,也就是在那时,和着质子一起到来。

    孟太妃,是先帝的四妃之一,而先帝的皇后,一生只有一位,那是元后桢皇后。在桢皇后红颜薄命,斯人早逝,先帝就没有再立新后,掌理六宫的大权,最后却是旁落成帝的宠妃,李贵妃手上。

    李贵妃此人,专权跋扈,野心颇大,一直都想插手国政,在先帝病危之时,更是与太医串谋,假宣诏旨,把所有成年皇子都骗进了广明殿,全部毒杀。

    最后,李贵妃还与其父兄发起了承德门兵变,欲立其只有三岁的幼子为帝,要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孟太妃冒死救出了元后桢皇后的遗子——当时还只有十一岁的文帝和六岁的郦王,让三公借此有了反击的理由的话,那估计当年李贵妃的毒计早就成功了。

    只是,在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后,人们才猛然发现,孟太妃的长子和幼子,全都已死在了广明殿的那场阴谋里。

    而这些,梁媗也是在前世时,父亲和娘亲被斩前夕才那样深刻的清楚了。

    文帝驾崩,怀帝登基,而相比文帝的明君之名,怀帝的残暴和昏庸就更显丑陋,在登基之初,怀帝立刻一改先前的谦谦君子之范。

    凡是曾经得罪过他的人,不出一月就全部罢职免官、获罪下狱,无一幸免。

    这其中,最惨的虽不能算做是梁家,但在梁思玄被定死罪下狱,沈氏也因辱骂怀帝及沈云崇的暗中捣鬼而获同罪后,梁思玄把梁家最后的力量却是用来保存了她们的性命时,她才知道了一切的。

    而说到这儿,就不能不说起英王了,梁媗此时的神色也不怎么好,那可是英王啊!是西殷如今仅有的三位异姓王之一,虽说权势并不能和郦王相提并论,但英王可也是手握五万海师,雄踞西殷海境防线的霸主,替西殷挡住了一年到头无数次的海寇侵犯,更是保下了西境内一方太平的最大功臣。

    这样的英雄,不管是谁都不会忽视也不能忽视的,梁媗自然也是如此,只是她看着眼前的钟晴,却开始有些担心她了,毕竟英王之女,也就是现下正被簇拥在了场中央的那个少女,可是差点就成为了祁玚妻子的人啊。

    英王子嗣颇丰,但他最疼的却是自己的小女儿唐梦澜,而唐梦澜身为英王的嫡女,本身就已是天之骄女,更何况又得到了英王的喜爱,其个性从小自也就养得有些刁蛮了。

    但凡是唐梦澜喜欢、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那几乎就没有得不到过的。

    而就是这样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个性又还有些刁蛮的天之骄女,在文帝、甚至是孟太妃的面前却也竟是颇得喜爱的,其中文帝先撇开不谈,毕竟帝王心中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就英王对于西殷海境的重要性来说,那文帝对唐梦澜的喜爱,说不得也只是因了英王罢了。

    可孟太妃却就不一样了啊。

    在除了楚孤和梁媗外,能入得了孟太妃眼的小辈们,现在梁媗就只知道一个长平公主和一个祁玚,而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位英王的幺女唐梦澜了。

    这其中所代表了的问题,可是让得如今的梁媗不敢小看唐梦澜丝毫,毕竟若唐梦澜真如外界所言的那般,就只是个身份尊贵又个性刁蛮得天之骄女的话,那怎么可能会得到孟太妃她老人家的青睐?又怎么能让得太妃她老人家起了要赐婚于祁玚和唐梦澜的念头呢?

    尽管最后,唐梦澜因了三皇子妃杨氏的一句话,就把建安闹得几乎满城风雨,而她与祁玚的亲事也因此最终没能成形,可就只是能使得孟太妃有了那样的念头,那就可以说明唐梦澜根本不是外人所传言的那般了。

    只是梁媗很忌惮她,但更忌惮她的人,却是钟晴。

    “当年,三皇子妃一句‘此女有些刁蛮了’,就让得本都已经点头同意了与祁玚殿下得亲事的唐梦澜,一夜之间就把建安闹得是满城风雨,不止跑到了陛下面前去哭诉,而且还在潇雨寺‘巧遇’了与英王妃向来就交好的郦王妃,当场就委屈得是痛哭流涕,随即又与其母英王妃进宫去给冯贵妃请安,并且在冯贵妃宫里也是啼哭不止………不过就是短短一天的时间,整个建安就都在传三皇子妃不喜唐梦澜,甚至以婆婆的身份欺辱与她,最后使得冯贵妃找到了理由发作,连累得蕙妃都被文帝冷落了许久,而三皇子妃更是在好长一段时间内,连宫门都没再出过一步。”

    梁媗看着沉默不语的钟晴,继续说道:“之后,要不是西边海寇忽然又蜂拥而来,使得海境战事忽起,英王妃和唐梦澜也不会急忙赶回到英王身边,那当年的事情也说不定不会就那样简单得平息了的。”

    这件事情,是就连当时在梁家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梁媗都曾听闻过的,那就更不用说是钟晴了。

    相比起梁媗,她当初甚至是有幸目睹过唐梦澜就算是在三皇子妃杨氏面前的肆无忌惮,在那个以钟晴看来是那样让她觉得压力巨大的三皇子妃面前,唐梦澜居然也能那样肆无忌惮的有恃无恐。

    当时的情景,就算到了如今,钟晴也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或许唐梦澜是自梁媗和长平公主之后,唯一还能让得三皇子妃杨氏那样让步的人了,但不管梁媗还是长平公主,她们却都是不可能会像唐梦澜那般,与三皇子妃杨氏那样直接彻底得撕破脸的。

    先不说长平公主背后还有文帝。

    那这样说来,其实唐梦澜在建安,就是一个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