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修真小说>是江还是湖> 第六百零一章 天下之事
    途中告别了阿华,陈非凡独自一人回到了兴隆镇,凡天谷这一战,钱霸天身死,江湖上有了那么一丝安宁。

    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陈非凡由衷得感叹着,自从离开三环村之后,这几年的经历,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他当初离开三环村,只不过想出来见识见识,也没想过要去江湖上闯荡一番。

    可每次他总能遇到大事发生,冥冥之中,将他推往江湖的中心;这一件件的大事,使得他在江湖中,慢慢地适应了下来,结识了不少江湖人士,不知不觉间自己也成了普通百姓眼中的江湖中人。

    如今的江湖,似乎已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他正打算从江湖走出来,好好打理下淡云居、淡云武馆和淡云山庄。

    江湖中的事,普通百姓并不受多大影响,淡云居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地好,韩霖的经营之道,陈非凡不得不佩服;也多亏有韩霖在,将他们兄弟三人身后的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使得他们兄弟三人行走江湖没有后顾之忧。

    淡云居的客户络绎不绝,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站在门外的陈非凡,背着包袱,既佩剑又背刀的,风尘仆仆而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店里的伙计自然是认得陈非凡,忙出门相迎,将他请到里屋,端茶送水,之后又悄然离开。独自一人坐在屋内,喝着沁人心脾的好茶,旅途的劳顿,顿时一扫而空,这种久违的安逸,陈非凡很是享受。

    不一会儿,韩霖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柯奇,显然是有人告知两人,陈非凡回来了。

    三人也是有些日子未见,自然高兴,都是在自家家里,各自都不客气,也不拘束,两人随便一坐,自顾自地倒了杯茶。

    面对两人,陈非凡有些惭愧,眼前的这一切,多半都是他们两人的功劳,尤其是韩霖;韩霖的经商之道,陈非凡着实佩服,让漂泊在江湖的众人有了这么一个家。

    看着面前两人,陈非凡心中踏实之后,却是一阵茫然,两个兄弟的大仇已报,之后有什么打算呢?经商他不会,而且有面前这两人在,他也无需操心,恐怕又该一人持剑独走江湖,再次做个甩手掌柜了。

    “如今钱霸天已死,暗风盟元气大伤,沐风和晓华的仇已报;非凡,你有什么打算?”韩霖问道。

    陈非凡刚要开口回答,可转念一想,不由地惊讶起来;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可以是骑着夜风这匹快马来到兴隆城的,可韩霖坐在此地,却早已知道凡天谷那边的事。

    柯奇看出了陈非凡略微惊讶的神情,笑着道“淡云居现在做着各地的生意,走南闯北,自然有不少耳目,前些天凡天谷发生的事情,我俩也知晓一些。”

    没想到他这个甩手掌柜做久了,是越来越不知道自家的底细了,不过淡云居日渐壮大,他当然高兴。

    陈非凡虽待在淡云居的日子不多,但知道什么是树大招风,他重来都没想过淡云居会发展到如今这规模;既然是韩霖和柯奇让它越来越大,那么他想听听两人的想法。

    “如今是何局势?”陈非凡问道,江湖上没了暗风盟,这般格局究竟是好是坏,他不敢随便定论。

    “乱。”柯奇这一个字,言简意赅。

    韩霖喝了一口茶,笑着回道“还真不好说。非凡,你有什么看法?”

    被韩霖这一问,陈非凡倒也想说说自己的看法“如今暗风盟已是群龙无首,江湖危机暂无;不知朝廷那边,两位丞相的情况如何?”

    柯奇的神情此时有些凝重,回答道“一触即发。大哥说双方早已有所准备,这回暗风盟会灭,也是在意料之中。”

    “听闻暗风盟是右丞相凌佐的人,可偏偏却被朝廷和江湖中人联手所灭,也不见右丞相那边有所动作,难道任其自生自灭?”陈非凡有些不解。

    “暗风盟是右丞相那边的人,此事不假。”柯奇点头回道,“之前暗风盟发展得如此壮大,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右丞相。”

    柯奇的回答,反而让陈非凡更加困惑,“如此,为何钱霸天还会被杀?”

    这回并不是柯奇回答,而是韩霖开口道“也是因为右丞相。此次派去前往凡天谷的官兵,都是左丞相的人;而右丞相并未出动一兵一卒,显然他已将暗风盟弃之。”

    “这其中的原由,不曾知晓。”柯奇接着道,“不过,没了暗风盟,对右丞相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让江湖为之动容的暗风盟,在右丞相眼里居然不是什么大事,陈非凡觉得自己犹如井底之蛙,江湖之外的世界,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如此看来,面前这两人,不但将淡云居的生意做大了,而且知晓的事情也远比自己要多。

    陈非凡喝了口茶,想了想,眼前这两人都是自家兄弟,决定将有人让他远离朝廷的事情说出来,让两人出出主意。

    于是,陈非凡将那天阿华奉沈初杰之命带他出谷避过朝廷的人,还有之前被衙门中人关押在乌合镇的地牢之中,这两件事他也是头一次说于两人听;在他看来,两者虽间隔有一段时间,但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两人沉思了好一会儿,柯奇先道“看来需要从云龙剑派那边入手,沈初杰必定知道一些事。”

    韩霖道“非凡,这段日子,淡云居赚了不少钱,是时候要好好谋划一番了。”

    陈非凡也正有此意,一听韩霖如此说道,忙道“淡云居和淡云山庄恰好是一文一武,能否把文武分开?”

    “如此甚好。”柯奇道,“不过,淡云武馆要归淡云居。”

    “对。”韩霖点头道,“要留下淡云武馆。淡云居虽不倚靠淡云山庄,但还是需要淡云武馆,有些事情,店中的伙计应付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