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仙炖> 第六零二章 亲手终结错误(给骏喆妈妈和氏璧的加更)
    “师、师父?掌门、重明师伯……”苏缕预感有些不妙,小心翼翼地唤道。

    玄云和重明真君两人面无表情,明修真君神情淡漠,声音冷厉:“不要叫我师父!今日起,苏缕,你不再是我明修门下!”

    “什么?”

    苏缕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和消息吓到,她不顾其他人在场,慌乱地揪住明修真君的衣角,顿湿了眼眶:“师父?究竟出了何事?弟子不明白师父为何要逐我出师门?!”

    苏缕无辜的面孔在这一刻让明修真君只觉得恶心,他拂开苏缕的手,对重明道:“重明师兄,此等逆徒请带她去执行台,我会亲自执刑!”

    “执刑台?不!弟子犯了什么错?!”

    苏缕完全慌了。

    什么情况她都没搞清楚,就让她上执行台,她是真怕了!

    苏缕浑身颤抖,猛然醒悟过来,定是她刚才给眉妩传讯的事情被门派知晓了。刚才的一切,都被人看到了!

    怎么办?

    怎么办!

    苏缕心头急转,眼见着几位执法堂弟子二话不说过来拉她,她无助地立时嘶喊:“不、不,师父,不是您想的那样,你听徒儿解释!”

    自苏缕从妖兽森林回太华,明修真君已经忍了很久。

    苏缕勾结邪修,修习邪修功法有留影石为证;她揽功、撒谎都是他亲耳所闻;她不顾太华同门安危勾结邪修传讯之事已成事实,如今联系邪修被众多同门当场逮了个正着,还有何需要解释!

    明修真君一脸铁青:“你做了何事心中有素!”

    说完拂袖而去。

    苏缕用力挣脱执法堂弟子,疾步追过去,却跌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扒着地面,声嘶力竭地大喊:“师傅您给徒儿一个解释的机会!”

    她不能上执行台,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上执行台,她绝不要像宋书棋那样,如果上了执行台,太华人尽皆知,往后她还有何颜面在太华行走?!

    “师兄,师兄,你劝劝师傅,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怎能如此待我!”苏缕泪如雨下。

    云褶看也不看苏缕,转身向执法峰飞去。

    对于这样的苏缕,云褶生不出一丝同情。

    眼看着苏缕又要向掌门冲去,重明真君冰冷下令:“带下去。”

    执法的两位高阶修士迅速压制住苏缕。

    两臂上传来的力道,让苏缕的眼泪冻在脸上,周围一张张冷漠的脸一一而过,终于停在了她最恨的那个人身上。

    她赤红着眼破口大骂:“林卿,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这个贱人挑唆了什么!”

    “掌门师伯,是林卿陷害我,林卿你这个贱人!”

    躺着都能中枪,林卿的脸色冷下来。

    妖兽森林中,苏缕伪装人质企图引她入,她可以理解。毕竟在苏缕眼中,自己是她的死敌。

    然而她能巧笑着将详细计划传给邪修,此等行径让林卿都胆寒,如果那计划他们毫无防备,邪修做好埋伏,死去的便是无数太华同门和其他派修士,在林卿看来苏缕已经伤心病狂。

    任务完成后,她回到刚回到山门,原本只想凑点热闹做个围观群众,现在苏缕恼羞成怒到她头上,连骂她是贱人,她还客气什么!

    林卿上前,毫不留情地连甩了她十几个巴掌,之后怒声道:“苏缕,洗干净嘴巴,顺便洗干净脖子,能出卖那么多人,等死吧你!”

    苏缕被她打得脸偏在一边,瞬间肿成了猪头,完全懵了!

    掌门面前,林卿都不顾及一点形象,居然堂而皇之动手?她哪来的权利!她又不是执法堂!

    苏缕想张开嘴巴咒骂,却发现嘴已经肿得不行。

    林卿回身,无辜地朝梅娆眨眨眼。

    梅娆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带下去!”

    重明挥了挥手。

    苏缕被执法堂的金丹弟子架着不停挣扎着飞往执刑台。

    重明正要跟着走,却见林卿挪到他身边,暗搓搓摸出一盒药:“师伯,把这药给苏缕抹上,上了此药立马消肿,但是放心,我保证还是会很痛!咱不能让弟子们以为执法堂滥用私刑!”

    重明:“……”

    被粗鲁抹过药的苏缕直到站在执刑台上,她都觉得今天一定只是一场噩梦。

    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为何会变成这样?!

    可脸上的疼痛,不断残酷地提醒她并非是梦境。

    冬日夜晚的执刑台,在寒风中更加冰冷萧索。

    连夜执刑,几乎引来太华所有弟子。来观刑的弟子们乌泱泱汇聚,大多人因连日参加战斗而表情肃穆,少数弟子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

    “苏真人怎么会上执刑台?是犯了什么错?”

    “苏真人不是南山除妖刚归来吗?”

    “连夜上执法台,必是犯了难以饶恕的大错。”

    众人瞩目中,重明真君上前一步,声音传遍执刑台周围:“诸弟子,我派符灵峰弟子苏缕,勾结邪修,修习邪修功法,不仅陷害同门,更不顾多数同门性命,欲出卖太华宗陷宗门于不义,此等不忠不义之辈,执法堂定其,当场处死,即刻行刑!”

    此等判决之下,全体弟子哗然。

    “不!我不服!”苏缕失声尖叫,“以上罪行无凭无据,我不服!”

    重明真君冷笑一声,抛出两块留影石,其一是林卿带回的那块,其二显示的是苏缕偷出山门,将他们计划中的详情一一录入传讯符,并声称眉妩为师父。

    一桩桩一幕幕都被公开放映出来。

    在每天都有修士被邪修、妖兽等杀害的战争时刻,弟子们看到两块留影石内容,一边倒的义愤填膺。

    “此等败类应该逐出太华宗再杀!”

    “苏缕竟是如此不要脸的女修,亏的我还以为她冰清玉洁!”

    “那术法看着就像合欢谷的,不知廉耻!”

    “竟然出卖同门,应该千刀万剐!”

    “杀了她!”

    “杀了她!”

    苏缕看着那两块留影石,如掉入了冰窟,她浑身颤抖百口莫辩。

    晶莹的泪水滚滚而落,她向观刑台上的明修真人拼命摇着头哭喊:“师父,不是这样的,我是被逼的!弟子也不想这样,你就原谅弟子一次吧,师父!”

    “对,对,是林卿陷害我的,是她陷害我的!”

    明修真君不为所动的看着苏缕,到现在她还死性不改,明修真君的心在变冷的同时也慢慢便硬。

    “即刻行刑!”重明真君大声宣布,随后朝明修真君点了点头。

    明修真君飞上执刑台,面色沧桑,仿佛老了好几岁,他看着苏缕轻声道:“当初是本君错误地选择了你,如今便让本君亲手终结这个错误!”

    “不、不、不!”苏缕满脸狼狈,她不敢置信地连连后退。

    最后她跌坐在地上,夜色浓重中,她看着明修真人从执刑台另一端缓步走来。

    执刑台无法用遁符,苏缕慌乱地摸出一张炸符扔下,连滚带爬地起身就企图逃跑。

    对于苏缕的手段,明修真君最为清楚,对于苏缕的炸符他早有防备。

    电光火石间,明修真君一招擒获苏缕,苏缕毫不犹豫使出眉妩传授给她的魅术。

    此时此刻,明修真君头脑冷静,他没有一丝恍惚,一掌从她头顶劈下。

    鲜血,从嘴角不停溢下,苏缕不甘地缓缓跪倒。

    血沫滚滚而落,她目中无神地喃喃道:“早知今日,当年我就不该当你的……徒弟。”

    明修真君缓缓闭上双眼,长袍挥动转身飞走,只有云褶注意到师父微红的眼,还有那只微微颤抖的手……