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白鲢传> 第418章 大结局
    这一喝就是几个时辰,而柳无忧则在房顶上也坐了几个时辰,许久,南宫熠喝醉了,就这么倒在了地上睡了去。

    第二天一大早,南宫熠恢复了以往的严肃之色,正常的上朝,然后便回到书房看公文,柳无忧就这么一直守在书房从来没有离开过。

    城隍庙外,今日乃是谷逸风和玖月二人去庙内看守开封斧,不过玖月却不能够进入城隍庙内,所以就只有谷逸风一人在庙内看守着开封斧。

    此时,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着,守候在城隍庙外的莲花君几人看到这乌云密布的天就觉得很是不对劲,一脸警备着。

    谷逸风看到这乌云密布的天,伸手掐算了一番,呢喃道,“看来该来的迟早是会来的。”

    皇宫里,南宫熠看到这乌云密布的天,皱了皱眉,沉声道,“这天无缘无故的怎么黑了?”

    站着一旁的太监听到南宫熠的这一声问话,目光不禁朝门外看去,缓缓开口道,“皇上,兴许是这天要下雨,所以这天才暗黑了些。”

    &吗?”南宫熠有几分不相信着,放下了手中的笔,缓缓起身道,“走,陪朕去外面看看。”

    &皇上。”那名太监恭敬的回着,然后便和南宫熠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可是不想二人刚跨出去,这天就一下子黑暗了,四周一片漆黑着。

    坐在房顶上的柳无忧看到这黑暗的天,暗道不好,一个飞身离开了皇宫。

    南宫熠看到这黑暗的天空,也发觉有些不对,急忙唤人道,“来人点起火把随朕一起去京都城隍庙。”

    &上,这万万不可呀。”站着一旁的太监急忙劝阻着,南宫熠挥开了那太监,怒声道,“还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按照朕说的去做吗?”

    &皇上。”侍卫急忙回着,然后便点着火把站在了南宫熠的身前,南宫熠见众人都准备好了,严肃道。

    &都随朕一起走。”

    &皇上。”那些点着火把的侍卫恭敬的回着,然后便急步的朝皇宫外走了出去。

    城隍庙外,黑魔伙同心魔正站在莲花君几人的面前,看那气势一副来势汹汹,站在莲花君身后的龙琪看到心魔出现的那一刻,面上划过一抹惊愕,呢喃了一句。

    &王···”

    莲花君知道龙琪这是认错了,急忙出声道,“太子殿下,他并不是你的父王,而是龙影,不过如今他已经被心魔强占了身躯,还望太子殿下不要意气用事。”

    &么?”龙琪一脸惊愕着,“父···龙影怎么会被心魔强占了身躯?”

    莲花君见龙琪那一脸惊愕的模样,知道他心里充满了好奇,缓缓出声道,“这本神就不知道了。”

    站在不远处的心魔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都听进了耳朵里,哈哈大笑了一声,“怎么?你们好奇龙影这身子为何会被本魔君强占?”

    &然你们如此好奇,那么本魔君便告诉你们吧,其实龙影这身躯早在百年前就被本魔君给看上了,只不过本魔君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直到后来龙影代替龙腾来挑战本魔君,这才让本魔君有机会对他施法让他被本魔君给魔罩着。”

    &了让龙影这身子能够被本魔君很好的利用,本魔君便让龙影勾起了心中的嗜血,不断的蛊惑他,还好这龙影没让本魔君失望,在本魔君的蛊惑下,他杀了龙腾杀了老龙王,而他所走的路都是本魔君一步一步安排的,直到最后本魔君完全占用了他的身子。”

    &么样?本魔君这个计划是不是很周密?如今这龙影的身子已经算是本魔君的了,不得不说这龙影的身躯确实不错,本魔君也是非常的喜欢。”

    &魔,你真卑鄙。”龙琪很是愤怒的说着,“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操控着,本太子杀了你。”

    说完,龙琪便抬起了手中的剑朝心魔挥了过去,心魔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出声道,“真是自不量力。”

    只见心魔随手一挥,龙琪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挥到了一旁“砰”的一声,撞在了石柱上,紧接着便大吐了一口血。

    莲花君急忙走到了龙琪的身边点了他几个大公子,你们赶紧过来照看好太子殿下。”

    &莲花君。”海宁急忙回着,然后便走到了龙琪的身旁,这时的龙琪早已陷入了昏迷之中,要知道之前龙琪可是在丹阳镇大耗元气,虽然是恢复了人身,可是那点法力也只能维持人形,眼下被心魔这一挥,算是加重了伤势。

    玖月和秋鱼知道眼下他们都不是对方的对手,可就算不是对方的对手他们也要上前一试,莲花君似乎是看出了他们二人心里所想,急忙出声道。

    &月姑娘,你们二人别轻举妄动,让本神来。”

    玖月和秋鱼二人互看了一眼,知道莲花君这是不想他们二人受到伤害,眸子里划过一抹复杂之色,出声道。

    &

    莲花君见二人这是答应了他,这才一个飞身朝心魔击打过去,心魔嘴角上扬,扭头看向了一旁的黑魔道。

    &给你处理了。”

    &黑魔低低的应了一声,飞身和莲花君对打了起来,一时之间二人打的不相上下,柳无忧赶到的时候,正看到他们打的天昏地暗着,随之也加入了打斗中。

    玖月和秋鱼看到国师也赶来了,心里更是着急了,眼下这天昏昏沉沉的,这四周的百姓因为天色漆黑全都躲进了屋内,若是这些百姓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打斗的场面,想必一定会被吓得不知所措。

    庙宇内,谷逸风听到了外面那巨大的震动声,随之走了出去,不想一出门正看到一场打斗,而心魔则站着一旁。

    谷逸风挑了挑眉,出声道,“心魔,想不到本君没有去找你,你居然自动找上门了。”

    心魔看到谷逸风从庙宇内走出来的那一刻,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出声道,“心君,本魔君这不是许久没有看到你,所以这才亲自来找你了吗?”

    &么样?身上的伤可好了?本魔君记得之前你为了打破结界可是受了重伤呢,没想到这没过多久,你居然就像是无事人一样,还真是让本魔君佩服。”

    谷逸风淡淡的笑了笑,缓缓出声道,“你来恐怕不是为了佩服本君的吧?”

    心魔见他问的如此直白,垂头笑了笑,“你说的不错,本魔君来不止这一件事,不过就算本魔君不说,想必心君心里也已知晓本魔君来此的目的了吧?”

    &果你是想要打开这里的封印,那么本君劝你最好不要打这样的主意,因为本君是不会让你打开这里的封印的。”谷逸风一脸正气的说着。

    &吗?”心魔邪魅的笑着,“那如果说本魔君一定要打开这里的封印呢?难道你还想阻止本魔君不成?”

    &错。”谷逸风坚定的回着,心魔听到他这样回答,脸上的笑意是越来越浓了,忽然之间一抹黑影朝谷逸风袭击而去,谷逸风一个飞身躲开了他的袭击瞬间幻化出了一把长剑朝心魔飞身而去。

    心魔眸子里划过一抹邪笑,随之迎击上去,玖月和秋鱼二人心里很是慌张,就连站着一旁的君陌也被这一幕给震惊了。

    眼下他们人虽然多,不过都是有伤在身,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若是这样打下去,他们迟早是输的一方。

    正当他们紧张不安时,莲花君和柳无忧都被黑魔一掌击打在地上,并且二人都口吐着鲜血,看的出来二人受伤不轻。

    黑魔见心魔正和谷逸风击打着,随之也加入了这场战斗中,玖月见事不对,一个飞身加入了进去,可是她本就法力低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直接被黑魔一掌拍在胸口上,莲花君看到玖月被打伤,再一次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加入了这场战斗。

    秋鱼看到玖月被打伤吐血的那一刻,大叫了一声,“玖月姐姐。”

    因为她这一叫,使得谷逸风有几分分神,心魔趁机便朝谷逸风的胸口打了一掌,只听见“闷哼”一声,谷逸风的嘴角便流出了猩红的血液。

    当南宫熠赶到现场时,发现众人都重伤的躺在地上,心里一惊,急忙走到了柳无忧的身旁,询问道。

    &师,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柳无忧没想到南宫熠这时候会来这里,急忙出声道,“皇上,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如此的危险,你赶紧回皇宫,赶紧回皇宫。”

    心魔看到南宫熠的那一刻,哈哈大笑了一声,“真是天助我也,本魔君正想着去皇宫抓你呢,没想到你居然亲自送上门了,这可真是大喜呀。”

    黑魔看到南宫熠出现的那一刻,眸子里划过一抹复杂之色,不知该怎么说,南宫熠看了一眼心魔,听到他所说的那番话,便知道对方是为何要抓他了,镇定道。

    &想抓朕?你以为朕会那么轻易的让你抓到吗?”

    &你这是在和本魔君赌吗?”心魔挑着眉,一脸笑意着,“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和本魔君赌你会输的很惨。”

    话语一落,心魔便一个飞身朝他飞了去,南宫熠看到对方像他飞了过来,急忙抽出了一旁侍卫的剑,一副随时都准备战斗的模样。

    躺在一旁的谷逸风和玖月都提起了心,一个飞身朝心魔攻打了过去,嘴里还不停的说道,“海神医,赶紧带着皇上离开。”

    海宁正照顾着太子,听到谷逸风的命令,急忙回道,“是,心君。”

    海宁急忙上前让南宫熠跟随他离开,心魔没想到这快要到手的东西就这么被谷逸风和玖月二人破坏了,心里很是气愤,对二人也下了狠手。

    谷逸风见心魔这是下了狠手,急忙把玖月推开,独自受了那重重的两掌,“噗”的一声,谷逸风口吐着鲜血,整个人被心魔那退了很远,最终跪在了地上。

    玖月双眸里充满了惊愕,一个飞身到了谷逸风的身前,焦急道,“逸风,你怎么样?逸风?”

    谷逸风低着头,不停的吐着血,很是吓人,玖月见他没有回自己,心里更是着急了,“逸风,你不要有事,你千万不要有事呀。”

    心魔见谷逸风被自己重伤,“哈哈”大笑了一声,“如今你们都是本魔君的手下败将,只要你们都能够归顺本魔君,那么本魔君便可以放过你们,如若不然,那么本魔君便让你们统统都下地狱。”

    莲花君听了心魔这话,很是气愤着,“心魔,你休想,就算是死,本神也绝对不会归顺于邪魔。”

    &那本魔君倒是要看你们能够硬气到什么时候。”话语一落,心魔便伸手朝玖月袭击而去,此时玖月正陷入伤心之中,并没有注意到心魔朝自己袭击而来的身影。

    直到那一掌打在她的身上后,玖月才从悲痛中苏醒来,嘴里不停的吐着血,这一幕发生的太快,等众人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秋鱼睁大了眼睛,悲伤道,“玖月姐姐·······”

    玖月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这么倒在了谷逸风的怀中,忽然一道金光在玖月和谷逸风之间亮了起来。

    只见玖月和谷逸风二人化成了一颗珠子,那珠子里还带着一滴血泪,众人睁大了双眸,这一阵金光使得天空中的乌云全都三开了,心魔也是睁大了双眸,呢喃道。

    &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莲花君和秋鱼几人都震惊了,显然众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大家才明白,心魔和谷逸风其实就是同一个人,早在几百年前魔界发生动乱,谷逸风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忽然分异出了两种人性,其中一类就是心魔。

    而眼下玖月和谷逸风二人之所以化成一颗珠,那是因为谷逸风为了天下苍生和玖月体内的血泪合二为一,二人这才合在了起来。

    而心魔就被那金光不停的刺入着,发出惨叫的声音,许久,这一切都平复了,黑魔逃离了,地上只剩下了谷逸风和玖月二人的尸身。

    
吃粥的小孩说


    文文写到这里结束了,虽然有所不舍,但是也只能到此了,番外有空我会写出来的谢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