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网游竞技>网游之敏魔战传奇> 三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成品
    弃品不能外流,这确实很像这些世外高人的性格啊!

    两老一听,倒是有些理解。严大叔只能微微叹息了,至于要不要用些非常规手段夺得这张弃品,那就要泰哥来做主了。

    众人看热闹看到静止也是有些反常,这时李歆有了新的反应,一把甩开自己捂着水无痕的手,在他身上随便擦了几下。

    她脑海严大叔那句“一字一百万,这价格不贵”话又飘出来了!让她控计不住计几啊!

    不能怪她反射弧太常,只能怪那张后备厕纸太妖孽啊!而且那种一字一百万的厕纸她家书房里头还有一张呢!

    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朝两老说:“那个……这个什么山一行的字,我家里也有一副,是不是也一样一字一百万?”

    不能怪她财迷,按百万一字来计算的书法,她们家还真心没到收藏这种级别书法的大户人家,听到这个数心跳加速是必然的。

    &们家也有?怎么可能?”两老同时惊讶道。

    今天是怎么回事,山一行的作品出了名少,而且又神秘,今天居然一下子就出现两幅了!山一行的作品不可能像白菜一样烂大街才对!

    &啊,他、他……我男朋友送的!”李歆随手指了一下水无痕,说话有些结巴,因为一联想到那玩意元贝是水无痕的后备厕纸,她就觉得嫌弃。

    但嫌弃啥也不能嫌弃钱啊是吧,百万为单位的钱啊!

    &少个字?!”一听是从那个少年手中送出去的,他们马上不再纠结真假的问题。

    那少年透露的蛛丝马迹已经能知道他和山一行估计有些关系,不然哪可能有山一行的弃品,但又坚决执行山一行的意思不让弃品流通出去这样的高尚品质!而且随身能带两张山一行的书法在身上呢,能是普通人吗,虽然带在身上的作用没能打听到。

    &个字吧?”李歆老实说都有些忘了那张书法准确有几个字,记没记错都没准。

    &有四个字?完整的?”两老惊讶了,特别是严大叔,立马道,“五百万,我买了!”

    &等,如果只算字的话,应该七个字吧?”李歆被严大叔直接报价五百万轰得头有些晕,但在幸福的晕眩中,她还是再努力地回忆一次那副书法,深怕忘了什么。

    &个字?”两老又瞪大了眼睛。

    四周的观众也都被两老渲染了情绪,好像这是什么非常大不了的事情,但其实都云里雾里的。不过他们脑袋还算灵光,一字一百万这样的对白他们也能听进心里的,当然知道字越多越了不起。

    &啊,如果算上名字,应该是七个字……”李歆越说越小声,因为把署名也算上去,显得自己好像很贪财啊,怪不好意思的。

    &落款?!”两老动作还是很一致,一拍桌子立马站了起来,老脸涨得通红。

    泰哥看了有些担心,这两位老前辈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他也很难交代啊。

    &啊,角落写了‘山一行’三个字,算是落款吧?”李歆有些忐忑。

    &我两千万买了!”严大叔立马拍板。

    有落款,说明是成品!弃品的质量已经旷古烁今了,山一行却还是觉得不满意。连山一行都觉得能满意的作品才会留下署名,可以想象成品有多么可怕,那可是无价之宝啊!用上这玩意,周家家主想再上一层楼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种东西亮出来,岂是敲门砖那么简单!简直就是通行证!能得到这玩意,顶端集群可不敢小看你了,就算你说你没什么大来头大背景都没人敢相信!就算是权力最高端处,也没几个人能有山一行的成品!

    &严,你这就不老实了,有署名的话,价格是往十倍上涨吧?”齐老忍不住道,他可是老实巴交的人。

    严大叔一下子被戳破,也有些不好意思:“这还不是没确认真假嘛,我现在很可能用两千万拍了个赝品,很大风险的。如果这位小姐觉得吃亏了,要不就先不买了,我和齐老一起去看一下辨认真假,如果是真的,七千万我买下来。”

    李歆一听到严大叔出价两千万,立马脑袋嗡的一声当机。两千万啊,这个数字小学就听过了,没啥好惊讶的,但后面加上rmb的单位,那她还真没亲眼见过!一下子啥话都听不进去了。

    再然后换成一句七千万飘进她耳朵,那当机的脑袋立刻又高速运转起来,飞快捞出一部手机走角落去:“爸!喂喂,爸!你接电话能不能快点,都响三声了才接!急啊,很急的事!你书房里那张书法先别扔啊!哪张?亲爹,这种时候不要和你亲女儿开玩笑啊!无痕送你那张!你再生气也不能扔,扔了我和你说,你可能会被你老婆女儿骂你一辈子!别说了,等我回去再和你详说……”

    水无痕耳力不错,当然听得清楚,无奈地转回头苦笑。回头却看到那严大叔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吓了他一跳。

    &已经送了她了,所以归属权不属于你,你没有权阻止人家卖或不卖!”严大叔连忙道。

    &行行,你们喜欢。”水无痕无奈道。

    那张东西像两老说的,有署名,那就是成品,可以流传出去。不过如果被周家得到确实有些暴殄天物,让杜老那些所谓的第一集权人物知道了,不知道要被骂多少次败家子了。

    &现在可以开始打桌球没有?那位先生已经快睡着了。”水无痕看话题越跑越偏,连忙把话题拉回。

    对于他来说,他在这里的正题是李歆的拜托呢。虽然现在看下来,李歆也都把自己的正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被说睡着的费少当然没睡着,不过听着他们在那里讨论着那些破纸,现在又冒出来一张,都去到七千万了,他只能张大嘴巴痴呆,好半响无法回神。

    &痕老弟,你都喊我一声泰哥了,要不卖我个面子这场打赌就算了吧?如果费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泰哥替他和你道歉。来,这杯罚酒我干!”泰哥见话题回到正题上,连忙随便拿过一个酒杯,也不知道是谁的了,反正就一口气闷了。

    泰哥不太懂书法,也不知道什么山一行山二行的,但出生于权势之家,虽然只是旁支,但对政界许多门路是看得非常通透的。

    弃品能成为敲门砖,成品那绝对是通行证!经过严大叔的提点,他还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周家目前最顶端,也就到厅级,无法再上一步了。要是这次能借此机会再有突破,那可是分分钟能成就一番新势力的机会啊!那个地位上了去,等于是一个新的世界,到了新的世界,当然会有突破性的新发展啊!

    问题的关键就是这个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敲门砖或通行证!

    一个随手就把在政界意味着通行证的玩意送给女朋友的人,会是什么人?

    泰哥不知道水无痕是谁,不过他回去一定会好好上报家族好好去查证,而面前这人,不说能笼络到,但打好关系是绝对的!

    &行啊,我已经答应了费少,一定要挑啊。再说,不给费少一个机会,岂不是显得他很贫困潦倒?250万而已啊,费少应该不会想丢自己的面子滴。”水无痕笑道。

    他不是不想拂了泰哥的好意,不过他这次来就是解决费少这茬的,没办法给这个面子。

    费少听到自己被点名了,再想当个透明人肯定不行了,一咬牙:“来就来,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