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修真小说>雍正裕妃> 第267章 出谋划策(1)
    心知胤禟获罪已然会按照历史本该有的走向那般发展,眼下能做的也只能让小顺子在宫外做好应对,以便在胤禟押解回京的途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救下他,以免他还是会不明不白地死在途中,最后只是一句病死了事。bishenge.com 笔神阁



    这些安排自己身在宫中也无法直接处置,唯一能做的只是借着宫外那些弘昼手中的产业提供做这些事的财力支持。这些产业虽说是弘昼在管着,其实铺子里管事的人除了胤禟挑选的一些擅长经营之道的外,管账的就是小顺子那边安排的人手,都是一些信得过的。之前为了便宜行事,也背着弘昼在暗中设置了专门替我办事用的小金库,这些账都从账面上做平了,也不会让弘昼插手。



    宫外有小顺子,自己也放心,再说算起来离胤禟治罪还有约莫一年半多,之前也一直在着手布置,如今想来只要中间不发生什么变故改变了原有的历史进程,这时间着手安排后续的事也够了。



    可是说起变数,要担心的只怕就数这宫里宫外要对付自己的人还没找出来。按原本历史走向,自己这身份一直是默默无闻地活到了九十多岁高龄的,没有什么异彩华章,也没有什么磕磕坎坎,可是反观自己,这一路走来当真是一波三折惊险莫名。而那个处心积虑对付自己的幕后黑手在原本历史上想必是不存在的,如今却因为自己的原因出现了,那么会不会成为隐患和变数,还真是不好说。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救胤禟的事情不是当务之急,又已经着手准备,为了以防万一,自己也必须要抓紧时间找出对自己不利的人。宫外的那人一时半刻急不来,那还是要从宫内着手。



    想着这些,心里也有了盘算。既然想要坐等鱼儿上钩,就必须要先将鱼饵抛出去。以往自己多是小心提防,将这偌大的景仁宫防得密不透风,反倒是应了那句“水清无鱼”,只怕是让那人无处下手。这样一来,虽说是暂时安稳了,可是也让那人无法行动,不行动又如何能露出狐狸尾巴。



    将自己的意图与素芸提了句,也想听听她有什么好的想法,倘若她当真能说出什么法子,自己也不怕一试,当然也会做好防备她反咬一口的措施。即便不能,也想听听她会怎么说,看看她留在自己身边做事的态度到底是积极帮衬还是仅作壁上观。



    “奴才来主子身边也有些日子,也看出来主子是个好的。主子不怕奴才二心,还让奴才帮着出主意,奴才当真是受宠若惊,心里甚是惶恐,只怕主意出的不好反坏了主子的事。”素芸毕竟是侍奉过胤禛生母的人,说话也不会像是普通仆婢那般卑微,但一番话下来也可见谨慎小心,明面上听着是恭维话,其实也是提前打了预防针,话里真正的意思自然是说这主意她能出,可是若出的不好,出了什么纰漏,也不能怪罪到她的身上。



    我如何听不出这番话里的弯弯绕,轻浅一笑,淡声说道:“虽说你在宫中的年头久,见得多主意也多,可论年岁,我终究是比你年长,也不是那种没头脑任着旁人一说就脑门子发热蛮干的。今个只是想看看你有什么主意,至于能不能做,做了会牵扯出多少利弊关系,我自然会思量。倘若能做,也不会是毫无谋划,必然会有万全的准备,到时候即便出了事,我也不会怪罪你。只是有句话也要提在前面——不管你之前伺候的是谁,如今在旁人眼里,你都已经是我身边的人,假若那天我出了什么事自身难保,这身边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你定然比我明白。所以你出主意的时候也要自个想清楚了再说就好。”



    我素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尤其是对自己身边的人,有些话能提点在前的也不愿等到事后再去苛责,既然她会提前给我打预防针,那我当然也要让她明白若是揣着什么心思乱出主意,到时候真出了事,可不是她提前说几句话就能过去的。



    素芸听我如此说,也不好再推诿,思量了好一会,缓缓开口说道:“瓮中捉鳖的法子谁都会想,可是如何能让这老鳖主动进到瓮中可不是说说那么容易。若想要老鳖主动进瓮,那就必须要有吸引他进去的诱饵,而且这诱饵还不能小了,必须让他觉得可以有舍命一搏的价值。不知主子可还听过一句,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素芸说到最后这句时,突然收了声,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我的神色,似乎是在给我思考的时间,又似乎是在观察我的反应。



    见她话说一半欲言又止的模样,料想接下来的话只怕是会让我不喜的,可这话已经说出来,怎么可能只说一半。我也不急着催她,只是淡淡看着她,等着她自己继续说下去。



    素芸见我不开口问,自然知道我在等她继续说,又是一阵犹豫后才继续开口。



    “奴才斗胆问一句,如今宫里宫外都在传五阿哥甚得皇上的喜欢和看重,主子可也有心让五阿哥争一下那位置?”



    见她不接着刚开的话头继续说,反而转来打听如此敏感隐晦的问题,心里也兀自琢磨着这事和她要出的主意有什么关系,也想着到底该如何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这次换成素芸静等着我开口,看样子若我不回答,她便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你倒是先说说这事与那主意有什么关系?”想了想,我反问,有意弄明白了她的想法再作答。



    素芸敛眸一笑,自顾道:“奴才自然是要问清楚,因着奴才这法子一出,若当真办了,五阿哥只怕很难再争那位置,所以奴才必须将主子的心思问个明白才好说出口。”



    “哦?先说来听听也无妨。”原本就没有让弘昼去争那位置的打算,何况近日来也当真是觉得胤禛对弘昼太过重视,让弘昼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难免担心有人故意借此捧杀,倘若当真有法子让弘昼彻底失去了争这个位置的机会,又能揪出宫里那只黑手,也未必不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不过这些当然必须是在不伤害弘昼的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