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扮仙记> 的五百七十九章
    一家团聚,位高权重,要说乔木的日子过得应该是很舒心的,可惜美中不足的是,燕少城主,现在的大燕太子燕阳,依然没有什么时间陪着闺女儿子,更何况他这个地位又靠后了两位的夫人了。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明明一个城池住着,有时候,两三天夫妻两人都见不上面。说他们感情好,乔木都不相信,更何况那些外面看热闹的了。尤其是还有狼子野心的。

    原来的时候还好,以为这位燕氏太子,初掌权,顾忌多,而且据说燕氏军中有一妖艳总兵,同这位燕氏太子关系不寻常,这些人有点弄不懂燕氏太子的喜好,这些人不过是试探的性的往燕氏父子眼前送人。

    等乔木带着几个孩子过来,开始的时候,这些人以为燕阳顾忌这位夫人,后来看着也不是那么回事,然后燕阳子嗣繁茂,军中的那些肯定就是谣言。

    于是乔木就闹心了,看不到燕阳就算了,最近几日竟然还天天的要帮他梳理后院,这些人送人就走,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机会,可真是让乔木暗火丛生。

    倒是都不眼瞎,敢惦记。乔木把人收了,最上火的是燕城主,现在的皇上,要知道这位儿媳妇每次因为这种问题,都要发大招的,他这个当父亲的都已经放弃儿子在女色上那点瑕疵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比他老人家不死心。

    这里是京都,不是燕城,老城主怕呀,闹腾出来,他们燕氏父子怕是要脸面全无的。

    所以乔木还没有憋出来大招呢,人就被老城主给强行要走了。

    什么意思呀,别说乔木没明白,就是送人的也没懂呀。皇上身边不缺美人呀,还是皇上就有这个爱好,非得从儿子身边抢人呀。这对于皇上的德行来说,那可是一大污点。

    所以把,最近老城主在操守,德行方面的传言就不太好听。

    燕城主整天阴沉着一张脸,没人被恶心到了,还能笑的出来,天知道,那么的女人他也不过是看几个老女人的脸色过日子罢了。算了跟谁说委屈去呀。

    早知道还不如让乔氏憋大招呢,他们燕氏父子的名声不是一样没好了吗。

    难得燕阳回来一趟,同乔木说的就是他爹老人家这点委屈。乔木表示冤枉,他真没有让老头扛锅的意思,再说了,几位夫人同她相处的不错,她也不能这么坑几位夫人呀。

    燕少城主:“别觉得你委屈了,还不是你做事出格,父亲怕你做出什么伤体面的事情,才先下手的吗。”

    乔木都不知道要不要先感谢一下老公公:“我做事情很伤体面吗。”

    燕少城主扫了一眼乔木没吭声。最近外面都在传,燕城来的少夫人可真年轻,哪像四个孩子的娘呀,不知道的以为是二八少女呢。燕少城主早就觉得乔木的脸似乎就没有怎么变过。

    他在外面的时候,也没少往脸上折腾,可跟乔木比起来,现在依然是能看出来点差距。

    这让燕少城主很是不舒坦的。再过几年,若是夫人还这样,没准就有人说自己是长辈了,想想那个场景,燕少城主就心口堵得慌。

    乔木:“真的很伤体面吗。”燕少城主:“咳咳,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乔木哪干呀:“其实我觉得吧,父亲大人为咱们如此操心费力的,实在是咱们这些做晚辈的不够孝顺,这种事情,就该从跟上杜绝,怎么能让长辈挂怀呢。”

    燕阳冷哼,又给自己挖坑呢,从跟上杜绝:“夫人这是要把我给除了。”是呀,只要他这个角在,这事就生生不息的,不是燕阳自信,而是事实。

    乔木:“乱说,我就是帮你气不过而已,他们到底把你想成什么人了,一个女人就能收买的吗,这样只知道钻营的人,能用吗。再说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不是当初你告诉我的吗。咱们这是收人呢,还是埋雷呢。”

    燕阳意味深长的看着乔木,乔木也不脸红,站起来转一圈:“若是真的倾国倾城,也就罢了,明明就也不怎么着吗,我都舍不得委屈你。”

    燕阳:“所以呢”

    乔木:“咱们两儿子俩闺女,都是亲爹亲妈,多好呀,我觉得足够了,少城主就该是天下顶顶好的男人,为了百姓为了我们母子,心思根本就没再这里吗。”

    哼,说得好听,就是他燕阳表态,后院没女人吗,就是看不得乔木这样子嘚瑟:“我燕氏子嗣不怕多。”

    乔木:“我也不是不能生呀。”

    好吧,那就先生出来再说吧,乔木被燕少城主这样那样了,两人见面时候虽然不多,不过见的时候,都干该干的事情了,一点都没有耽误。燕少城主可不是清心寡欲的人。

    燕少城主又走了,昨天折腾一晚上,啥效果都没有,燕阳这厮啥都没答应。乔木心里不是很痛快的,这人还想着花花心思不成。

    也对,有燕城主那么一个不挑嘴的爹在,燕阳就是继承一半,也不是个好的。乔木不高兴,直接把人家燕氏父子都给埋怨上了。

    一直到好几天之后,外面的事情才传进乔木的耳朵,听闻燕少城主在外面说了,他忙得很,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后院,让那些四处钻营的人,把心思用在正道上,莫要把他惹怒了,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

    好吧,对于强势上位的人来,人家就敢说的这么狂。

    不过听闻已经有御史正经的上折子,说是让太子以子嗣传承为重。

    不过太子当朝就给甩回去了,说是他燕氏子嗣重质不重量,轮不到他们操心。

    这些人不死心,不敢惹这位凶神恶煞的太子,直接哭诉到皇上那里,皇上开口更损:“诸位府上莫不是连小姐都养不起,非得往外送。”

    好吧,这是即便是御史再说,也没人敢把闺女送进宫了,人家说你养不起闺女呀。

    可燕氏那样的人家,你随便送进去的女人能成吗,身份不够都那就是在磕碜人家燕氏父子呢。

    有身份的不想让人说养不起闺女,没身份的配不上,御史在中间怎么跳都没用。

    燕氏的父子的后宫,就这么消停了。乔木省心了。可不等于燕阳省心了。不能送,那就只能让太子自己动心思,所以,燕阳出门的时候,各种偶遇,各种桥段都能碰上。

    燕少城主能够淡然相对,要感谢,他没事多读书的爱好,乔木笔记本里面,有用的没用的东西,燕阳都看了遍,对于各种桥段,版本,心中还是有数的。所以说不管读什么书,那都是有用的。

    燕少城主就因为这个,避过了各种各样的坑,少有中招的。

    大燕三年的时候,整个大燕朝都处于蓬勃发展的状态,碰上了同大齐时候一样的旱灾,不过这几年太子致力于发展农耕,但凡土地稍微肥沃的地方,都有水渠,还有挖的抗旱深井。

    顶着大太阳,百姓依然在地里辛勤耕作。

    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都要感叹,当初遇上这样的年景,他们能做的就是逃难,官员能做的顶多就是救济而已。

    谁能想到,几年的时间而已,他们大燕,已经能够提前布置各种抗旱工程了呢。

    各个衙门里面更是粮食充足,各种应急措施到位。别说百姓能安心的下地抗旱,就是他们这些官员都有条不紊的按部就班,一点不见慌乱。

    听闻小世子最近在张罗着要挖通一条贯穿南北的大运河,初听闻消息的时候,百姓们都惶恐了,这样的大工程,比当初的驻仙台还要可怕,不知道要征调多少的民众,又要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呢。

    可百姓只闻运河开通进程,民间根本就没有动静,有人说,秦地的人再传,这活被鲁地的人干了。鲁地的人再传,肯定是京都的人在受罪。可就没人说燕城的人。

    等最后大家才知道,这么大的工程,根本就没有征调民工。大家都惊了,难不说神仙帮着挖的不成。难道太子妃真的有挥挥手就能划出来一条河的本事。

    好吧,在燕城被奉为送子娘娘的乔木,已经是被神话了。京城人眼中的太子妃,最认可的就是御夫有术,这不算是神仙技能,顶多就是魅惑妖术。挡不住其他三个地方的人狂吹呀。谁让乔管事的商铺发展太快呢,乔家的势力,自然各种鼓吹自家少主了。

    现在要说的是运河怎么来的,运河是燕小世子一手督建的,大燕将士挖了一半,商户出工一半,还有一半陡峭没有人烟的地方,那都是燕少城主同小世子,还有太子妃自己赶的活。

    顶多还有个领头总兵,打打下手。

    这样的大设备,燕阳还是知道不能落入外人眼里的,不然乔木急真的被说成天外飞仙了。

    平哥被爹娘带着,处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特别的不淡定,习惯了,自己会操作了之后,才能消停的睡觉,不再做梦她娘白日飞仙,扔下他们父子跑路了。

    幸好她们也不过就是做些因势利导的活计,不是很繁重。而且都是人烟稀少,人工不便利的地方,权当是一家出门散心了。这样的机会难得。

    等大运河开通的时候,已经是大燕七年了。大燕太子这几年没事就东奔西跑不干正事,朝臣们对此颇有微词,甚至都有人站出来,说要废太子了。

    别人还没怕呢,燕阳的几位兄弟先站出来了,意思非常的明确:“太子就是天天出去跑,他们这些当兄弟的也没有意见,更没有当太子的意思。这些人狼子野心,挑拨呢。”

    又不是蠢,大燕是繁荣,可大燕只要枢纽都是燕阳当年亲自带出来人守着呢。他们拿什么吵吵废太子呀。蠢死了。

    燕城主:“太子确实太不像话了,哪有如此这般不着调的,择日登基上位吧,拴上就好了,我这么大的岁数,天天的累死累说的一天福还没想到呢,哪有小辈的四处跑的呀。”

    乔木听说过几天要升官了,都替燕阳叫屈,燕城主这是卸磨杀驴呀,别人不知道,燕阳出去干什么,燕城主能不知道吗。

    燕城主的意思是,让乔木带着领头跟平哥去那些地方疏通河道的,燕阳能乐意吗。如花似玉的小媳妇,跟野男人漫山遍野的疯跑,他疯了还是傻了能答应呀。

    爷两因为这个多少有点矛盾。这不人家撂挑子了。

    左右没啥事了,升官就升官吧。老公做皇帝,儿子当太子,乔木尊贵了。

    平哥拿上太子大印的第一天,燕少城主对儿子的话就是:“放心吧,为父肯定不会让你到为父这个岁数还当太子的。”

    老燕城主在边上不愿意听:“你这是嫌弃为父退位晚了。”

    燕阳:“儿子这是心疼父亲您没有依靠的长辈,没有儿子福气重,您看,你能帮我扛十年,平哥长成,还能帮儿子早扛十年,算一算,儿子在扛十年,就能轻松下来了。”

    燕城主甩袖子就走了,太扎心了。

    平哥才知道他家父亲大人什么意思,别提心里多不痛快了。

    乔木不太在宫里呆着,更是轻易不见朝臣内妇,究其原因就是,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小姑娘是的,跟燕阳站一块,跟闺女是的。

    对女人来说,这多好的事呀,可惜在她身上,左右被人嫌弃,跟燕阳在一起,人家燕阳让他躲远点,没得让人觉得自己老气。

    跟平哥在一起,平哥也能躲多远躲多远,这是娘,不知道的还以为兄妹呢,多尴尬呀。

    思喜小姑娘刚知道美就不太稀罕亲娘了,她要妹妹,不要姐姐。

    好吧这妖孽的脸呀。燕阳私下经常说,当初就说你是个妖孽。

    乔木每每怒瞪回去:“恭喜燕少城主未卜先知。”

    虽然面上燕少城主嫌弃,背地里真的稀罕的不行,没少暗搓搓的骄傲,自家媳妇脸嫩身段娇。谁又他有福气呀。

    乔木就没见过这么两面三刀的,从年轻到年老,就少有不别扭的时候。

    给燕阳做的最多的就是,帮他敷面膜。这人对脸特别在乎,不是追求长生不老,而是同夫人比容貌,每每都意不平。

    现在燕少城主开始操心,他老了,乔木还这个样子,将来可怎么办呀。

    乔木:“不然你把我杀了,或者你试着喝我两口血。”就为了这个两口子生了好久的气。

    好在老神医还在,身子虽然不太顶用了,医术不错,给乔木诊断之后下定论,皇后虽然面容依旧,不过身体器官已经在卓见的衰败了。也就说,燕阳保养好,不会比乔木早死。

    不管基于什么原因,反正燕阳不生气了。

    乔木只是笑笑,生活一辈子了,让她自己活着,她还不习惯呢,能一块老死挺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